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节点验证权角度,浅析Puffer finance设计的独特之处。

分析Puffer finance设计的独特之处,从节点验证权角度。

以太坊梦想成真:宣告PoW时代的终结

以太坊PoS激活

2022年9月15日14时44分,以太坊迎来了新的时代。屏幕上一只熊猫亮起,字样“POS Activated”显现出来,标志着以太坊正式完成了合并(the merge)。通过将以太坊原始执行层与新的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POS)共识层的信标链结合,弃用了能源密集型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PoW)机制,从而消除了对能源密集型挖矿的需求,大大降低了能源消耗。

转变为PoS的以太坊网络要求单个验证节点质押32个ETH。即使按照ETH的低价1000美元计算,这个门槛也高达32000美元。对于大多数参与者而言,这是一个无法接受的价格。因此,大部分人的目光转向了质押池和中心化交易所,将自己的以太坊交给更大的主体来保管。目前以太坊有四种质押方式:

  • 单独质押:运行自己的硬件并质押32 ETH以成为验证者。
  • 质押即服务:质押32 ETH,但付钱给其他人来运行硬件。
  • 池质押:在验证者池中质押少于32 ETH。一些矿池为您提供ERC-20流动性代币来代表质押ETH。
  • 中心化交易所:在中心化交易所质押少于32 ETH,最为简单。

在这四种方式中,以中心化交易所进行质押收到政府监管最为直接,受到同一意志影响的可能性最大。为了规避风险,矿池通过增加节点运营商数量、运行多个验证器集来降低中心化风险,Lido等代表也采用了各种方式来降低中心化风险。但是,这些方式最终都由节点运营商组成,这些机构与中心化交易所一样,在法律上注册,存在被监管力量追查的风险。

那么,如果将验证权力交还给用户呢?

这其中面临的首要问题是资金。只有降低质押ETH数量的要求,才能吸引更多人参与。其次是简化操作流程。以太坊通过随机选择验证者构建和提出区块,并随机选择验证者委员会来证明这些区块。任何验证者未能履行这些职责,都将面临经济处罚。对于普通人来说,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防止重复签名以防止“slash”(指违规行为的经济惩罚)是不现实的。因此,一个降低质押门槛、自动防止“slash”的工具就成了普通人搭建验证节点的最佳选择。

以太坊基金会高度重视并资助了这类技术的发展,其中一项是Secure_Signer技术,能够最大限度地避免“slash”。将验证人私钥访问限制在安全签名者(Secure-Signer)内,完全避免了由密钥管理不善导致的“slash”。并且,如果验证者的共识客户端遭到入侵或受到“slash”影响,Secure-Signer将提供后备,因为最终签名操作是在安全且隔离的区域内执行的。

Puffer Finance是帮助个体重新获得以太坊质押权力的先驱者。它将质押门槛降低到2个ETH,并依托Secure-Signer技术来防止“slash”。Puffer Finance在eigenlayer之上构建了restaking服务,为其他网络提供验证和保护,进而提升其经济潜力。随着Secure-Signer的推出,各种规模的验证者都被鼓励通过Puffer Pool为以太坊网络的安全做出贡献。Puffer采用了创新解决方案,如无许可委托阈值验证者(pDTV)和安全路由器,用于高效的不活动管理和有效的交易委托。

为了防止双重签名造成的“slash”,Secure-Signer在其加密且防篡改的内存中生成并保护了所有BLS验证器密钥。这些密钥只能在运行时访问,并在静态时处于加密状态。这样,在非授权情况下无法访问这些密钥,除非用于签署不可逆的区块提案或证明。通过将密钥与安全签名者绑定并进行安全加密,可以防止多个共识客户端之间的误用,从而保护NoOp免受双重签名引起的“slash”影响。此外,如果系统遭到攻击,密钥将受到适当的保护,不容易受到黑客攻击。

新交所(New Exchange)的集成带来了严格的安全改进,保护诚实的NoOps免受严重犯罪行为侵害。只有在极少数恶意NoOp破坏安全芯片保护的情况下,他们才发现自己的验证器私钥,而矿池的安全性不会受到损害。远程证明验证(RAVe)确认NoOps正在使用安全签名者,从而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培养信任和透明的环境。

Puffer Finance只收取2.5%的协议费用。与Rocketpool的15%、Lido的10%、Frax Eth的10%以及中心化交易所的质押服务(最高可收取25%)相比,这要低得多。

在Shapella升级之后,流动性质押协议Lido等出现了大幅增长。Lido目前占据了31.7%的市场份额,远超Coinbase、Binance等竞争对手,也远超Vitalik设置的市场上限。而Lido DAO的成员也放任Lido加强自己的垄断地位,一份限制Lido规模的提案遭到了99.81%参与者的反对。

我们迫切需要新的参与者来改变这种状况,包括Puffer在内。这些新参与者会成为屠龙勇者吗?

一切都是未知数。

只有在梦想中,人才能真正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