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共鸣:重构信任体系,让“数字石油”归还至个人。

数据共鸣:重构信任体系,还给个人“数字石油”。

信任的演进:人类社会发展的关键

信任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不仅是人们之间情感连接的纽带,也是推动社会进步的粘合剂。在早期社会,人们需要相互信任以便进行有效的协作,分享资源和进行狩猎,因此最初的社区应运而生。如果没有信任,人类社会可能就无法有效地协作,甚至可能在初始阶段就消亡。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信任的价值逐渐显现出来。人们开始持有各种信用货币,相信央行能够保证货币的购买力;他们将劳动所得换成银行存款,信任银行、法律和监管机构能够保障他们资金的安全;他们在夜晚的街头上信任陌生人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相信城市的治安机构能够保障人身的安全。信任的扩展使得人们能够在更大规模和更高效率下进行社会交换,推动经济的发展,也推动社会的进步。商业交易、条约签订和国际外交都需要信任作为基础。

然而,历史也给我们上了一课,信任的滥用会导致严重后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美国投资银行滥用投资者对其专业能力的信任,制造了一堆高风险金融产品,最终导致全球金融体系崩溃。还有Facebook的数据隐私丑闻,亿万用户对Facebook的信任被滥用,他们的个人数据被无节制地用于商业推广和政治宣传,严重损害了全球范围内的数据隐私权益。

因此,在陌生人之间建立和维护高质量的信任关系,同时管理和减少信息的不对称,以避免信任的滥用,成为当下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信任的建构:叙事的力量

信任的形成是一个复杂而微妙的过程,它通常基于我们对世界的理解,而这种理解又大多取决于我们所处的叙事环境。然而,叙事环境并非是自然生成的,而是被特定个体、群体或机构控制和塑造的。他们决定哪些故事将被讲述,以及如何讲述这些故事。这就是叙事权力。虽然这个概念听起来可能有些抽象,但实际上它无处不在,例如新闻报道、历史教科书、电影、小说,甚至是品牌广告。

叙事是将复杂的现实情况编织成易于理解和记忆的故事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作者强调某些细节,塑造特定的价值观和主题,形成一种特定的解读框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故事形成了我们固定的印象,影响着我们对世界的理解,甚至对他人的信任。比如,可口可乐的广告总是会构建出一幅快乐、温馨的生活画面,潜意识里我们就会把”可口可乐”与美好时光联系在一起。

历史上,叙事权力通常掌握在王权和神权手中。君主声称自己是神的后代,以保证统治权益,让人民对王权充满信任;宗教权力通过宗教教义,诸如《圣经》、《古兰经》等,构建特定的宗教叙事,维护他们的信仰体系,让信徒对教廷充满信任。印度的种姓制度通过深奥的宇宙创世神话为其等级秩序提供了神圣的正当性,塑造一种无法挑战、上亿人接纳的信任体系。

随着历史的推进和科技的发展,这种叙事权力的分布开始发生变化。科技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信息和故事,也赋予了更多的叙事权力。政府、教育机构甚至普通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分享他们的故事,塑造他们的叙事。这使得叙事更加多样化,也使得信任的形成更加复杂。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叙事权力的集中完全消失。相反,新的力量正在抓住叙事权力,他们就是资本和大数据。通过控制科技,利用大数据,他们正在重新定义我们的叙事环境,进而改变我们的信任体系。他们的影响力不仅体现在商业领域,也正在改变我们的社会结构和价值观。

数字时代的信任:资本与大数据的叙事控制

自工业革命以来,科学理性的叙事逐渐主导了我们的世界。电力的广泛应用、飞机的发明、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兴起,每一个科技创新都在改变着我们对世界的认识,让我们对科技抱有前所未有的信任。我们相信科学和技术是解决问题、改善生活的关键。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的叙事权力正在被资本和大数据重新定义。

进入20世纪末,消费主义和大数据的崛起给权力争夺带来了新的转变。大公司和政府通过收集和分析大数据,根据消费者的喜好和行为制定更精准的营销策略和政策决策。他们重新掌握了社会的叙事权,塑造和引导公众的观念和行为。在这个过程中,资本并不简单地接受科学叙事,而是主导和塑造科学叙事,将科学和商业利益结合起来,引领科技创新的方向。

以社交媒体为例,虽然最初被视为自由表达和全球联系的工具,但如今更多地被视为推动消费主义和个性化广告的平台。大数据技术使得社交媒体公司能够精准了解用户的喜好、习惯和行为,然后将这些信息转化为推动用户消费的工具。我们不再只是社交媒体的用户,而成为了产品。我们的行为、感情甚至信任都被算法解析并转化为资本的利润。

我们不仅信任科学和技术,也开始信任掌握科技的资本和品牌。我们信任他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信任他们的算法推荐。在面对日益复杂的科技时,我们也选择信任他们的专业知识和解释。

