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流水4000亿,执法机关如何处置没收的加密货币?

涉案流水4000亿,没收的加密货币如何处置?

没收虚拟货币:虚拟货币的司法执行

虚拟货币的普及已使其走进我们的日常生活,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和使用它。然而,由于虚拟货币具备虚拟性、去中心化和匿名性等特点,也成为许多犯罪行为的“秘密武器”,用于洗钱、非法集资等活动。最近,湖北荆门市发生了一起备受关注的“跨境网络赌博案”,其中涉案人员使用虚拟货币进行结算。专案组与该虚拟货币发行机构合作,冻结了相关涉案虚拟货币账户,成功阻止了1.6亿美元(约10亿余元人民币)的涉案虚拟货币流入犯罪团伙手中。2022年10月,沙洋县人民法院判决对部分冻结的虚拟货币依法予以没收,这也是全国首例虚拟货币被法院判决没收的案件。

针对人们对于“没收虚拟货币”的执行方式和过程存在的疑问,本文将对虚拟货币的司法执行进行解析。

1. 传统的涉案财产执行方式

通常的刑事诉讼流程包括公安侦察、检察院起诉和法院审判三个阶段。对于涉案财产的处理方式一般为:侦查机关(公安)经批准后对涉案财物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追缴、没收等强制措施。在警方侦察完毕后,案件会被移送到检察院,检察院会提起公诉并对涉案财产提出处理意见。随后,案件移交到法院,法院应根据法律作出判决,并对涉案财产进行处理。如果经审查确认确属违法所得或者依法应追缴的,就应判决返还给被害人,或没收并上缴国库。以下是上述流程的图示:

2. 虚拟货币的执行困境

由于虚拟货币的特殊性,办案人员很难按照传统的执行流程处理涉案虚拟货币。虚拟货币的执行困境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2.1 难以实施扣押措施

与一般财产不同,侦查机关要扣押虚拟货币,首先需要犯罪嫌疑人交出密钥(如私钥、助记词等)。只有在犯罪嫌疑人同意将电子钱包中的虚拟货币转移到公安机关手中后,公安机关才能够实施扣押。如果犯罪嫌疑人不配合,公安机关就无法扣押这些虚拟财产。

2.2 难以保管虚拟货币

我国的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大部分没有掌握区块链技术的操作技能,也没有专门的账户和专业存储机构来保管虚拟货币。这就导致存管人员很容易丢失没收的虚拟货币。此外,这些虚拟货币也有可能遭受不法分子或黑客的攻击,无法复原,造成巨大损失。

2.3 处理方式可能违法

目前,我国禁止一切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交易服务,在国内市场上不允许开展此类业务。然而,面对查获的虚拟货币,司法机关该如何处理?如果司法机关将这些虚拟货币变现,就会面临违法风险。虽然司法执行机构有权对涉案财物进行拍卖、变卖,但通过变现获得虚拟货币的本质是一种虚拟货币的交易行为,或者默许虚拟货币交易,与我国当前防范和打击虚拟货币炒作政策不符。

3. 国内虚拟货币执行现状

由于我国对没收虚拟货币的执行问题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各个司法机关在实践中对涉案虚拟货币的处理方式也不尽相同。这些处理方式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存在差异:

3.1 是否“变现”

各地机关在处理虚拟货币时的第一个分歧点是是否将其变现。有些地方机关会将虚拟货币变现,获得的财产上缴国库;而其他地方机关则仅没收这些虚拟货币,不进行变现。

然而,对于这些非法集资、传销等犯罪获得的虚拟货币,大部分都是通过从普通民众那里获取资金,再将这些资金兑换成虚拟货币汇集而来的。如果直接没收缴获的虚拟货币,而不将其变现成现实流通的货币,那么这些受害者的利益将遭受巨大损失,也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

此外,如果将虚拟货币直接上缴国库,然后再投入公共财政支出,从某种意义上等于变相承认虚拟货币具有与法定货币同等的地位,这与我国政策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态度相违背。看起来,“变现”似乎成了司法机关没收涉案虚拟货币不得不采取的必要手段。

3.2 由谁“变现”

被没收的虚拟货币由谁来处理,目前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由公安机关先行处理,另一种是由法院判决没收后上交地方财政。

我国司法实践中的通常做法是侦查阶段由公安机关先行处置虚拟货币。因为一般财政部门无法处理这些虚拟货币,也需要司法机关进行变现。而大部分司法机关则会选择联系公安部门进行变现,兜兜转转,最终变现的责任又落到了公安机关身上。

3.3 如何“变现”

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将虚拟货币变现的常用做法主要有以下三种:

  • 相关部门直接出售。
  • 委托第三方出售。
  • 要求嫌疑人委托第三方出售。

目前主流的做法是通过劝说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配合公安机关将涉案虚拟货币委托第三方出售,并将所得款项进行退赔或上缴国库。

4. “变现”过程的法律风险

实际上,通过第三方进行变现是司法机关解决虚拟货币执行问题的主要路径。然而,随着2021年“十部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条路似乎变得“堵死”了。通知中明确规定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提供服务,互联网企业也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提供网络经营场所等服务。根据通知,执行机关通常选择的“第三方”存在从事非法金融活动的嫌疑,这使得司法机关执行的道路变得更加困难。即使通过第三方机构来变现,这些机构会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而虚拟货币相关案件的涉案金额大多较大,费用将成为一笔不小的开销,司法成本大幅增加。此外,第三方变现后资金流向的透明度不高,变现行为是否会助长非法金融活动如“炒币”等也无法预知。

因此,通过第三方进行变现并非理想的方案。

5. 总结

虚拟货币的司法执行问题根本上是我国法律的缺失所引起的。在处理虚拟货币案件时,虚拟货币的变现与我国现有的法律规定存在矛盾。此外,由于程序性规定不明确,各个机关之间很容易相互推诿扯皮,推卸责任。虚拟货币已成为犯罪之“矛”,塑造司法之“盾”也迫在眉睫。随着Web3.0时代越来越多数字资产的诞生和流通,完善虚拟货币执行问题的相关制度和规定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 韩红兴、王然:《论刑事涉案虚拟货币处置程序的构建》,《犯罪研究》2023年第3期。 2. 赵冠男:《论比特币的刑事没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2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