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从新的角度看待RWA吗?听听香港的‘正规军们’怎么说。”

"听听香港的‘正规军们’对RWA的新角度怎么说。"

在香港监管RWA:散户开放的可能性

今年7月6日香港证监会的官员曾提到,目前监管对于RWA的认知正在不断地改变。过去人们认为所有代币化的东西都是虚拟资产,要按照虚拟资产去监管;但是现在认为应该以其底层资产的监管方式去监管RWA和STO。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振奋人心的消息,因为如果RWA或者STO的底层是股票,又将按照其底层资产的模式去监管的话,是否意味着这一款RWA是可以向散户开放的?

香港的监管原则是“统一原则”(Same Principle,Same Practice)。其对于RWA的态度,其实就是在履行其自己的监管原则而已。至于在虚拟端,RWA成为一个Token后是否要受到额外的监管,可能还要参考虚拟资产端的监管,然后再嵌套进来。

当然,如果RWA的底层资产是存款、债券、股票甚至一栋楼,可能相对应的就有其在现实资产中的监管,这只是告诉我们要到哪去找(对应的监管条款),而并不是在严格意义上一定能提供给散户或者一定能提供给谁。

举个例子,前阵子香港发了一个绿债券,这个绿债券其实可以零售,只是进行了代币化。所以其实是同一个原则,即如果该产品在传统市场中只开放给专业投资者,那么它代币化之后也只有专业投资者能购买;但是如果该产品在传统市场中已经开放给散户,那么就算代币化了,散户马上也可以购买。

其实RWA这个词汇去年为止还没有,包括从链上数据上来看,其实22年以前跟Tokenization相关的市场份额是相当小的,从今年开始,突然间这个份额就大了起来。

我认为其实也要看底层资产,Tokenization也好,Real World Asset也好,要看它底层记的是什么样的一个资产?它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

如果是像USDT、房地产或者是一些藏品类型的NFT这类资产,可能监管也还不太确定是不是要进行管理。但是如果从有形资产来说,比如说是一个实物资产,或者说是一些传统类型的股和债这样的权益型资产,将它们代币化了,这样就非常鲜明的在监管的范围之内,肯定要符合香港这边监管的要求。

在香港监管合规这个领域里,已经持牌的机构是离监管最近的,也是最以监管的要求来约束所有投资行为的,所以他们的观点是我们最应该参考的。三位嘉宾都给出一个非常明确的指引:认为监管机构的思路是相对清晰的,对虚拟资产的监管更重要的还是看其底层在现实世界中应该套用哪个监管原则。如果是底层资产是房产,可能就不由证监会监管;如果要把该资产证券化,可能就有一些需要争议的部分,比如到底是不是证券;如果底层资产原本就是由证监会监管的股票、债券、基金等一类资产,理论上就是应该按照其原有的原则进行监管。

普通用户愿意购买RWA的原因

对于普通投资人来说,其原本有正常的渠道和大量的发币可以购买股票、债券、基金等资产,要想购买代币化后的资产反而需要涉及将法币换成稳定币(例如USDT和假设性的数码港元等),仅是这个过程摩擦成本就不低,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也并不是一个顺畅的通路。那么普通用户为什么还会选择购买这类资产呢?

在传统金融投资中人们投资一样东西一定要有相对应的收益和风险。其实这一点无论是在虚拟世界投资和传统金融投资都是一样的。那为什么RWA会火呢?其实大家可能很少会考虑:在虚拟资产中最稳定、最安全的收益是什么?以币本位来说,币本位最安全的投资绝对不是DeFi,而是Staking(挖矿)。

挖矿以太坊的年化收益率其实不如现在美元的短期收益高。有一个让人震惊的案例:美国现在的RWA赛道中有一个项目是做美国国债的,它将美国的国债进行Tokenize之后,三个月之内Tokenize了12亿美金。持有这个Token的国债收益大概只有3.8,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愿意购买呢?这是因为还能用它做Staking。展开来说就是:用户在这个RWA平台上购买了一个Token,该Token是类似于“变形的USDT”的国债,其本身会产生收益;同时用户还可以用这个Token进行挖矿,即用户的收益会进行叠加,这样一个RWA能产生的最低的无风险收益是超过现有的法币的无风险收益的,所以它的需求才会那么大。

这种做法其实早就有过很多个案例,比如FTX也曾Tokenize过特斯拉。当时特斯拉也很火,那么人们为什么还要去买一个Tokenize的特斯拉?有什么额外收益吗?其实如果能做到有额外收益,而且这个收益有保障,就可以变成一个吸引投资人进到虚拟端购买这个Token的主要因素。所以从无风险收益的角度上面来讲,如果它能beat市面上的东西,甚至beat虚拟端的无风险收益,那它就是有价值的。

