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USDT背后的神秘领域:贩毒、网络赌博、洗钱

'揭开USDT背后的神秘领域:贩毒、网络赌博、洗钱'

加密货币黑色产业链揭秘:USDT与灰色产业的联系

USDT黑产

最近,根据以缅北为背景的反诈宣传片《孤注一掷》的上映,片中提到的科太币(USDT)再次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也让人们开始关注加密货币与黑色产业之间的联系。事实上,早在多年前,当「USDT跑分洗钱」成为警方重点打击对象时,人们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个问题。本文将回顾2020年深潮TechFlow的深度调查文章,带您走进USDT的隐秘角落。

加密货币的黑色世界

加密货币是金融史上一次伟大的实验,它的发明始于2009年由一个名叫中本聪的账号写的一篇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由于其去中心化和匿名化特点,加密货币逐渐成为犯罪分子的最爱,其中USDT(泰达币)最受欢迎。

USDT不仅被应用于买卖毒品的活动中,还广泛被用于网络赌博、洗钱、资金外逃等黑灰产业。深潮TechFlow对加密货币黑色产业链进行了采访和调研,试图揭示USDT的隐秘角落。

用USDT买大麻

相比于微信支付宝转账,使用加密货币进行交易的流动性更高,且无法被完全追踪。因此,加密货币成为买卖毒品等非法活动的首选工具。周晓(化名)在自建博客网站上写道:“相比于微信支付宝转账,加密货币的流动没有可完全证实的信息可查。买卖双方都安全。”他也介绍了自己在购买比特币后进行比特币地址转账引发的隐私性。

周晓经营着一家线上毒品交易平台,主要帮助国内玩家代购大麻、LSD等新型毒品。像周晓一样,不少人将加密货币用于买卖毒品以谋取暴利。

更深一层的黑产链

除了买卖毒品,USDT还被应用至网络赌博、洗钱、资金外逃等黑色产业。

据媒体报道,长春市一夫妻使用比特币地址来收取、转移毒资。妻子刘某将自己的比特币账号交给了丈夫马某。马某利用该账户收取毒资,并提现至刘某的银行卡,共计10万余元。检察官审查案件后认为,刘某在明知马某贩卖毒品的情况下,仍将比特币账户提供给马某用于收取毒资并提供银行卡转移毒资,行为符合洗钱罪的构成要件。最终,马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刘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周晓能够逍遥法外,是因为他使用的比特币地址难以被追踪。他表示,自己的比特币地址通过椭圆加密算法批量离线生成,随机生成地址和相应密钥,无法被追踪。周晓还介绍,他曾经选择3种加密货币用于转账:比特币、USDT和自己发行的E-RMB。

USDT是由Tether公司推出的一种与法定货币美元挂钩的加密货币,1 USDT等于1美元。近期,周晓还预备推出电子人民币E-RMB。他介绍,该币安全、隐私度高度提高,币值稳定,仅限于老用户使用。

像周晓这样精通加密货币并熟练运用的人,越来越多地在灰产世界中操作。他们游走在法律边缘,在加密货币的隐匿性下获取利益。

加密货币的灰色世界

“我账户上有九十万USDT。”艾巴(化名)在缅甸勐拉经营一家线下赌场,他告诉笔者,每天需要将现金换成现汇或者USDT。

根据Chainalysis的报告,从2019年7月到2020年6月,超过5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从东亚地址转移到海外地址,其中超过180亿美元是USDT。

加密货币在黑灰产业中主要呈现三种用途:贩毒、网赌和资金外逃。这是一条隐秘的灰色产业链,鱼龙混杂。

以跨境转账为例,一知乎用户在2016年介绍自己跨境转账的操作:在国内交易所购买比特币,转移至Bitfinex,在提现之前,需要验证个人身份信息,并支付一定的手续费。这样完成整个比特币跨境汇款流程。

然而,自从加密货币变得越来越普及和发展以来,现在已经出现了用于加密货币跨境汇款的产业链。

纪楠(化名)提供一种将USDT转换成现金汇款的服务,只需要告知收款银行、账户类型和注册地区,一天之内即可到账。相比于传统银行电汇,使用USDT的手续费更低且转账即时到账。

这些操作在个人层面也是可行的,但伴随着数字货币的普及和发展,用加密货币进行跨境汇款的产业链逐渐出现。

纪楠介绍道:“最低5000USDT,上不封顶。单笔超过100万USDT时,提前告知就可以。”他表示,客户的转账用途通常是用于美股交易、购房或者移民。

与个人摸索时所进行的操作不同,加密货币的专业跑分团伙更加隐秘和庞大。

跑分平台是一种新型的洗钱模式。市场上出现了很多跑分平台,它们通过众包的方式降低洗钱成本。跑分平台宣称:“只要一张二维码,在家躺着都能赚钱”。充值玩家通过支付连接将钱打给跑分玩家,跑分平台会给跑分玩家一定比例的收款佣金,并将充值的钱转给博彩平台。

