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币,公平还是难以实现?

'世界币,公平难实现?'

寒冷的Worldcoin与炙热的ChatGPT:代币上线引发的反应


最近,一个项目的代币上市引起了极大的关注,这个项目就是Worldcoin。然而,与大家期待的热情相反,Worldcoin的上市似乎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除了上市方式与其他代币类似外,重要的是,在发布之后,用户的冷淡反应令人担忧。

与Worldcoin一样,另一个由Sam Altman推出的产品,ChatGPT,确实引起了巨大的热情。它的初衷是实现无准入(no-entrance)机制,不同于Worldcoin要面临的巨大困难。更甚的是,随着Sam将Worldcoin从全民基本收入(UBI)转向人格证明(PROOF OF PERSONHOOD),要实现像ChatGPT对现实物理世界产生重大影响的AI驱动UBI,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基本收入的雏形

首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概念。全民基本收入是一种没有条件和资格限制的金钱分配制度,旨在满足人民的基本生活需求,以落实基本人权和提供经济保障。而根据目前每周领取一枚WLD的情况来看,想要实现满足基本生活所需还为时尚早。

中心化的发售策略

接下来,让我们来分析Worldcoin代币上市的策略。作为一个由OpenAI背书的项目,人们的期望值都非常高,无论是加密圈还是科技圈。然而,这次Worldcoin代币的上市,除了突然以外,在代币上市过程中,只有五家做市商获得了大量的代币。

对于一个初衷是实现全民基本收入的全球项目而言,代币上市是一项重大的事情,应该登陆多个主流交易平台,让做市商提供足够的流动性,以便加密社区的用户能够购买代币。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只有这五家做市商能够在第一时间购买到WLD代币,同时也很可能是最不需要全民基本收入的一群人。这种代币发售的中心化程度,远远超过了主流加密平台的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项目。

此外,Worldcoin通过将WLD代币贷款给这五家做市商的方式,暗示了一个所谓“公平”的价格。如果这五家做市商无法在三个月后归还代币,他们需要按照一定的公式购买WLD代币。简单粗略地计算,如果这五家做市商平分这一亿枚代币,那么他们每家获得两千万枚代币,购买代币的价格约为2.8美元。

当然,这些拥有WLD代币“生杀大权”的做市商应该不会随意行动。相信Worldcoin的合作机构也不是等闲之辈。不仅是这五家之间的博弈,普通的二级市场用户也无法揣测,甚至关于借贷和做市的具体条款,我们也无从得知。只能说,通过这种方式,Worldcoin强行将2美元的概念植入到关注WLD代币价格的人们心中。

除了这种常规操作,作为加密圈常见的一环,风险投资也是绕不开的话题。经过多轮大额融资,Worldcoin自然也将代币分配给了投资人。根据之前的报道,Worldcoin前两轮融资的估值分别为100亿和300亿美元。如果按照目前WLD代币2美元的价格计算,Worldcoin市值达到了2000亿美元。之前参与Worldcoin投资的顶级投资机构比如a16z和Coinbase Ventures无疑获得了超额回报。

做市商引起的讨论

Worldcoin代币发售后,关于做市商获取了超过95%的初始分配的事实引起了广泛讨论。

例如,在Bybit平台上出现的一个40万枚WLD订单引起了大量的讨论。显然,这不属于任何社区成员,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这40万枚WLD约占了社区总领取量的40%。

Air LianGuaiul,BlockTower的创始人,认为WLD目前的情况是常见的加密市场操纵模型。LianGuaiul进一步解释了这种情况:

  1. 通过这种常见的加密货币市场操纵模型,可以让初创企业创造超过1000亿美元的估值。
  2. 将创始人和投资者的资本锁定,然后将一小部分代币空投给散户。
  3. 然后,给予做市商更多的代币,并通过期权激励来维持代币价格在一个限定范围内。
  4. 结果是,散户看到交易平台上的价格和流动性,但实际上能够获得的代币量小于5%,通常小于1%。媒体纷纷报道项目的成功,风险投资公司也会根据虚假回报情况筹集新的资金。
  5. 然后,在3到18个月后,代币解锁时,内部人将代币以打压价格的方式抛售,从而使散户受到损失。

LianGuaiul表示,这种情况可能并不存在真正的“阴谋”,因为一些“参与者”可能并不真正了解他们参与的游戏。这就是激励机制的力量。即使没有任何明确的协调或共谋,市场操纵和刷量也可能会发生。这是因为,如果激励机制设计得当,参与者可能会自然而然地采取这些行为,以最大化他们的利益。

与此不同,Wintermute CEO Evgeny Gaevoy则表示,相较于采用AMM(Automated Market Makers),选择成熟的做市商对于代币发行来说更为适合。他还列举了一个例子,表示使用AMM可能需要将项目筹集的资本的40%投入其中,才能保证有比较好的用户体验。这对于项目方来说存在较大的风险。

公平性之争

Worldcoin宣称相信每个人的内在价值和平等,但超过95%的代币实际初始分配的事实还是引发了很多讨论。

例如,在ETHCC期间,社区成员恶搞设计了一个名为Buttcoin的项目,直接指责Worldcoin。该项目在其戏谑的介绍中表示,Buttcoin之所以比现有的身份解决方案更有意义,原因在于,任何人都可以拍摄你眼睛的照片,但你只会将你的肛门照片发给你信任的人。

另外,在代币发售后,有人指出:

  1. 让人震惊的是Worldcoin团队如何吹嘘他们拥有多少用户。实际上,他们一直在剥削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关于Worldcoin账户的黑市销售问题也引起了关注。
  2. Worldcoin将内部份额从20%增加到25%。然而,在早期的入门视频中,他们声称WLD比BTC更好,因为BTC只掌握在极少数富人手中。

美国用户也无法使用Worldcoin应用程序,这引起了一些用户发表与眼球和虹膜有关的迷因图片,以此表示他们不会牺牲自己的隐私来换取代币。比特币社区也对WLD扫描人眼的方式表示质疑,认为Worldcoin代表奴隶,而比特币意味着自由。

Vitalik在他的一篇文章《What do I think about biometric proof of personhood?》中称赞了Worldcoin使用的Layer2、ZK和去中心化治理等技术和理念。他还表达了对Worldcoin隐私、无法大规模采用、中心化和安全性的担忧,希望创建开放和民主的机制,避免项目运营商的集中控制和富有用户的统治,后者在去中心化治理中尤其重要。

对于个人用户来说,在目前WLD的发行情况下,选择加入这场全球性的人格证明共识协议是否明智?不论如何,从目前的进展来看,Worldcoin想要完成其最初设定的2023年获得10亿用户的宏伟目标恐怕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