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业的启示:从GGR到NGR,加密游戏的吸引力法则?

博彩业的启示:加密游戏的吸引力法则?

博彩模型与Crypto游戏

作者:加密韦馱,AC Capital

在Crypto游戏领域,许多团队错误地将“可玩性”作为首要信条,然而,这种狭隘的认识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团队失败,因为他们无法理解Crypto用户的博弈本质。在开始一个新的Crypto游戏项目或者为一个项目提供资金之前,请先学习Crypto Game 101 —— 博彩业GGR 模型。

GGR,全称Gross Gaming Revenue(博彩毛利),是博彩业最通用的业绩指标。它指的是一个时间段内玩家输掉的总金额,即赌场的毛利。其计算公式为总下注数减去总派奖数(玩家赢的钱)。

除了GGR,还有一种算法叫NGR – 博彩净利。NGR计算公式为总下注数减去总派奖数减去总奖金派出数(额外搞活动送的筹码)减去总博彩税派出数。

听起来很简单,但事实上GGR还有一个算法:总下注数乘以杀率。所谓杀率,就是总下注数中有多少百分比会输掉。

在庄家占优的博彩游戏中,赌场希望玩家保持持续的下注,并且下注金额越大越好(流水才大)。因此赌场会控制实际的House Edge,尤其是在在线博彩中可以进行更多的操作。

这样做的结果通常是杀率太小而无法赚钱,或者杀率太大而没有人愿意玩。赌场不希望让客户一直输,也不愿意让客户一直赢,而且需要给客户提供赔率上的确定性,并确保客户对这种确定性达成共识。

然而,博彩和Crypto博弈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允许玩家接受可变赔率。

在传统博彩游戏中,不论最终杀率如何,赔率都有一个框架;而在Uniswap等Crypto交易市场中,每一个交易对的赔率都是不同的,甚至在Binance等交易所中,每个山寨币的赔率也可能随时间变动。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GambleFi产品从rollbit.com到Stake产品几乎没有区别,都是游戏大厅然后有体育竞猜、百家乐、捕鱼、轮盘赌等。在博彩中,重要的是建立机制共识和赔率框架。这个人群关注如何在固定规则中获取优势,而这个人群的画像和degen(高度风险投资者)或者trader并不完全重合。

博彩游戏不需要成千上万种游戏,而是需要一个机制被成千上万的代理或现金网使用。

网络博彩游戏中的大多数玩法采用代理制,游戏供应商与现金网共享GGR。然而,随着游戏增多,GGR成本也变得更高。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NGR在3%左右的原因。其次,是杀率问题,或者更根本地说,如何使杀率可控。在这里可以提出三种逻辑:博彩、合约和土狗。

这些逻辑的根本区别在于流动性:

  • 博彩:赔率固定,无流动性,杀率绝对可控;
  • 合约:赔率相对固定(对于大币种),有一定流动性(可以随时结账),流水模型或者杀率相对可控(也就是“客损”逻辑);
  • 土狗CEX/DEX:赔率完全不固定,绝对流动性(除非存在流动性象限),杀率几乎不可控(除非CEX割项目方)。赔率越不固定,筹码流动性越大,杀率越不可控。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几乎所有的链上博彩或棋牌游戏都不会采用绝对的真随机机制。因为如果杀率不可控,一旦杀率过高,玩家将流失。

在网络扑克游戏中,往往采用“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的方式,因为纯算法伪随机容易被更强的算法破解,从而导致现金网损失。这是一个以“平衡与拉扯”为主题的博弈。

杀率直接影响玩家单位生命周期GGR。回到之前提到的三种产品,从博彩到土狗,用户的粘性是递减的,这直接影响了用户增长转化逻辑。

在博彩业中,贵宾厅是最赚钱的,可以占赌场总利润的80%以上。而贵宾厅依靠赌场中介——俗称“迭码仔”来实现增长转化。赌场是如何与迭码仔分享利润的?这就涉及到赌场如何分配筹码。