不过,这种信任关系并不平等。资本和大数据控制着叙事的权力,获得了信息筛选和排序的权力,决定了哪些信息会得到我们的优先关注。他们正在塑造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定义普通人的需求和欲望。

这种叙事权力不再仅仅关于科技的理解,而是关于我们如何看待自身,如何理解和应对世界,最终决定着我们未来的社会形态和价值观。

多样性危机:单一信任体系的危害

在大数据的浪潮下,现代社会倾向于接受其所处环境的主流叙事,信任链越来越单一化。然而,我们往往并未意识到单一信任体系所带来的危害。在这个以数据为驱动的世界中,我们的行为、思维、信念甚至梦想都被数据化,并以此来引导我们的决策。这种量化方式往往忽略了我们作为个体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将我们简化为一堆数据,剥夺了我们内在世界丰富多样性的本质。

在过去,叙事的垄断往往预示着权力的固化,成为社会进步的障碍。例如,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长期掌控着叙事权力。人们相信教会的所有解释,新的思想观念很难生根发芽,社会的发展停滞不前。但随着文艺复兴的到来,欧洲开始重新审视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化遗产,科学家、艺术家和学者们开始质疑传统观念,欧洲社会逐渐步入现代化。

这清楚地表明,多元化的叙事能够促进不同观点的碰撞,引发创新思考,形成新的信任体系,从而推动社会的进步。然而,在现代社会,大数据和资本的叙事权力正在引导我们走向单一化,新的科技宗教和资本宗教出现,忽视或屏蔽与主流思想不符的创新思想。

叙事多样性与信任的关系微妙而复杂。一方面,多样性可以增强社会的活力和创新能力,推动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多样性可能会导致信任的瓦解,造成社会的混乱。因此,在叙事多样性与信任之间需要找到平衡。

我们需要认识到,叙事权力不仅仅关乎信息的筛选和解读,也关乎我们如何看待世界,如何定义自身问题。我们需要挑战权力的固化,重塑人类的自由意志,促进新秩序的诞生。

自由意志的重塑:夺回个人数据掌控权

自由意志是人类的一项特质,它使我们不受任何外部力量的控制,有能力自主决定自己的行为,并对行为负责。然而,在当前由资本和大数据主导的环境下,我们的自由意志正面临挑战。

在大数据的驱动下,我们的行为、选择,甚至思想都被精准捕捉并预测。我们越来越依赖预测模型,而不是自己的判断。然而,资本主义的叙事强调物质享乐和消费主义,为了最大化利润,他们会通过叙事制造人为需求,鼓励人们通过购买和消费来获得满足和快乐。我们的自由意志正被悄悄侵蚀。

重塑自由意志的关键在于从大数据和资本主义的控制中夺回我们的数据控制权。掌控自身数据并不意味着反对大数据,而是要了解并选择我们的数据来源和应用方式。这样,我们才能免受大数据和资本主义的操纵。

掌控自己的数据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些数据直接反映了我们的生活,包括我们的喜好、习惯、关系,甚至情绪和思维。它们是我们深度理解自我,做出自主选择的基础。我们有权和责任防止数据被滥用。

当然,夺回和控制数据并非易事。它需要我们掌握数据分析、识别数据质量和可靠性的技能,需要适当的技术、资源和法律保护。然而,挑战的存在并不是放弃行动的理由,因为这事关我们的自由和尊严。生存本身无意义,意义在于我们如何去发现和创造。

区块链与零知识证明:信任的去中心化与数据自主

区块链技术始于比特币的激进宣言,旨在挑战现有金融系统,用去中心化的方式保护个体的经济自由。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在比特币的创世区块中嵌入了“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这样一条信息,对传统金融体系的不公和危机进行挑战。区块链技术以公开的分布式数据库形式存储数据,通过加密算法和共识机制实现数据的安全和一致性。这种去中心化的方式意味着数据不再由中心化实体掌控,而是分散传播在网络的所有参与者之间。这使得每个人都可以掌控自己的数据,并且每个人都可以验证数据的真实性。

这种分布式的信任机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传统中心化系统中的问题,但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其中一个重要的挑战是如何在确保数据透明共享的同时保护个人隐私。这就是零知识证明被提出的背景。

零知识证明是一种密码学方法,允许证明者向验证者证明某个断言为真,而无需透露其他任何信息。这意味着你可以证明自己拥有某些数据或满足某些条件,而无需透露具体的数据。这不仅能保护你的隐私,同时也让其他人信任你的断言。在区块链上,你可以选择哪些数据被公开,哪些数据通过零知识证明进行验证。它将加强我们对自身数据的掌控,使得每个人都有可能拥有对自己数据的完全控制。

例如,在区块链与零知识证明的技术下,网络购物者的数据储存在分布式区块链上,只有购物者能够访问。而利用零知识证明,购物者可以在不透露具体购物记录的情况下,证明自己满足优惠活动的参与条件。