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要将像地产这类不能流动的资产Tokenize,这样的话大家就可以买碎片化的东西,这也是RWA的一个角度,但目前来看市面上的RWA案例都难以达到一个较大的规模。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们在进行投资的时候都是要横向比较的,同一属性的资产中,会更偏好有无风险超额收益且超额收益能超过市面上其他原有投资资产的那一个,有了这样的资产,人们就有动力去转向虚拟端。

从前有资产证券化,现在可能就是资产虚拟化。希望资产虚拟化可以在交易端带来更多的流动性,有更多的参与人、投资人,用户可以更便利。但原则上来看,虚拟端的资产规模远远达不到法币社会需要的,但是其又有比较方便的一方面,这一方面可以在比较严谨的范围内把它变成Real Value,并且要能证实有Real Value。当然如果用户愿意承受高风险,在DeFi、投币完了以后赚年化20%、50%甚至100%的收益,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所以其实RWA我在某一些方面是很看好的,因为它是可以真的做到这件事情,可以吸引到投资人的。

在9号牌的框架下,如何切入RWA?

由于RWA涉及到现实世界的资产(实物资产、股票、证券等),就必然要涉及到“确权”。而一旦涉及到确权,至少在现实世界的环节中就还是法律层面上的问题,而不是Web3领域、DeFi领域里讨论的去中心化Trustless机制的问题。一旦在法律的层面上去讨论的时候,合规、被监管这方面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想问问大家有没有想过在已经被监管认可的身份下,有什么可以切入RWA的地方?

可能的切入点在“管理一个比较无风险的资金”,可能是在9号牌上够买国债或者一些货币资金。但是这就遇到一个一直比较难处理的的问题——KYC,因为到最后我们做KYC还是用传统的方法来做。所以可能香港监管机构认可的不是在链上做KYT或者其他,而是仍需要9号牌机构进行KYC。换句话来说,有一些9号牌机构无法明确来源的资金,想要接触虚拟货币上的钱就比较困难。

也就是说合规是9号牌机构的优势,同时也是限制。但是我们还是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因为监管的机构和官员也在不断的进化和迭代的过程中,他们对于赛道和相关的产品的认知也在不断的改变。

那么如果我们真的有RWA,也是已经KYC的币才可以买到RWA,一些没有做好KYC/KYT的稳定币,我们可能没办法接触。所以从香港的监管来看,以后香港的稳定币可能会是一个门路,我们可以打开,然后让虚拟货币资金可以直接购买RWA。

我觉得现在资产市场蛮分割的,就是分成了法币世界和虚拟资产这两块世界。在法币世界里面用Fiat交易非常流通自由,在虚拟资产世界里面拿出USDC等也可以非常自由进行币币交易,两个世界转换的桥梁不是说没有,就是成本比较高。所以9号牌机构作为资产管理者,如果要跨越桥梁,在商业层面没有特别大的意义,可能就会选择一些三方机构替代。但是未来桥梁肯定会越来越宽,成本也会越来越低。

对于一个资管公司来说,首先要抓住红利最大、未来增长潜力最大的赛道,然后在赛道中再选出最具有潜力的公司或者资产类别。潘渡基金的资产标的中有很大一个方面是新兴资产领域的,比如说跟区块链、Web3、AI等有关的创新型的股/债/虚拟资产。我们作为9号牌的持有人,其实可以往后退一步,就是可以把现实世界资产拿进来,帮助Web3的发行人、项目方等,因为他们对传统金融领域的投资/传统资产的投资经验相对单薄。所以9号牌机构很容易作为一个桥梁去处理RWA一端的资产端,至于要如何变成Token的那一端,可以找合作伙伴一起做,其实这个是比较好的一个方式。

但反方向来说,9号牌机构也要知道这个资产在Tokenize之后有哪些点能够吸引投资人。一是要能真金白银地告诉投资人产品的优势在哪,二是要能给别人带来真实的收益。在另外的领域,要对这个领域有基础的了解,知道这个东西是如何运作的,赚取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收益。所以我们会经常跟不同的合作方打交道,尽量地了解不同的领域(以RWA为例,它究竟怎样给客户带来收益、这个东西是不是可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自己这部分做好,在这个基础上,大家就看整个市场逐步发展。

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的客户群几乎都是传统金融的人想投资虚拟资产,但今年比较不一样,很多投资者都是持有虚拟货币的资产想找渠道投资传统资产。这类客户其实不希望将自己的虚拟资产变回法币,因为过程中的摩擦费用很高,他们希望就拿着稳定币投资一些传统的资产,在过程中间除了拿到传统资产的收益,可能还可以抵押去做挖矿,赚到两边的钱。所以这方面是我们在香港做Web3需要努力跟监管机构沟通的。当然我们也没办法一个人做好,也需要合作伙伴,希望可以合作把RWA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