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内卷:从城市居民到数字居民

'摆脱内卷:从城市居民到数字居民'

社会结构转型:从数字游民到万花筒社会

作者:冯光能;歪脖三观

在《生境与希望:从躺平无为到照亮世界的数字游民》一文中,作者指出现代文明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在于公共生活逐渐消解。现代人沉浸在“挣钱—消费”循环中,难以回应现代文明提出的各种挑战,导致现代文明处于不可持续的加速发展趋势当中。然而,这些挑战也带来了对话的机会。数字游民作为社会实验,唤醒了人们关于公共生活的记忆和可能性。

数字游民展示了可能的闲暇时光。他们以天性为导向,在环境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或者仅仅关注社交活动本身,并记录这些活动,使共同生活的时光沉淀成为生命中的一份记忆。数字游民还展示了一种共同生活与学习的方式,并通过开展各种活动促进彼此灵性生命的生长,比如在面包树花园大家聚餐、开展读书会以及对话疗法等。数字游民还展示了一种讨论公共事务的方式,通过敞开交流、自由辩论以及结社反对和建设,彼此间相互启发,真诚探讨文明所面对的挑战。这些展示出的公共生活方式实际上也是大城市居民原本就拥有的可能性。

然而,大多数城市居民常常遗忘了这些可能性,或是难以摆脱激烈的竞争氛围,或是背负了太多的包袱,难以静下心来享受生活。城市居民需要对历史的惯性有所自觉和反思,意识到现代城市的加速发展而又不可持续这一事实,同时也意识到推动社会完成结构转型是需要每个人都参与进来的事业。

然而,大多数人持有的关于社会结构的惯性思维是错误的,即把社会结构看作是金字塔型的。金字塔型社会结构的存在根源于古老的技术环境和社会权力结构的静态特征。然而,在现代社会中,由于互联网的普及和信息传播的加速,社会权力结构呈现金字塔群形态,由一个个规模不同的小金字塔组成。这种幻觉不仅会限制社会创新和社会问题的解决,还会导致责任的分散,阻碍社会变革。因此,我们需要正视这种社会结构的幻觉,并意识到每个小金字塔的重要性。

社会结构转型的关键不仅仅在于物质形态的转型,更在于意识形态的转型,是人们对新的生活方式的认知和接受。现代社会的发展已经趋近极限,人们需要关注更高的目的,如公共生活的幸福感、人类文明记忆的传承以及文明发展的可持续性。在现代城市中,大家可以通过善用信息技术和拥抱新的价值尺度来推动社会结构转型,实现公共生活的复兴,并提高社会可持续发展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