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刹海市》的故事将被遗忘,但区块链能永存真相。

《罗刹海市》被遗忘,区块链永存真相。

从罗刹海市说起

《罗刹海市》这首歌,播放量已经突破了80亿。相当于每个地球人都听了一遍。虽然一开始,我对刀郎的歌声没有那么入迷,但是歌词的故事却吸引了我的注意。

在蒲松龄的原著中,详细描绘了一个罗刹国的故事,与龙的国度相对。故事中的勇士马骥飘洋过海,经历了两个王国的风云变幻,最终选择回归故土。而这个罗刹国的人们有一种独特的审美观,他们认为丑就是美。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一切都被颠倒的世界。

这个故事虽然听起来荒诞不经,但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却并不罕见。在这个社会风气日益浮躁的时代,我总有些困惑。每次看到那些综艺节目上的流量歌星,可爱腼腆,却穿着奇装异服在自己的音乐会上唱着改变后稀奇古怪的歌曲,让我大惑不解。

很多视频和文章解读都说,《罗刹海市》是刀郎对乐坛那些大佬们的“开火”。没错,他的歌词非常尖锐。但在我看来,《罗刹海市》之所以能引起如此大的共鸣,关键在于它触动了大众的内心。99%的劳苦大众,在这首歌中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纷纷赞同。那些为生活奔波、为家庭拼搏的人们,可能在流量平台上、镁光灯下没有发言权,无法发表意见。但他们的感受、经历和努力构成了社会的基石。《罗刹海市》为这些人提供了一个声音,一个能够与之共鸣的旋律。

而那1%的“精英们”,无疑被这首歌中的信息所惊扰。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价值观和大众并不完全相符。他们习惯于从高处看人,但这首歌提醒了他们,真正的力量来自于普罗大众。

在即将到来的时代,在音乐、艺术甚至生活中,真实的情感和共鸣远比表面的称号和地位更有力量。

大众的智慧

“民众需要精英来领导”,这种说法在很多自诩为精英的人群中广泛传播。但真的是这样吗?人类社会的进步是否真的依赖于少数的“天才”而非广大的大众呢?

James Surowiecki在2004年的书《大众的智慧》中,用实例告诉我们,在特定条件下,大众的判断甚至可能超越专家。其中一个经常被引用的故事是关于猜牛重量的公众活动。

故事发生在1906年,一位著名的统计学家和达尔文的堂兄Francis Galton参观了一个乡村市集。在市集上有一个竞猜活动,邀请公众猜一头被展出的公牛的重量。参与的人需要付费,然后写下他们的猜测,最接近的猜测者会赢得奖品。

Galton对这个活动感到好奇,并决定对其进行分析。他收集了所有的猜测,希望通过这个实验证明“大众的愚蠢”。然而,当他计算所有猜测的平均值时,却惊讶地发现,这个平均值(1208磅)非常接近公牛的实际重量(1198磅)。他原本想要验证大众的愚蠢,结果却成了推翻这个判断的反证。

另一方面,我不得不提到《乌合之众》这本经常被引为群体愚昧的反面教材。单是这个标题,就仿佛是个无形的大锤,砸向那些试图表达自己观点的“普通”人。但事实上,书中所描述的群体,实际上都是被特定叙事洗脑后的群体。

例如,在《乌合之众》中,描绘了一个例子,当时报纸上报导两个小女孩在塞纳河溺水身亡的报道。于是许多目击者纷纷表示他们认出了这两个孩子,所有的证词似乎都高度一致,以至于预审法官毫不犹豫地签署了死亡证明。然而,就在葬礼前夕,突然发现那两个被认为已经死去的小女孩其实还活着。媒体的引导导致普通人到专业人士,整个群体都出现了集体性误判。

戈培尔有一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不会成为真理,但谎言如果重复一千遍而又不许别人戳穿,许多人就会把它当成真理。”如果缺乏公众性平台,不允许具备批判性思考的人发声,又如何能够戳破谎言呢?

