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的X之战:数字身份、支付、社交图谱、AI和全民基本收入 (UBI)

科技巨头的X之战: 数字身份、支付、社交图谱、AI和全民基本收入 (UBI)

科技巨头全力竞争“一切应用程序”:数字身份、支付和人工智能的未来

科技巨头们正在展开一场高风险的竞争,他们希望打造一个融合数字身份、信息传递、支付和人工智能服务的主导“一切应用程序”。参与这场竞赛的胜利者将获得获取海量数据的机会,这将为他们的人工智能平台提供强大的动力,并且改变社会的未来。

实施普遍基本收入(UBI)的超级应用程序

通过这些超级应用程序实施普遍基本收入(UBI)的承诺,是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普及的时代,为了应对技术中断下行风险的一种机制。尽管我们还不知道这些承诺是否能够兑现,是否能够带来更多的平等,是否足够去中心化地将权力分配给全人类,以及是否能够在自动化中断之前及时实现,但这至少是值得关注的。

以下是本次竞赛的主要参赛者:

  • Wordcoin:通过“The Orb”实现数字身份、链上财务自由和 UBI Wordcoin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加密项目,旨在创建一个全球身份系统,并向地球上的每个人分发数字货币。该项目由Y Combinator前总裁Sam Altman和物理学家Alex Blania支持,旨在吸引数十亿用户进入其平台,并最终以其最大供应量为100亿的代币形式提供普遍基本收入,以应对人工智能的到来。

Wordcoin的核心创新是通过虹膜扫描为每个人生成独特的加密身份。用户可以通过凝视Wordcoin的“宇宙珠”设备来扫描他们的虹膜,该设备使用先进的生物识别技术来绘制虹膜。虹膜扫描相比其他生物识别技术具有更高的熵和独特性,这使得Wordcoin能够提供强大的加密证明,并证明其系统中的每个身份都与真实人类相关联。

目标是使Wordcoin成为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无需许可的协议,以验证其身份。通过Wordcoin注册的身份随后可以在许多应用程序中使用,包括登录服务、附加凭据、接收普遍基本收入分配等等。

迄今为止,Wordcoin已经注册了超过200万个身份,并且推出了其代币分发和身份平台。

  • X:一切应用程序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对X(该平台以前称为Twitter)抱有远大的抱负。他的目标是让X成为一个综合生态系统的中心,并最终合并他的其他公司,如x.AI、特斯拉、Neuralink、SLianGuaiceX和The Boring ComLianGuainy。

马斯克构想将不同平台的用户身份链接在一起,以便用户可以无缝地使用他的产品和服务。X将成为马斯克帝国的门户和通用控制面板。

在X上,你可以驾驶特斯拉,并在实时直播来自驾驶舱的画面。你可以通过Boring ComLianGuainy的超级环形隧道从市区前往机场,并在X上实时分享旅程。你可以通过X与由Neuralink提供支持的AI助手进行聊天,获取日常活动中的答案和建议。

通过X获得全球卫星互联网的接入。SLianGuaiceX的任务也可以成为在X上进行的互动节目。数百万观众可以观看火箭发射的每个细节。在X的平台上,粉丝们可以对载荷进行投票,阴谋论者们可以分析镜头画面,太空爱好者们可以共同交流。

马斯克的目标是将他的品牌联系在一起,打造一个全面的垂直整合和用户锁定的应用程序。他希望实现真实身份、消除匿名、链接账户、内置支付和订阅。他希望X成为数字存在的基石,包括使你的AI助理能够通过xAI和特斯拉的Optimus机器人处理日常任务。

当然,建设这个数字王国还面临着无数的挑战。但马斯克拥有尝试这一目标所需的雄心和对传统的漠视。无论好坏,他的X很快就会成为你体验、讨论和支付生活各个方面的门户。

  • Meta: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Threads、Quest Facebook的母公司已更名为Meta,着眼于元宇宙的构建。元宇宙是Neil Stephenson《雪崩》中描绘的未来科幻愿景,由人工智能、区块链和扩展现实技术(包括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技术)驱动的虚拟世界。Meta正在通过整合账户、消息传递、商务和扩展现实体验,推动元宇宙的实现。此外,他们还拥有领先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和数十亿数据点。

Meta有着远大的抱负,希望成为一款可以让你在网上做所有事情的应用程序。通过在虚拟现实中结合社交联系、消息传递、商务和工作工具等,Meta旨在构建第一个真正的“元宇宙”。