在未来的数字世界中,区块链与零知识证明将共同构建起一种去中心化、透明且能保护隐私的数据共享模式。这种模式将我们从传统中心化权威机构和单一信息体系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为我们提供重新定义和建立信任关系的可能。我们可以信任这样的去中心化协议,信任每一次基于此协议进行的公开和可验证的交互结果。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开始信任自己——信任自己的数据权益,信任自己的隐私,信任自己在这个数字世界中做出的每一次决策。

不过我们要认识到,区块链也是一种新的叙事。当一部分节点拥有的计算能力远高于其他节点,或者能源成本远低于其他节点时,它们将获得更大的叙事权力。亦或是零知识证明一旦被破解,也可能引发系统性的信任危机。我们需要自行判断是否可以信任这种机制。但无论如何,它提供了一种可能性。

数据共鸣:新型信任体系的构建

当我们回顾互联网的早期时期,人们往往会自行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仿佛在一座浩瀚的图书馆中,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总能找到答案。如今,通过运用区块链和零知识证明的技术,我们有机会重新夺回我们失去的数据主权,防止中心节点利用数据对我们的认知进行操控。在这个背景下,我提出了“数据共鸣”的概念。

数据共鸣的理念源于物理学中的共振现象。当两个频率相近的系统接触时,它们会开始共鸣,频率和振幅都会呈现出和谐的匹配。这种现象虽然源自物理学,但却有着深刻的社会和哲学含义。共鸣并不意味着单一的复制或服从,而是一种互动和对话,一种在尊重个体差异的同时,寻找共识和创造信任关系的可能性。

与传统中心化机构的数据匹配相比,数据共鸣是一种基于自由意志的数据交互方式。我们有权选择如何使用我们的数据,与谁实现共鸣,以及何时何地进行这种共鸣。因此,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分散的、去中心化的数据网络,每个人都能够对自己的数据进行主导和掌控。通过零知识证明,我们能够在保护隐私的同时共享和利用数据,并与他人产生共鸣。

例如,在当前的医疗体系中,罕见病患者常常被边缘化,由于患者数量稀少且病情复杂,他们的声音在资本驱动和大数据统计的海洋中几乎听不到。另外,法律辖区的限制使得跨国公司无法有效整合全球范围内的罕见病例,使这些患者的困境更加严重,他们和家人的生活充满了孤独和绝望。

然而,借助数据共鸣的力量,我们终于可以正面回应这个挑战。设想我们开发了一个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协议,能够连接全球所有罕见病患者,让他们自愿匿名地分享医疗数据,包括病症、治疗过程和效果。这个协议不受任何特定机构或国家的管辖,而是属于所有参与者的自由网络。

在这个网络中,每个患者不再是一个孤独的数字,他们的数据可以与其他数据共鸣。这种共鸣使得研究者能够对这些数据进行深度分析,从中找出可能的治疗方法,为罕见病患者带来全新的希望。每个个体通过数据分享和连接,为共同的目标作出贡献。

类似地,在当前的教育体系中,学生的学习节奏和方法各不相同,但往往难以得到细致的关注。在机械化的教育过程中,学生的个性化需求边缘化,他们的独特声音在应试教育的巨轮下微不足道。

然而,通过数据共鸣,学生们可以在去中心化的学习平台上找到与自己学习兴趣和能力相匹配的伙伴,共享他们的学习进度、问题、解决方案和心得体会,同时仍然保护自己的隐私。这样的环境能更好地满足他们的求知欲望。这样的平台不受任何特定学校或机构的约束,成为所有追求知识者的自由网络。学生不再接受被动的信息灌输,而获得自主批判能力。

因此,数字共鸣是主体与未来数字世界进行对话的方式,是在数据世界中保持自己声音的方法,同时也是与他人建立深度连接、共创信任网络的方式。这种共鸣机制是对抗单一和冷漠的数字社会的一种方式,能够在保持独立的同时,建立基于贡献、公平和透明的信任网络。

写在最后

数据共鸣并不是一种理想化和没有障碍的过程。它需要我们具备技术素养和批判能力,掌握自己的数据,并知道如何用数据表达自己,通过数据与他人交流。这是一项需要时间和努力的任务,也是一项需要技术和社会支持的任务。

因此,当我谈论数据共鸣时并不仅仅是在谈论一种技术实现的可能,更是在谈论一种对未来社会的期待和挑战。我期待在这个由数据驱动的世界中,找到一种新的方式来保持人们的自由意志,维护人性的尊严。人们可以挑战资本宗教和机械宇宙的叙事,也可以批判和打破现有固化的信任体系。数据共鸣,正是这样一种强大的工具和理念,可以推动人们形成一个个新的共识群落,进而形成一个和平、公正、相互连接和理解的未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