一旦叙事权力受到高度控制,大多数人在这样的群体中,原本的个性便会消失,无法独立思考,随波逐流。这些都是典型的群体心理特征。他们的行为恰恰说明了一个事实:当个体失去了批判性思考,变得随波逐流时,他们才可能沦为那“乌合之众”。

因此,在之前关于《数据共鸣:重构信任体系》的讨论中,我强调了社会多样性的重要性。一个具备独立思考和批判能力的群体,其智慧是深不可测的。相反,那些被单一叙事所操控的群体,才是真正的“乌合之众”。

叙事的权力

坐在沙发上,手中捧着一杯热咖啡,看着手机屏幕上滚动的信息流。Google的搜索结果,ChatGPT的AI答案,Facebook的朋友分享,CNN,美联社,路透社等主流媒体,在不停给我喂入的信息。我毫不犹豫地认为:“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要理解这背后的力量,首先要看看那些控制这些信息源的巨头们。目前主流互联网媒体的创始人,如Google的Larry LianGuaige和Sergey Brin,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以及YouTube的CEO Susan Wojcicki和Instagram的CEO Adam Mosseri。

再看传统媒体,像FOXNews、泰晤士报的拥有者Rupert Murdoch,CNN的CEO Jeff Zucker,路透社的创始人LianGuaiul Julius Reuter,美联社的创始人Moses Yale Beach,法新社的创始人Charles-Louis Havas,以及好莱坞的电影公司,如米高梅的Marcus Loew,华纳兄弟和哥伦比亚影业的创始人Coen兄弟等。

当然,我们不能忽视近期备受瞩目的OpenAI和World Coin的创始人Sam Altman。AI很有可能成为主导未来叙事权力的力量。

在某种程度上,这个群体掌握着叙事权力。澳大利亚前总理Kevin Rudd不久前对Murdoch控制的澳大利亚News Corp发起了国民请愿。超过50万人签名,表达了对这家媒体帝国操纵舆论、压制不符合其利益的报道的不满。当政府有不利于这个跨国集团的言论时,所有News Corp控制的地方报纸都会在头版头条对其发起攻击。真相,或者说我们对真相的理解往往由这一小部分的机构和个人所塑造。

当你下次看到一个新闻或故事时,不妨问问自己:“这是真实的吗?”我们应该追求真相,而不是盲目接受别人为我们提供的叙事。

真相的守护者

在资本和大数据盛行的今天,我们这99%的大多数面临着一个挑战:如何从淹没我们的信息海洋中挖掘出真实的沙粒?虽然每个人都拥有独立的眼睛,但在这广阔的虚拟沙滩上,我们的视野很容易被资本和数据的阴影所遮挡。

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这个真实的沙粒应该如何保存?

这让我想起刀郎的歌词,充满对时代的挑战。然而,在数据洪流的冲击下,那些富有激情的声音还能持续多久?或者说,我们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遗忘这些声音,甚至连区分事物的美丑都变得困难,逐步淹没在叙事的漩涡中?

在这个时代,真相的灯塔尤为重要。我们需要一个工具,不仅能帮助我们筛选和解析信息,还能将那些震撼人心的事件进行标记和记录。这个工具应该能够反制叙事的操控,为我们提供一个听到大众声音的选择。

那么,这个工具应该具备哪些能力呢?

  • 时间戳和验证:每当遇到某条新闻或传言,这个工具可以赋予信息一个时间戳和验证机制,确认其来源和时效,为其打上品质保障的标签。
  • 不可篡改性:一旦某条信息被广大有批判性的大众认可,它就会成为如同历史中的里程碑,坚不可摧,历久弥新。
  • 分布式存储与去中心化:这个系统能够确保每个人都持有信息的一部分,确保其不被任何单一实体掌控或篡改,增加信息的信誉度。
  • 透明度与公开性:这一技术能确保每个人都能公开、自由地查看和验证信息,使真相不再被某一方遮掩或操纵。

而最关键的是,任何人都可以访问这个网络,并存储带有时间戳的信息。这就是区块链的魅力所在,也是我愿意称之为“真相网络”的概念。在这里,每个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个体都可以批判地挑战和记录现象,追寻真相,守护我们的历史。

当你看到一个新闻标题宣称“巧克力可以帮助减肥!”不禁心生疑惑:“真的吗?”若有这样的工具,各种独立的研究可以汇聚在区块链上,具备批判思维的大众可以直接查看与这个声明相关的所有研究,了解背后的真相,最终做出独立判断,并逐渐形成群体的共识。

寻找真相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单凭浅尝辄止的手机浏览和随意观看的视频,真相往往会与我们渐行渐远。维护真相的责任落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它需要我们深入思考。每当我们开始质疑、核实或分享信息时,我们其实都在为真相网络增添价值。

最后,我想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愿意为真相存储一份证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