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密货币行业的寒冬中,项目方非常擅长利用心理操纵技巧,而中小工作室则备受抱怨和困扰。

在加密货币行业寒冬中,项目方善于心理操纵,中小工作室备受困扰。

撸毛工作室面临困境和挑战

8月15日,当SEI/Cyber正式上线Binance之后,撸毛社群哀嚎遍野,不少人宣称自己被PUA/反撸,然后迅速达成共识:“国产项目只会PUA,毫无格局,撸毛还是得专注于国外团队、高融资的项目”。

一些离奇的“传言”也四散开来:SEI创始人其实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弟弟,SEI工作人员向深潮TechFlow表示,这纯属谣言,SEI创始人团队都是美国人。后经查证,发现这源于社区对SEI的调侃,“进度永远停留在99%”,然后被以讹传讹。

最受打击的莫过于专职的撸毛人,不少人在推特惊呼“撸毛工作室即将迎来倒闭潮”,事实确实如此,我们发现已经有不少中小撸毛工作室进入停摆暂停状态。

金濂依靠dydx,随后在某二线城市成立了撸毛工作室,聘请亲戚和大学生全职撸毛,而在2个月前,他便关停了工作室,Sui成为了他们最后的绝唱。 “一直在投入,没有看到回报”,金濂表示,大多数中小工作室都是“以毛养撸”,此前有了过高的预期,导致盲目扩张人数和地址,提前打出去了子弹(Gas),再加上没有新的大毛,项目方PUA越来越猛,市场没有财富效应,撸毛工作室已经难以为继。

更让金濂不想再投入的原因是,“撸毛越来越卷,他们这种小工作卷不过大工作室”。

撸毛工作室需要正规化集团化运作

今年6月,有团队在深圳举办了一场Zksync线下活动,现场来了一百多人,大家累计持有几十万地址,并且还在持续增长。

在金濂看来,撸毛工作室已经过了草莽江湖的时代,开始向正规化集团化运作,未来只有大工作室有生存空间。

一个成熟的撸毛工作室应该同时具备:

  • 基础设施:比如安全的指纹浏览器;IP池;自有的KYC……

  • 忠诚听话的员工,其中还需要有科学家;

  • 钱,能坚持2年,或者提供代撸或打新服务,提前把钱赚了,并把风险转移给散户。

“项目方也学精明了,知道大多数地址都是刷子,撸了就跑,也会想办法进行反制”,此番博弈之下,撸毛正从“低成本高收益”转向“高成本低收益”,甚至是“高成本负收益”。

被撸毛的不一定是项目方,也可能是工作室本身。

如今,Layer2群雄争霸,一方面代表着机会,另一方面也暗藏危险。

目前市面上的Layer2都有中心化的一面,交易都是通过序列器打包上链,用户支付的Gas费用实质包括了两部分,一是真正的Gas,还有手续费,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手续费,流入项目方腰包。

在OP/ARB的撸毛神话激励下,大量人和资金涌入撸毛行业,他们疯狂寻找还未发币的新公链和Layer2,其中Layer2是交互的绝对主力,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地址被生成,海量ETH进入其中做“无意义”的交互。

L2们笑开了花,ZkSync Era 通过运营中心化的序列器,赚手续费赚得盆满钵满,羊毛工作室成为了他们的利润来源。

此外,多链撸毛也让“跨链桥”成为刚需,特别是主打L2低手续费跨链的 Orbiter Finance 成为最大赢家,靠收“过桥费”,每个月躺赚上百万美元,其中超过90%由羊毛党贡献。

OP Stack 的出现,“一键发行L2”又让L2大战更加白热化,无论是交易所还是项目方都在推出自己的L2,Coinbase、Bybit、Frax、Gitcoin、DeBank……可以预见,未来还将有更多L2。

他们首先吸引的便是“羊毛工作室”,纵然知道自己可能是项目方的利润,但为了那个美好的梦,众多工作室依然会前赴后继,博一把,深刻诠释了PUA的真谛。

不管怎样,发币加赚手续费的项目方才是这场撸毛游戏的最大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