《激进市场》书评:加密运动应该是激进的

《激进市场》书评:加密运动应该激进。

加密货币的初心

加密货币市场的发展已经吸引了众多关注者,其中不乏一些观点的输出。例如,最近有人讨论稳定币的意义,胡翌霖教授在这方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加密货币最初的目标是颠覆央行和法币的旧体系。如果整个区块链市场始终围绕着以美元稳定币作为标尺来运作,那么加密货币的革命将无法实现。在他看来,美元稳定币可能只是在过渡阶段吸引一些尚未解放思想的观望者,从长远来看,不可能成为加密市场的基石。如果加密市场最终还是以美联储调控的美元作为基石,那么整个加密运动就会失败。

另一个讨论的话题是比特币的工作量证明(POW)机制是否有利于公平,或是助长贫富分化。有人认为公平并不是区块链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而应该由其他社会机制来解决。然而,胡翌霖教授持有不同观点。他在10年前开始关注比特币时,就一直关注自由与平等的讨论。他认为,如果没有自由与平等的追求,为什么要推动去中心化?为什么会在加密货币市场尚未展现出庞大潜力的早期就投身其中呢?

另外,SEC对币安和Coinbase提起诉讼,对此胡翌霖教授表示,“成天合规不合规的,既丢了独立性,最后也没合成规。加密货币从一开始就要革美联储的命,现在却成天对美国监管摇尾乞怜,不如早点撕破脸,回到加密运动的初心正规上来。”

可以说,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在创世块中的留言就将矛头指向央行,早期的比特币布道者们多是奥地利学派或无政府主义的信徒,他们致力于用加密货币改革现有的经济体系甚至社会制度。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也不例外,他在2018年撰写的《激进市场》书评中明确表达了加密运动的初心。维塔利克和其他受中本聪启发的人一样,将创世块的留言视为对现存银行制度的讽刺,并认为加密运动的共识是:“无论筹划社会的最佳办法是什么,都绝对不是当前这种政治与金融的机构体制。”

综上所述,加密货币的初心就是要颠覆传统的金融体系和中央银行,追求自由、平等和去中心化的目标。这些初心不仅是中本聪创造比特币时的愿景,也是维塔利克等人及加密社区的共识,以此为指引,加密货币的发展才能真正实现革命性的意义。

激进市场的理念

《激进市场》是由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埃里克·A.波斯纳和微软首席经济学家E.格伦·韦尔共同撰写的一本书。这本书是对近几十年来日益加剧的不平等问题和社会政治日益分裂趋势的回应。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市场经济面临的危机,波斯纳和韦尔认为传统的左派右派观念已经无法再有创新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这种背景下,他们提出了一场革命性的思想实验,即引入“哈伯格税”来创造全新的市场。

在《激进市场》中,作者认为所有私有财产都具有垄断性,所有者可以持有财产而不加以有效利用,这阻碍了其他人更好地利用这些财产。然而,公有化又可能引发“公地悲剧”。面对这种矛盾,波斯纳和韦尔提出了创新的解决方案。他们认为,应该让所有财产都参与市场交易,并根据自己设定的价格按比例交纳税款,以避免胡乱标价阻止资源进入市场。创造一个竞争、开放和自由的市场,才能减少不平等、促进繁荣,并修正社会中的分歧和冲突。

《激进市场》提供了一个富有启发性的思路,即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解决财产分配和资源利用的问题。其中,“哈伯格税”是实现全面市场化的关键机制。所有财产都要放入市场进行标价销售,避免资源闲置或闭塞。同时,财产持有人按设定的价格比例交纳税款,避免过高标价阻止市场流通。通过这种方式,所有资源都能得到最充分的流通和利用,财产估值也趋于准确和公平。

当然,对于《激进市场》的具体设计,以及“哈伯格税”本身,人们可以持不同观点。不过,这种思路值得探索和尝试。特别是在网络空间,尤其是区块链世界,创造一个“激进的游戏世界”可能会有更多希望。事实上,自维塔利克以来,Web3领域的探索者们已经做过一些尝试。然而,现有的尝试似乎还不够成功,可能是因为“激进市场”的设计需要一个相对封闭但完整的经济系统进行试验。

综上所述,激进市场的理念尝试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解决资源利用和财富分配的问题,创造一个公平、公正和竞争的市场环境。虽然并不完全认同《激进市场》的具体设计,但这种思路为我们探索更好的经济模式提供了启示。

追寻意义与理想的激进

《激进市场》以其激进、全新的理念而闻名。在现有社会和市场格局下,追求更好世界的理想主义态度并不稀罕。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改变世界的理想,哪怕只是在网络上的“键盘侠”也是这样。然而,我们追求的不仅仅是吃饭和赚钱,更是在追求意义和理想。这种激进的态度并不总是表现为激情四溢或冲动行为。

我们在加密货币和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活动中追随我们的初心。我们加入这个领域并不认为自己是非常特殊、非常高尚、非常另类的人。我们的行为并不需要我们具备特殊的品质,每个人以各自的方式自觉或不自觉地追求自己的理想。

当然,“激进”并不仅仅是追求社会改善的愿望,更多时候它特指以根本颠覆旧范式和旧玩法的方式进行改革的主张。比如,有一群人主张端午节吃甜粽子,另一群人主张吃咸粽子,还有一群人主张又甜又咸的粽子,但这些观点都属于中立派。只有当有人主张在端午节断食一天时,才可以被称为激进派。

在经济学中,长期以来存在着左派和右派的观念争论。左派注重平等主义,强调消减贫富差距;右派崇尚自由市场,反对政府过多干预。然而,《激进市场》认为,这两派观念在现代已经失去创新和进步的力量,需要开启思维的自由,迎接激进的再设计。为了找到问题的根源,我们必须理解现有的经济和政治体制运作方式,并运用我们的知识来制定对策。这是《激进市场》所提倡的。

《激进市场》认为,左派的平等主义理想是正确的,但他们过分依赖政府的官僚体系和中央调控。右派对自由市场的崇尚也没有错,但他们过于满足于现有自由市场的状况,不愿意考虑进一步改革市场机制的可能性。《激进市场》提出的理念试图打破传统的左右之争范式。

以一个分蛋糕的例子来说明,《激进市场》提出了一个“绝对公平”的理想分配方式。让一个人负责切分,另一个人来选择,既满足了公平原则,也保证了自由选择的权利。这种理念可以推广到任意多人的情况下,只要保证切分不造成损耗。

《激进市场》引入“哈伯格税”机制实现全面市场化。所有财产都必须放入市场进行标价售卖,避免资源闲置或闭塞。同时,财产持有人需要按自己设定的价格比例交纳税款,避免胡乱标价阻止资源进入市场。尽管这可能会减少抵押借贷行为,但至少使市场变得更加公开透明和公正。

综上所述,《激进市场》提出了一种追求改变经济和社会的理念。尽管不完全认同其具体设计,但这种思想仍值得我们探索。特别是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领域,创造一个激进的市场环境或许有更大的前景。我们应该顺势而为,探索并改良相关的设计,为追求更好的世界做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