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世界币的担忧是否属于无事生非?

'担忧世界币是否无事生非?'

人们对世界币的担忧和支持的观点

自Facebook(现在的Meta)的数字货币项目Libra失败以来,还没有哪个项目能在加密社区中引起如此大的争议,那么,人们对Sam Altman野心勃勃的虹膜扫描UBI项目的担忧是空穴来风吗?

显然,许多人对这个项目充满热情,世界币(Worldcoin)将其视为面对人工智能快速扩张时赋予人类权力的一种方式,其独特的人格解决方案的证明旨在区分人类与深度伪造的机器人,并支持公平分配所有人工智能创造的财富。然而,对于世界币项目的担忧声音也很大。加密货币社区内部的呼声尤其响亮,其中有很多暗示这就像利维坦(Leviathan)一样获取了高度敏感的个人数据。

加密作者David Z. Morris在一篇专栏中很好地指出了对世界币项目的批评。他承认了世界币全民基本收入(UBI)的潜在好处,但他担心中心化实体收集视网膜指纹的危险性,并指出了球体成本以及全球范围内分发的物流挑战。另一方面,一些支持者认为世界币的服务器及其设备不会存储原始人类数据,并转换扫描结果为不可发现的哈希码,从而消除了隐私问题。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则提出了更为平衡但仍然谨慎的观点。他赞扬了世界币对隐私的承诺以及用于保护人们数据的先进技术,但同时指出了集中式模型中无法保证数据绝对安全的风险。他还指出,人们无法确定球体硬件中是否存在“后门”,允许公司或政府在某个时候访问数据。

在我的观点中,对于人们生物识别数据的重大泄露以及对其构成的威胁的担忧可能被夸大了。我认为,与我们在其他地方面临的隐私威胁相比,并不一定更大。虽然完美隐私是不可能的,但我担心的是世界币项目中的企业中心地位以及由此带来的错位激励。

为什么UBI是一家私营公司的责任?这不会在较贫穷的接受者中造成不安的依赖吗?此外,代币的用途到底是什么?世界币似乎希望成为去中心化人工智能应用生态系统的基础,但目前的设计目的是通过投机热情来吸引参与,这为早期代币持有者创造了机会,并为后来者设定了条件。

许多人对世界币推出的代币经济学提出质疑,认为整个事情像一场大肆炒作的抢钱行为,这会对人的身份这样重要的事情进行猖獗的牟取暴利,带来不好的结果。

进入这个新的人工智能时代时,我们可以从Web2中吸取教训。风险并不在于技术本身,因为多年来我们一直知道人工智能具有摧毁我们的能力。问题在于,如果我们将这些技术的控制权集中在过于强大的公司手中,而这些公司又有动机将这些技术作为专有的“黑匣子”系统以追求利润,那么它们将迅速进入危险的、危害人类的领域,就像一些Web2平台做的那样。

尽管如此,世界币项目至少可以产生一个积极的一面。它引起了人们对某种人性证明的需求的关注,这可能会给许多有趣的项目带来活力,这些项目旨在让人们在Web3/AI时代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份。通过去中心化身份(DID)模型或项目中的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协议(DSNP)等举措来捕捉我们的在线连接、关系、互动和授权凭证的“社交图谱”自由可能是提升真实人性的答案。或者它可能存在于一种生物识别解决方案中,就像世界币正在开发的那样,尽管希望具有更去中心化、更少公司化的结构。显而易见的是,我们必须采取行动。

我们必须寻求一种平衡,通过可靠的解决方案将人类与机器区分开来,并承诺保护隐私和个人数据,以确保每个人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