筹码分为两种,现金码和泥码。现金码可以双向兑换,而泥码只能用来下注。下注后赢取的是现金码。每次下注就是洗码,迭码仔可以获得返佣,甚至赌客也能获得返水。

这与合约交易所的返佣体系相似。合约体验金相当于泥码,好处是可以激励用户参与而无需花费真金白银。

由此可见,泥码锁定了流动性,直接推动了下注(交易)。洗码和返水本质上形成了关键增长节点的利益一致性。流水越大,收益越高(甚至对于赌客来说是冲流水而赚取收益),实际上进一步确保了杀率可控,提高了单位生命周期GGR。

到这里,我们已经讨论了博彩的三个核心要素:

  • 固定赔率框架;
  • 可控杀率;
  • 增长转化。

让我们代入一个案例:最近刚宣布融资的0xMJM。这是一个经典的真金麻将游戏的链改项目,非常值得研究。

由于功能还未完全开放,我们只能进行初步分析。该游戏的货币为MJU,相当于10美分的稳定币。

该游戏的GGR、杀率和增长转化逻辑非常有意思,值得仔细研究。

首先,我们来看GGR和杀率。该游戏目前有三种收费游戏模式:天梯、灵战、私局。天梯是PvP模式,游戏只抽最多6%的台费。而灵战类似于自动化打牌,根据麻将规则固定赔率。从理论上讲,这两个模式项目方可以通过安排“运营”和直接调控的方式,直接充当用户的对手,控制杀率。

此外,还有雀馆模式,即赌厅逻辑:

  • 用户可以租借雀馆NFT开私局,雀馆等级越高,成本越大(租借或购买);
  • 私局下注规则可以自定义;
  • 私局抽水根据雀馆等级从台费中抽取30%到70%。

与之前讨论的洗码模型不同的是:

  • 雀馆的获得者是厅主,厅主需要支付前置沉没成本;
  • 厅主需要自己充当对手;
  • 厅主的利益与官方一致,即增加流水、增加单位生命周期GGR。厅主需要计算NGR(总下注数+总流水分成);
  • 总派奖 – 总雀馆成本这里存在明显的bug;
  • 厅主在麻将游戏中不是坐庄,没有明确的优势,无法控制杀率。

从抽水的角度来看,与传统澳门洗码点数相比,厅主的抽水相当可观。然而,厅主需要承担前置沉没成本(开设雀馆需要缴费),无法控制杀率可能导致亏本,而且没有泥码意味着玩家随时可以离开。如果我理解游戏机制没有错的话,对于租借或购买雀馆NFT的性价比还有待商榷,当然如果NFT在二级市场可以炒作起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下rollbit.com的经典洗码模型:

  • 普通级:每个注册并参与洗码的账户,庄家优势的10%返水给邀请人;
  • 进阶级:注册并参与洗码的账户达到100个,总洗码金额超过10万美元,返水20%关于庄家优势;
  • 红棍级:注册并参与洗码的账户达到500个,总洗码金额超过100万美元,返水比例可协商。

如此看来,Rollbit采用的是经典的横向推广迭码模型,推广人无风险、无前置成本、无需充当对手。与之竞争的Stake.com等平台基本上采用相同策略(最高返水庄家优势达到45%)。因此,对比而言,作为代理的0xMJM厅主机制的竞争力值得商榷。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不太受欢迎的观点:所有的链上博彩或棋牌游戏,实质上都是通过增长数据来进行营销,以便快速实现资本化,而不是像Web2的前辈们一样通过流水获取利润。毕竟,AG或iGaming等行业可能没有同样的需求。

对于Crypto游戏团队来说,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建议:

  • 首先,要理解Crypto玩家不是传统游戏的消费者,他们不会无条件地为你的“ROI参与者”提供yield。对于他们来说,第一位的是“好赌”,而不仅仅是“好玩”;
  • 活用博彩模型,了解GGR是否适合你的项目,多思考你的收益模型是什么,如何控制杀率;
  • 向迭码仔学习如何搞代理,澳门已经为我们铺好了道路,我们不必再去摸索。

综上所述,博彩模型和Crypto游戏有着密切的联系。了解博彩背后的原理和机制对于设计和运营Crypto游戏是非常重要的。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博彩模型和其在Crypto游戏中的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