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佳宁:香港的加密新政与牛熊周期”

"于佳宁:香港加密新政与牛熊周期"

关于SEC对Coinbase和Binance的诉讼事件,是否为最后的利空?

最近,SEC对Coinbase和Binance发起诉讼事件,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对于这两起诉讼事件,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它们视为行业的基本面利空。实际上,这些限制政策只是阶段性地影响了市场情绪,乱象反而激发了监管机构的介入。在过去的历次监管行动中,我们并没有看到哪一次是最后一次,市场经过回调后会夯实基础向前发展。

数字资产监管方面,美国一直是全球的标杆,而香港拥抱Web3政策后,似乎也对美国内部的监管节奏产生了影响。然而,在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年,不同监管主体之间的分歧很难短期内得到弥合。

个人而言,我更关注Coinbase和SEC之间的较量,因为一个长期发展的市场并不害怕监管,而是害怕监管不作为。

在全球宏观经济形势不太乐观的情况下,美国作为最大的资金源头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这将导致未来新增资金进入行业的方法和途径面临问题。最近,Binance退出了荷兰,这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焦点,它可能成为其他国家的执法模板,以后购买加密资产可能更加困难。

无论是SEC还是Binance,双方已经在一些事宜上达成了共识。美国的监管出发点是以传统金融百年监管框架来约束和限制潜在风险,香港也是如此。两者都站在保护投资者的角度出发。

下一波牛市的节点何时?

我认为牛市并没有即将来临,目前市场处于熊市的后段。虽然市场机会很大,但不经历洗牌、调整和下跌,哪里会有新的机会?

我有一个关于数字资产市场的见解,将其分为市场升温(复苏期)、资金涌入(过热期)、市场崩溃(滞涨期)和创新浪潮(衰退期)四个阶段。目前,我们明显处于后者。

在当前阶段,保护好自己的筹码至关重要。只要能够活下去,深刻的调整对行业是有利的。在行业巨头集中的情况下,普通人如何参与?无论是大象的争斗还是行业的调整,我们都是那颗小草,要避免被压到、被压死。

“牛短熊长”是当前加密市场的特征,但每一次的牛市,我们的判断都会超越上一次的顶点。2024年、2025年的比特币减半叙事,预计仍会成为下一波牛市的发动机。

香港试点与“西降东升”理论

SEC对Coinbase和Binance的诉讼可以被视为“西降东升”的高潮,地区监管主体之间的博弈产生了板状效应。然而,在全球化和数字化的时代背景下,不同地区的竞争和互补力量推动着市场和政策的变化,香港试点将更加凸显其战略意义。

FTX的陨落后,去年香港在11月颁布了拥抱Web3.0的利好政策,加密货币市场进入了“西降东升”的阶段。由于监管成本的增加,美国从事数字资产机构化业务的企业也开始考虑撤出美国。不久前,香港议员还向Coinbase的CEO抛出了橄榄枝。

在“西降东升”的过程中,新加坡和香港有一些区别。新加坡更加开放,吸引了大量早期的流量和华语团队,并且已经相对成熟。外部因素如“占中事件”也让新加坡从经济资源中获益。

香港背靠大陆,对接中国市场。尽管内地不断提供支持,香港仍然面临着监管环境的不确定性和与国际标准的对齐等挑战。

香港最大的优势所在——打造亿级应用的孵化土壤

香港的生态系统建立在透明的法规、高效的资金和专业人才基础上。

中国香港的探索可以看作是法律和监管环境迎来新篇章的开始。香港和大陆作为科技和创新的重要地区,都具备发展Web3和元宇宙技术的基础。在政策支持、科技人才和市场需求方面,香港和大陆都有潜力成为理想的公司孵化器和推动者。同时,加强跨界合作和开放的生态系统建设,将为Web3公司的发展提供更多机遇和支持。

香港的机会在于资源的汇集,通过提高资源的商业转化效率,香港的最大优势也可能成为香港最好的机会。

香港政府推动的交易场景是大型应用场景,交易和流通是数字资产的基础,流动资产的价值支撑市场。用户数量和交易量是衡量应用成功的重要指标。成功验证资产后,还将拓展更多资产种类,这将为前者加分。香港已经在基础建设方面为生态系统做好了准备,包括重要的法律框架、市场准入和市场主体资格认定等方面。目前,与传统金融基础设施(例如传统银行)的对接也在推进中。而成熟的二级市场同样将提高人才的专业化程度。

我们的新公司选择在香港数码港注册。毫无疑问,我们看中了香港大量有利于Web3发展的政策。这些政策形成的原因有几个:金融的作用已不再单纯,越来越多的地缘政治因素掺入其中,大国冲突导致我们越来越不能信任过去可靠的国际金融体系。

香港所谓的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并不是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逻辑。新国际金融中心强调稳定、持久和安全。近期香港联交所推出人民币港币双柜台交易,意味着人民币的金融属性不断增强。离岸人民币除了贸易/支付外,也会强化其作为投资资产的属性。

香港发展虚拟资产和Web3,是迎接未来不确定性的积极举措。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面对新的金融体系,香港需要确保自己的地位。除了依靠美元和离岸人民币外,在这个快速演变的金融系统中,香港需要有备选方案。我认为,香港的备选方案就是虚拟资产。

虽然虚拟资产可能还没有完全融入主流,但它具有全球共识的基础,得到全球各国的广泛接受。通过持续的监管和合规化,发展虚拟资产可以使其与传统金融机构的业务结合,并使其融入主流。这也将让未来的香港在全球新金融体系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在香港,发展虚拟资产的业务不仅是一些创业公司在做,一些老牌公司如数字港元、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等也参与其中。中国移动香港、中国移动国际、招商局和香港科技大学等机构也参与了Web3协会的筹建。

总的来说,这一波新浪潮不仅对香港有利,也对国家有利。它能够在未来复杂多变的形势下,为我国提供良好的外部循环体系,并让我们在全球金融体系中找到合适的立足支点。

以上是我的观点,欢迎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