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Rollup的货币化设计,超越治理代币

'探索Rollup货币化设计,超越治理代币'

Rollup商业模式及其Monetization的设计空间

作者:Jiawei, IOSG Ventures

Rollup是众多基础设施中一个好的投资类别吗? Rollup的投资逻辑从早期的ZK/OP叙事之争,到后来实践中的TPS和用户体验比拼,再到围绕OP Stack等衍生工具构建的护城河——对于这个问题,处在行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或许有不同的回答。 但归根结底我们需要回答的是,Rollup是赚钱的生意吗?Rollup的经济学是怎么一回事?本文试图学习探讨Rollup的商业模式及其Monetization的设计空间。

Rollup Monetization相关方面概述

本文主要讨论Rollup Monetization的几个方面:

  • 交易费用(Transaction Fee)的缘由、构成和Rollup的盈亏情况;
  • MEV在Decentralized Sequencer语境下的形式和Monetization;
  • 基于Fault Proof和Validity Proof进行Monetization的可能性。

交易费用 (Transaction Fee)

与在其他链上类似,用户在Rollup发送交易需要支付交易费用。

从Sequencer的角度看,这个交易成本主要涵盖两部分支出:执行开销和安全开销。

执行开销(Execution Cost)

Rollup的执行开销继承自以太坊的模型。抽象来看,每个以太坊节点运行着一个复制状态机。节点下载并存储交易数据、执行计算、读写内存和存储,这些操作对应物理性的资源花销和消耗。

caption

以Gas作为统一的资源定价单位,用于对这些操作背后隐含的资源进行度量。因此,运营Rollup节点将产生一定的执行开销,这是Rollup用户支付的交易费用的来源。根据区别的Rollup设计和EVM等效性的细微差异,各个Rollup对执行开销的定价也有些许分别。但总体上沿用以太坊的Gas模型。

另外,还应考虑两个要素:拥堵费用和最低交易费用。

拥堵费用是依据Gas价格与网络流量的动态平衡。例如在Arbitrum Odyssey期间,网络流量的激增导致了Gas价格的大幅上涨。而在网络费用极低的区块链上,为了避免SLianGuaim和DoS攻击,有必要设置一个交易费用的下限。

caption

以Optimism为例,在过去30天,Optimism每天的盈利大约是20k美金。根据Token Terminal的数据,Optimism上线至今的盈利大约是10.9M美金。

MEV

MEV是Rollup建立商业模式的重要方式。在中心化的单个Sequencer语境下谈论MEV没有太多意义,所以我们先从去中心化Sequencer开始,随后将探索Rollup的MEV经济。

Decentralized Sequencer (DS)

截至目前,Arbitrum(5.87B美金)、Optimism(2.14B美金)和zkSync Era(649M美金)依赖于中心化的Sequencer/Operator进行交易排序、提交批次等操作。

去中心化是一项繁杂的事项,引入多方参与者的过程需要仔细打磨,一步到位没有必要。从安全性、竞争形势和开发者资源的角度思考,在项目早期采用中心化的Sequencer讲得通。然而,中心化的Sequencer至少有两个明显的缺陷:交易审查和活跃保证。为了解决这些问题,Arbitrum和Optimism提供了相应的解决方案,例如Arbitrum的用户可以调用forceInclusion方法来强制包含交易,StarkEx实施了逃生舱(Escape Hatch)机制来实现抗审查。

当前,Sequencer实际上同时扮演了以太坊L1上Builder和Proposer的角色。当然,Sequencer也可以存在多重选项。Rollup团队可以采用不同的机制构建DS,也可以考虑外包Sequencing,如Espresso/Astria等项目,或者通过Flashbots构建域间通用的加密内存池SUAVE等。

DS 语境下的Rollup MEV

如果我们有了一个开放区块构建的DS市场,那么现在以太坊上的MEV供应链就会在Rollup上复现。其中,域内MEV(Intradomain MEV)指发生在Rollup内部的MEV, 其涵盖诸如DEX中的三明治攻击,跨DEX套利等。此外,还有一个有趣的可能性:Shared Sequencer(SS)下的MEV,即多个Rollup共享的跨域MEV。

在Rollup上的MEV作为较隐晦的商业模式,会成为Rollup收入的主要增长点。其中,如果内部构建DS,则关系到代币经济学设计;如果选用DS&SS,如何对其中的MEV进行合理分配是Rollup和DS&SS项目都需要考虑的点。

欺诈证明(Fault Proof)

欺诈证明的普遍设计是在挑战期内,人们可以对状态转换提出质疑;一旦该质疑被验证为正确,作恶者会被罚没,挑战者获得部分罚没的资金作为奖励。其余被罚没的资金可能会被销毁。Arbitrum和Optimism Cannon目前都采用交互式欺诈证明。

在Arbitrum上,观察状态转换和提出挑战的一方称为验证者(Validator),观测状态转换的一方称为观测者(Watchtower Validators)。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可以提出挑战,后者可以以任意方式提出警告。虽然Arbitrum可能在未来去中心化验证者(挑战者)这一角色,但实际上挑战者只需要1 of N的信任假设,一个诚实的挑战者对于网络来说是足够的。

证明者网络/市场 (Prover Network/Market)

  • 证明网络(Prover Network)

Prover需要质押代币以获得初始的声誉,该声誉与质押的代币成正比例。在网络需要生成证明的时候,由Sequencer按声誉随机选择多个Prover,要求他们在时间T内生成证明。

caption
  • 证明市场(Prover Market)

市场由证明请求者和证明生产者组成。前者可以发布买单,后者可以发布卖单。挂单的参数包含Statement、成本、订单超时时限和证明生成时间。

Figment Capital在其文章中对Prover Network和Prover Market进行了概念区分:Prover Network是仅为单个应用提供服务的Prover集合。Prover Market是开放的市场,多个应用可以向该市场提交证明请求。

Rollup如何选择上述两种方式,取决于项目所处阶段、资本效率、开发者资源等因素。对于早期的Rollup,外包这项去中心化的工作,通过DS&SS或EigenLayer快速进行Bootstrap可能是最优解。相对成熟的Rollup则更多地考虑代币价值捕获和资源连接,并通过构建护城河和飞轮效应进行发展。

最后,笔者认为值得期待的是,随着Rollup的发展,它们将进一步探索商业模式和Monetization的设计空间,为整个区块链生态带来更加丰富和多样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