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做市商的刑事风险在哪里?

加密做市商的刑事风险在哪?

币圈做市商是什么?

做市商(Market Maker)是一个让人听起来高大上的名词,通常与股票、期货等金融领域的术语联系在一起,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在币圈中出现的做市商更让人难以理解。

其实,做市商并不是什么特别复杂的概念,它是由荷兰人发明的,以解决市场中的流动性问题而设计的。简单来说,当你想以100的价格买入一手某股票(可以是期货或加密货币)时,可能在当前没有卖家。如果没有合适的卖家,交易就无法发生,市场就会缺乏流动性。我们知道,缺乏流动性的市场无法有效配置资金和资源,最终可能会走向衰落。于是,一个做市商介入市场,愿意以100的价格卖给你一手股票(期货或加密货币),而他之前以90的价格从上家购入了这一手股票。这样一来,你得到了股票,他赚到了钱,交易所也从中获得了费用,大家都能受益。

因此,做市商是成熟市场中一种必不可少的机制,它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充当了市场的润滑剂。币圈也不例外。

如今,币圈的许多交易所也有一些做市商,这使得投资者在加密货币领域更容易买入和卖出。币圈的做市商原理与证券市场的做市商没有太大区别,但币圈的做市商面临着更高的风险。

做市商的风险在哪里?

在我国的证券交易市场中,做市商要满足严格的准入政策。例如,想要成为科创板的做市商,必须满足最近12个月净资本持续不低于100亿元、最近三年分类评级在A类A级(含)以上两个硬性条件,并且需要向证监会提出申请并经核准才能开始做市商的工作。

当然,这是在我们美丽而智慧的A股科创板上,这是一个规范、合法的交易市场。但我们的币圈板块无法与之相比。那些国外的大型做市商,比如Jump、Wintermute、Amber Group、B2C2、DRW Trading等,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也存在问题(有些可能因为某些项目的巨大波动而备受诟病),但主要是因为它们不受中国刑法的管辖,因此我们无需讨论它们。我们主要关注国内交易所的做市商。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国内的加密货币二级市场多以寄售、转售等模式为主,还没有涉及到做市商(尽管也有可能被操控)。我们主要讨论那些转向地下、隐藏在神秘角落的交易所。

众所周知,九四公告一出,许多交易所纷纷倒台,纷纷出海谋求生存,只有一小部分转入地下。这些转移到地下的交易所由于流动性不足,常常面临缺乏流动性的问题,因此需要做市商来提升市场活跃度。然而,这往往成为了他们的“罪证”。

直接的原因在于,九四公告曾明确禁止任何代币融资交易平台进行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禁止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禁止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因此,如果一个交易所自己做市商而不是引入外部做市商,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行为很容易被认定为“操纵市场”。我并不是说这构成了“操纵市场罪”,咱们币圈这个灰色地带还用不上这个罪名。但如果交易所自己买卖,发布虚假信息,然后拉升价格再出货,这可能涉及到诈骗罪。当然,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这并不意味着所有这样的行为都会构成诈骗罪,但投资者一旦变得愤怒并持续追究,就要小心了。

除了诈骗罪,还有可能涉及的罪名是经济犯罪领域的诸如非法经营罪等罪名。尽管这个罪名在实践中存在一些争议(作为一个经常为新领域辩护的律师,我对滥用这个罪名表示异议),侦查机关喜欢使用这个罪名一网打尽。因此,从合规的角度考虑,这个罪名就像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将具有”原罪”的人刺得体无完肤。

当然,在现实中还有一些以做市商名义进行赌博的方面。毫无疑问,这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

结语

做市商往往与“庄家”联系在一起,成了众多投资者的噩梦。在币圈这个监管存在着强/无二象性的领域,做市商确实看起来更加“有所作为”。然而,如果做市商的行为太过分,有些玩家可能不仅仅是输了钱那么简单。

赚自己该赚的钱,永远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