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ayer2百亿市值多方角逐的背景下,zkSync生态却出现了虚假繁荣。

在Layer2竞争激烈的背景下,zkSync生态却虚假繁荣。

zkSync生态的繁荣是否虚假?

近期,Layer 2赛道上的总锁仓量(TVL)持续突破百亿美元,二层链上生态呈现出一片蓬勃发展的景象。在L2赛道中,zkSync位列第三,仅次于Arbitrum和Optimism,其链上TVL高达近5亿美元。

然而,我们是否可以说zkSync生态的繁荣是虚假的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Arbitrum和Optimism这两个排名靠前的二层解决方案最近的TVL走势。

根据L2Beat的数据显示,Arbitrum的TVL在60亿美元附近波动,而Optimism最近表现强劲,TVL创下新高,突破25亿美元。这两者的TVL占据L2赛道的份额高达近85%,拥有绝对的统治地位。

与之相比,zkSync受到了前几天关于“随机”空投NFT事件持续发酵的影响,TVL出现了急剧下跌。资金流出,而大部分资金流向了另一个尚未发行代币的zk-Rollup解决方案StarkNet。StarkNet的TVL在一周内增长了近34%。

根据以上观察,我们可以得出结论:zkSync的链上繁荣是基于其潜在的空投预期,由空投猎手们带来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下面,我们将从链上生态复杂度、基础设施应用的广泛性和NFT“随机”空投事件这三个角度来论证上述结论。

链上生态复杂度

链上生态的复杂程度代表了创新能力,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多元化的应用场景,从而刺激用户的需求。对于L2来说,链上生态复杂度与链上DeFi复杂度相当。这种带有一定庞氏属性的DeFi乐高构成了链上生态的繁荣的重要基础。

首先来看Arbitrum,该生态中的龙头协议GMX的TVL高达5亿美元,是目前加密市场中最优秀的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协议之一,同时也是存活时间较长的复杂DeFi协议之一。此外,还有刚获得币安融资的借贷协议Radiant Capital,这是一个基于L0的跨链基础设施,实现资产跨链借贷的应用场景。

接下来是Optimism,该生态中的龙头协议是一个33个去中心化交易所(DEX)的Velodrome,它基于Solidity进行创新,并成为Optimism生态中最重要的枢纽,辐射其他协议。Sonne Finance就是基于Velodrome崛起的,目前是Optimism生态中最大的原生借贷协议。通过贿选和锁仓机制创造了一个正向的经济飞轮,为Optimism生态提供支持。

总结一下,Arbitrum提供了复杂的衍生品交易和跨链借贷等创新应用场景,而Optimism则构建了仿照以太坊Curve生态贿选的机制,实现正向的经济飞轮。

可以说,链上生态的复杂度是链上生态繁荣的必要条件之一。复杂的DeFi乐高构成了繁荣生态的基石。

接下来我们来看zkSync。

在zkSync生态中,SyncSwap是绝对的龙头,其TVL达到了8200万美元,占zkSync TVL的近一半。

此外,还有一些颇有名声的项目,如链上创业项目和土狗盘等。然而,这些项目的主旋律却是“rug”,即欺诈性行为。可以说,目前zkSync的TVL主要是由空投猎手撑起的。

基础设施应用的广泛性

Arbitrum、Optimism和zkSync都推出了模块化的堆栈,供开发者便捷地启动L2和L3解决方案。

目前,应用最广泛的是Optimism的堆栈OP Stack。Coinbase宣布基于OP Stack构建L2 Base后,越来越多的项目加入其中,包括但不限于Binance的opBNB、a16z、Worldcoin、Zora和Manta Network等。

在Arbitrum方面,衍生品交易协议Syndr最近宣布基于Arbitrum Orbit构建L3应用链。而Relative、OthersideMeta等协议也有基于Orbit构建L3解决方案的意向。

相比之下,zkSync在加密市场中很少有关于其L3架构HyperChain的讨论,更别提基于HyperChain构建zkSync L3了。

NFT“随机”空投

zkSync官方向其生态用户随机空投1万个NFT,然而后来才被揭示这些“随机”地址基本上都是以0x0开头的,甚至还包括一些0交易、仅有1-2笔交易的非活跃地址。之后,官方不得不出来辟谣,称他们对“随机”的定义不准确,实际上是指合格地址的前1万名。

这次NFT“随机”空投事件成为了zkSync TVL急剧下跌的导火索,短短一周内,zkSync的TVL下跌了近8000万美元,跌幅达到了16%以上。

与此同时,zkSync的竞争对手StarkNet在同期的TVL涨幅达到了近35%。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链间的剧烈资金增减变动很大程度上是撸毛党们策略的改变所致。

可以从侧面证实的是,zkSync链上真正需求的用户非常少,其链上生态的繁荣是“伪繁荣”,是基于zkSync发币预期衍生出来的需求。

相比之下,Arbitrum和Optimism已经发币。当然,发币也会有追溯性空投的预期,但不可否认的是,在Arbitrum和Optimism上存在更多具有真实、多样化交易需求的用户。

因此,我们可以大胆说一句:如果没有撸毛的用户,zkSync一无是处。

面对这样的链上生态和“活跃”用户,我们需要问一句:现在zkSync还敢发币吗?消除了发币预期后,谁能在竞争中更具优势一目了然。

最后,还是那句老生常谈的话: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