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加密货币最终归处有哪些?

加密货币最终归处有哪些?

对虚拟货币的刑事案件涉案资产有哪些不同处置方式?

虚拟货币作为一种在刑事案件中的涉案资产,随着虚拟货币相关犯罪的增多,在司法实践中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尽管各国已经加强了对虚拟货币洗钱的打击,并建立了相应的反洗钱制度,但由于虚拟货币本身的技术优势,在某些人眼中,它仍然是一种便于资金流转和支付结算的工具。那么,作为刑事涉案资产的虚拟货币在被查封扣押、收缴后,司法机关应该如何处置?在何处处置?本文将详细讲解司法机关以及相关公司、金融机构在处置涉案虚拟货币资产中的特殊问题,以防止在处置虚拟货币涉案资产的过程中出现「踩线」行为。

涉案虚拟货币的最终归处

在刑事诉讼的涉案资产处置流程中,涉案财物首先由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强制措施。然后,在侦查完毕移送审查起诉后,由检察院对涉案资产的处置作出建议。最后,在审判阶段,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对涉案财产作出处理。

根据《刑事诉讼法》、《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涉案财物管理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等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规定,对于刑事诉讼案件中的涉案财物,一般有三种处置结果:

  1. 对于实施违法犯罪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
  2. 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依照有关规定返还;
  3. 犯罪嫌疑人被查封、扣押、冻结、保管、处理的涉案财物,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内予以解除、退还。

因此,在判断涉案虚拟货币应当如何处置时,首先应当判断该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所犯罪行以及是否存在被害人。涉案虚拟货币是否为被害人的资产或与其损失的财产有关。例如,在湖北省某市的一起跨境网络赌博、洗钱案中,公安局扣押了涉案电脑、手机、手机卡、银行卡等,冻结了涉案虚拟货币账户中价值约1.6亿美元(约10亿人民币)的涉案虚拟货币。某人民法院在2022年10月作出判决,决定没收这部分涉案虚拟货币,因此该案成为了国内知名的「没收虚拟货币第一案」。

为什么之前的案件中司法机关不愿意直接没收虚拟货币?这主要与我国的相关法律规定以及虚拟货币自身的特殊性质有关。

司法机关收缴的涉案虚拟货币变现的风险

虚拟货币作为一种在中国法律下极为特殊的虚拟资产,在处置方式上与普通涉案财物有较大区别。如果不将虚拟货币转化为法定货币,一方面由于其价格波动较为频繁,很可能导致价值贬损。另一方面,由于虚拟货币市场本身体量不大,如果司法机关急于将其大规模转化为法定货币,可能会对整个虚拟货币的生态产生较大的影响,甚至可能引发市场的非正常波动。此外,在处置虚拟货币的过程中,司法机关及其委托的涉案资产处置公司还可能涉嫌违反我国相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根据2021年9月24日,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9.24通知」),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活动被严格禁止,这涉及到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兑换业务、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信息中介和定价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向中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这意味着即使是司法机关收缴、罚没的虚拟资产,也不能在国内通过公开变卖、拍卖等方式变现为法币,而只能委托其他资产处置公司,通过转道海外或中国香港、澳门等地区将涉案虚拟货币转变为法币,再将法币转回到国内。这一路径不仅困难重重,风险极高,还可能被不同地区、部门的司法机关误认为“非法金融活动”而进行打击。

此外,在涉案虚拟货币的处置过程中,还容易出现不透明的现象。在很多案件中,存在收缴数量与当事人所拥有数量不符、虚拟货币变现价格与市场价严重不符的情况。例如,某知名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因缺乏监管、虚拟货币价格易波动等原因,试图利用司法机关委托其售卖的虚拟货币非法获利,最终构成犯罪。

结尾

涉案虚拟货币等虚拟财产的处置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困扰我国司法机关及其委托的第三方资产处置机关的「老大难」问题。如何在遵守相关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处置体系,是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除了在立法层面上加快适应虚拟资产发展的现状,设置配套的处置规则、监管规则以及虚拟资产定价规定等,还可以考虑建立律师介入虚拟资产处置的制度,使律师发挥法律风险控制、对相关交易进行审核监督的作用。

当前,司法机关及其委托的涉案资产处置公司必须对虚拟货币的处置工作进行相应的法律风险评估,在处置的过程中警惕触碰红线,避免发生难以挽回的法律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