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向“薄利多销”战略?漫谈“以太坊 Layer2”背后的生意经 Refining the sentence: “Adopting a “low-profit, high-volume” strategy? A discussion on the business wisdom behind “Ethereum Layer2″.”

"以太坊 Layer2 背后的生意经:转向“薄利多销”战略?"

L2:以太坊Builder的热潮

最近,L2(第二层扩展解决方案)似乎成为了一种热潮。从新兴项目到老牌公链,都在积极探索和实施L2解决方案。比如,BitDAO孵化的模块化L2解决方案Mantle Network于7月17日上线了主网,采用了Optimistic Rollup技术;小狐狸钱包(Metamask)的母公司Consensys也开放了L2解决方案Linea的主网Alpha版本;此外,Coinbase也宣布了其L2解决方案BASE的测试网络。甚至连老牌公链Celo也在内部论坛中发布提案,呼吁将自己的发展方向由独立的Layer1公链,转为与以太坊兼容的L2方案。

回想起两年前的新公链之争,各个项目都试图通过”干掉”以太坊来展示自己的实力。而如今,大家纷纷投入L2的怀抱,而不再热衷于搞新公链。这是否意味着新公链不再吸引人,或者L2确实能够带来新的叙事和收益?

L2:一门见效更快的生意

Mantle和Linea等一开始就定位于L2的解决方案,它们的外部叙事无非是提高以太坊的可扩展性和降低费用,为应用和用户创造更好的交互体验。而像Celo这样本来是L1的公链选择做L2,乍一看似乎是在”妥协开倒车”——与以太坊竞争的公链,通过借助以太坊来解决以太坊的缺点,这似乎有点投降加盟的意味。

那么,到底是什么决定了一个项目选择单独做一条L1还是借势寄生于以太坊,用L2的方式来拓展业务?答案是成本与收益

从商业角度来看,无论是开发L1还是L2,都是为了解决现有问题并创造价值。然而,从商业角度来看,L2似乎更能挣钱。

L2的业务模式是:L2与ETH主链功能等效,但gas费更低、速度更快,吸引dapp和用户,从而增加链上交易量。L2的收入来自用户在L2链上支付的gas费,支出则是L2运营商将Rollup的交易批量打包上传到以太坊L1时支付的gas费。收入减支出的差额,即为运营L2 Rollup模式的大致毛利。因此,只要L2上的应用和TVL越多,就会有可能产生更多的用户交易,使得L2的运营方在支出相对固定的情况下获得更多收入,进而提高利润。

相比之下,开发一条新的公链(L1)的成本和难度都要高得多。首先,你需要开发一套市场能够认可的共识机制,这需要大量的研发资源、时间和积累。其次,你需要吸引足够多的节点参与你的网络,以保证网络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最后,你需要构建一些差异化的叙事,如主打隐私或者安全等。

同时,数据也在印证着成本收益的分析。Token Terminal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半年内收入排前十的项目中,如果只看公链层面,仅有以太坊、波场和BNB Chain入围,而Arbitrum等L2解决方案也在其中。考虑到这几条L1和Arbitrum在建设时间上的对比,显然Arbitrum在纯收入上更具性价比。

在熊市环境下,面向风险投资机构讲故事更难融资,普通用户也不容易接受。做一条新的L1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必然历经波折,项目方自己通过资本市场变现这种挣钱的路变得更加困难,因此远不如做一条L2来得实际和划算。与其从零开始做一条充满特色的公链,投入巨大,见效慢;不如寄生于以太坊的L2中,投入小,见效相对快。

更为重要的是”流量生意”,即用户从哪里来。TVL和交易量是L2们能否获取收入的关键,这背后依赖于更多用户的进入。Coinbase、Metamask或币安做L2,天然就可以将其中央化交易所或钱包业务中的用户通过产品集成的方式引入L2中,在获客成本上具有初创团队无可比拟的优势。而像Celo这样的L1公链转变为L2,可以将L1上已有的用户进行迁移,只是可能需要更多的激励和引导。但无论如何,项目和资本选择做L2,往往是从自家产品生态或以太坊生态中的存量用户启动,进而再扩展到更多的合作场景中。

L1是死海,L2已近红海?

从L1和L2自身的特点来分析还不足以理解为什么选择做L2。我们还需要从外部竞争环境来看这个问题。

DeFiLlama的数据显示,目前市面上的公链共有近200条。排除其中的数十条L2,大概意味着我们面临着近190条L1公链。因此,当前的L1赛道更像是死海:密度超标,竞争激烈。占据用户心智的公链寥寥无几,而且随着近几年的黑天鹅事件以及资本的撤出,许多曾经红极一时的公链目前已经不见踪影。大多数L1们概念还在,但并非生机勃勃。选择跳入死海并不明智。

相比之下,L2的市场情况要稍好一些。L2的总TVL仍然处于增长的趋势。竞争格局上,目前L2Beat能统计到的L2共有26条,竞争压力大约是L1的七分之一。虽然Arbitrum和OPtimism这两个大项目在市场份额上领先,但其他项目的市占率相对零散且平均,其中再跑出一个大项目的机会更大。

不过,考虑技术架构和存量市场上不同技术栈的L2已经有了典型的代表,比如采用Optimistic Rollup技术的OPtimism和Arbitrum,采用Zk-Proof技术的Zksync和Starknet,基于OP Stack的Base,Consensys推出的EVM兼容链Linea,Polygon推出的Zk-EVM等等。虽然谈不上蓝海,但相对于L1来说仍有机会。

随着今年以太坊技术升级的完成以及后续几个升级,围绕性能做文章的叙事将长期存在,L2们仍有相当长时间的发展窗口。同时,在熊市中能够持续保持热度的叙事和赛道并不多,L2在注意力和资金稀缺的大环境中,也有持续被关注的优势。因此,从竞争格局和外部环境来看,做L2目前似乎也是一个有利可图的生意。

L2的生意,服务于谁?

在L2的生意之外,我们感到了一种圈子中的”冗余”。我们常常看到一个项目从一条L1迁移到另一条L1,从支持一条L2到支持更多的L2。项目们在不同链上跑来跑去,同时链本身也越来越多。

我们需要那么多”地方”吗?这么多地方服务于谁?

资本需要、撸毛需要、scam需要、叙事需要……唯独正常的需求可能不需要。

如果所有的L2都在无差别地谈费用更低、速度更快,那它们的本质区别是什么?作为最终用户,技术过程并不重要,使用结果一致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L2可以互为替代品。

历史表明,新公链运动一轮下来,以太坊还是那个以太坊,反而在竞争中更加壮大了。对于目前L2的状态来说,会不会也是如此?从蓝海到红海再到死海,一轮撒钱过后,项目密度越来越大,最终留在水面上的也就那么一两个,而水池中的用户可能没有几个。L2这门生意经可以很快见效,但愿不要竭泽而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