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平台合约业务到开设赌场还有多远?

'加密平台合约业务与开设赌场的距离还有多远?'

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法律风险与责任分析

作为一种复杂的金融工具,加密货币衍生品因其杠杆性与不确定性颇受高风险偏好型投资者的青睐,持续为平台赚取手续费收入,在近年来已经成为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标配业务之一。然而,高杠杆倍率、出入金结算服务和价格操纵等问题给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带来了更多的法律风险。据了解,近期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并关停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也有绝大一部分是因为违规开展合约业务而涉嫌开设赌场罪。

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的法律风险要素

加密货币衍生品业务本质上采用了标准化的合约和保证金制度,参与者的获利与行情涨跌幅度相关,但由于缺乏监管,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合约存在极高倍数、人为操纵等传统金融市场不会存在的场景。另外,平台引入OTC交易提供法币到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服务,形成法币出入金的闭环。

因此,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合约业务可能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主要存在以下风险要素:

1. 高倍杠杆

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市场允许用户进行极高倍数的杠杆交易。例如,某些交易平台提供最高125x甚至500x的合约交易功能。这意味着,在极端情况下,资产价格轻微波动就可能导致用户被强制平仓,损失所有保证金。用户的盈亏受高倍杠杆的影响远大于受资产内在价值的波动的影响,这类高风险衍生品业务可能会涉嫌开设赌场罪。

2. 价格操纵

早期加密货币交易所为招徕用户,通过后台控制以及做市商介入的方式为交易市场添加流动性。但不管是后台控制走势还是平台亲自参与做市,都意味着用户的交易对手方为平台,真实客观价格消失,而合约交易的博弈性也因此不复存在,平台将有可能涉嫌欺诈甚至开设赌场罪。

3. 提供法币出入金渠道

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法币出入金渠道的承兑业务可能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根据我国司法实务,如果平台运营者或代理方允许娱乐筹码与现实货币间的自由兑换,则有可能涉嫌开设赌场罪。为经营违规合约业务的交易所提供加密货币承兑业务的承兑商,以及平台OTC相关业务部门的工作人员,客观帮助平台打通了法币出入金渠道,也可能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

网赌平台运营视角下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在国内现有法律框架下,如果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提供的合约业务涉嫌构成开设赌场罪,该平台中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将因此受到波及。主要受影响的角色包括合约板块业务负责人、合约板块运营人员、平台OTC工作人员和承兑服务商、为平台引流的KOL、平台技术人员以及平台股东。

随着相关案例的增加,这一事实可能将对行业从业者造成普遍的心理冲击。作为平台方,应审慎对待合约业务板块,以免对平台的正常运营带来隐患。

对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1. 不要上线过高倍数的合约产品,限制非专业投资者所能采用的杠杆交易倍率,以避免用户产生无法承受的资产损失。
  2. 遵守展业所在地的法律法规,通过IP隔离、KYC等手段避免向受政策监管的地区用户提供相关业务。
  3. 审慎开展OTC业务,要求OTC商家加强KYB认证,并采购相应的KYT/AML服务,同时遵守各国法律法规,避免面向禁止地区的用户提供相关业务。

从业者在加密货币领域工作时,应加强法律意识,切勿抱有侥幸心理或为了短期利益而误踩法律红线。衡量合规性时,应全面了解平台的合规性并审慎选择工作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