USDT跑分是使用数字货币进行跑分支付的新模式。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去中心化交易,即客户和跑分玩家直接发生交易,没有资金池,有效防止资金被冻结。此外,由于有USDT进行交易,整个过程都是无痕的,无法追踪去向。这些跑分团伙通常在QQ群、百度贴吧、闲鱼等平台引流,然后通过蝙蝠、电报、纸飞机等通讯软件沟通交易细节,并在交易所购买加密货币,最常用的加密货币是USDT。

这些团伙通常被用作博彩平台的出入金服务。一位QQ上的跑分人士表示:“用USDT交易,通过本金赚取佣金,一单一结。一万元本金可以赚150~200元的佣金,直接返还到您的银行卡上”。

根据深潮TechFlow了解,这些团伙在QQ群、百度贴吧、闲鱼等平台进行引流,然后在蝙蝠、电报、纸飞机等通讯软件上进行具体交易,在交易所购买相应的加密货币,最常用的是USDT。

虽然像艾巴所说,不少跑分行为都是坑人的资金盘或骗子,但依然存在赚钱的真实案例。

反洗钱行动正在加码

对于USDT等加密货币的洗钱行为,政府开始加强监管和打击。

在2020年9月24日举办的第九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指出,每年从中国流出的涉赌资金超过一万亿元,特别点名加密货币被用于转移赌资。他表示:“在近期的案件中,发现部分涉赌团伙利用虚拟货币收集转移赌资,甚至在缅甸以虚拟货币投资为由行网络赌博之实。这类新型的数字货币通道不可冻结,匿名难以溯源,给我们打击治理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今年以来,中国政府已经展开了反洗钱和断卡行动。断卡行动旨在打击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的违法犯罪行为。加密货币毫无疑问成为重点监管领域。部分加密货币场外交易商也受到了调查和冻结银行账户的影响。

根据刑法关于洗钱罪立案标准,为洗钱行为「提供资金账户」的人将面临最高5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洗钱金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的罚款。

2020年6月,惠州警方成功打击了一起使用USDT数字货币经营第四方支付平台的犯罪团伙,共抓获76名犯罪嫌疑人,并查处了4家网络支付工作室和2个网络赌博团伙。据初步核实,该平台运营近15个月,为120个境外赌博网站和70家投资诈骗平台提供资金结算服务,涉案金额达1.2亿元。

正如深潮TechFlow所发现的那样,由于其价值的稳定性和匿名性,USDT越来越受到犯罪分子的欢迎。无论是贩毒、网赌还是跨境转账,使用的货币几乎都是USDT。

严打行动的加码对于USDT和其他加密货币的未来可能产生重大影响。

USDT:罪魁祸首?

与大众观念不同的是,比特币在中国更受欢迎的加密货币不是USDT。根据Chainalysis的报告,USDT在今年6月超过比特币成为了东亚最受欢迎的加密货币,其中中国是使用USDT最多的国家。报告确认了Tether已经成为中国加密货币用户事实上的法币替代品,并且是向比特币和其他标准加密货币过渡的主要手段。

当前,USDT的总市值超过191亿美元,而在2017年,该数字只有大约1亿美元。在短短的三年间,USDT市值实现了191倍的跨越式增长。

那么,这些被迅速增发的USDT究竟在什么场景中被应用了呢?

早在2019年,媒体就曾经报道过USDT在俄罗斯跨境贸易中的应用。一位俄罗斯OTC供应商表示,销售额中有20%是比特币,而80%是USDT。据该供应商称,中国企业购买的USDT一天的总量可达1000万至3000万美元。

实际上,USDT已经成为最广泛应用于黑灰产业的加密货币。围绕USDT的犯罪事件也越来越多。根据中国检察网的数据,今年已经有85起与USDT相关的犯罪案件,而在2020年之前,只有5起。

这一趋势引起了各国监管机构的注意,立法正在逼近。

欧盟在今年9月正式提出了加密资产和稳定币的监管框架,并明确表示将纳入所有未覆盖的加密资产进行监管。

英国财政部最近发表声明,正在起草规范私人稳定币的法规,并研究央行数字货币作为现金替代品的可能性。

回到国内,2020年10月23日公示的《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意见稿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制作、发售代币票券和数字代币,以代替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根据以上所述,USDT已经取代人民币法币在黑灰产业中的地位,并成为中国加密货币用户事实上的法币替代品。

USDT是否会爆雷?何时爆雷?这都是令加密货币用户们担心的问题。在一些极客眼里,加密货币的技术是无罪的,只是被恶意利用。但是,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犯罪事件的出现提醒我们,技术并不能完全洗脱人性之恶的责任。

比特币钱包公司Xapo的总裁Ted Rogers以“妖怪已经放出了瓶子”来形容BCH的内战,这句谚语出自《一千零一夜》中的故事,意思是一旦妖怪逃出瓶子,将对世界产生不可逆的负面影响。如今,这句话仍然可以用在USDT等加密货币上。

MakerDAO中国区负责人潘超曾评价道:“比特币天生具有去中心化和硬通货的使命,而USDT则成为了现在交易所的高杠杆来源。虽然更多的人使用一种货币理论上是好事,但如果该货币的用途仅限于黑产和投机,我们是否应该审视一下加密货币的初心呢?”

(尊重受访者意见,周晓、艾巴、纪楠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