元宇宙的构想源自Facebook自身。Facebook每月拥有近30亿用户,已经成为世界大部分地区的身份和社区中心。现在,Meta致力于将消息传递、支付、市场功能和虚拟现实直接集成到Facebook体验中。

Meta收购了WhatsApp和Instagram,使其成为拥有超过20亿用户的两大平台。Meta的应用程序系列中的消息传递和购物功能结合在一起,可以创建一个具有吸引力、高度关联的生态系统。此外,Meta推出的Threads旨在挑战X(以前的Twitter)领域。

Meta Horizons和Horizon Workrooms体现了Meta在扩展现实领域的生产力和协作目标。Meta押注扩展现实将成为社交联系和商业的下一个前沿领域。他们认为在构建Zoom和Slack等扩展现实等价工具方面有领先的机会。

Meta的虚拟宇宙愿景仍然面临挑战,并且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实现。该公司还在继续改进其市场力量和数据隐私实践,进行监管审查。Meta关注的是元宇宙的基础设施层,这与更加去中心化、用户拥有的未来愿景存在冲突。

然而,凭借数十亿用户和顶尖的内部人工智能研究人员,Meta拥有强大的资源来迭代实现沉浸式、融合的数字体验的目标。如果Meta成功成为一个能够实现工作、娱乐和社交生活的“一切应用程序”的虚拟宇宙,它将进一步巩固其作为科技界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之一的地位。

  • 微信:中国的一切应用程序 在中国,一个应用程序主导着日常生活。科技巨头腾讯旗下的微信已经成为结合了消息、支付、交通、新闻和无数其他服务的不可或缺的平台。

微信每月活跃用户超过12亿,是全球最大的“超级应用”之一。微信的核心是消息传递。但这远远超出了与朋友聊天的范畴。微信用户可以叫出租车、点外卖、预约医生、查看银行账单、预订假期,甚至申请离婚——所有这些都可以在微信上完成。

微信还是支付领域的巨头。其内置的微信支付是中国最受欢迎的移动支付方式之一。通过微信,用户可以汇款、支付账单、在商店结账,以及支付从餐饮到杂货的所有费用。微信所提供的“红包”功能,也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微信的普及性和功能性创造了一个封闭的生态系统,使越来越多的人们将他们的数字生活集中在微信中,而不是在更广泛的互联网上。微信被描述为“通往中国的数字大门”,即一个连接亿万公民的强制性入口点。

微信的主导地位也引发了一些担忧。作为一个中心化的专有平台,它背离了互联网开放精神。其支付部门也因反垄断问题而受到中国监管机构的调查。

然而,微信仍然为融合超级应用提供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案例研究,该应用可以满足用户在通信、商业和便利方面的需求。腾讯继续致力于扩展微信的功能,使其在中国的日常生活中变得更加不可或缺。

  • 苹果:一切平台 得益于iPhone的普及和Apple的集成生态系统,该公司已准备好打造“一切应用程序”的体验。

iMessage、FaceTime、Apple LianGuaiy、Wallet和iCloud服务已经使用户能够通过iPhone进行通信、购物、存储身份证等。全球有超过10亿人使用iPhone,为Apple提供了庞大的内置用户群体。

与广告驱动的平台如Facebook相比,该公司对于用户隐私的关注使其处于有利地位。Apple长期以来一直宣传其对保护用户数据的承诺,而不是将其货币化。

然而,苹果在将其应用和服务转变为真正集成的超级应用程序方面仍然面临挑战。大多数产品仍然是孤立的,并没有实现无缝的互联。

苹果在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等新兴领域上落后于竞争对手,但它正在努力迎头赶上。他们发布的Apple Vision Pro系列产品(该产品也使用虹膜扫描进行识别,挑战了Wordcoin的The Orb)。

然而,苹果仍然拥有一个潜在的黄金机会,其服务与人们的日常习惯密切相关,包括通信、支付、娱乐等。如果苹果打开并连接其生态系统,它就可以构建一个以人为中心、所有应用于一身的超级应用程序。

苹果的目标不是创建一个封闭的平台,而是构建一个开放的、以用户为中心的中心,专注于简单性、隐私和安全。这可能不像微信那样包罗万象,但苹果拥有技术和信任来打造一个引人注目的、专注于为个人服务的一切应用程序。

成功是什么样的?

在这场万能应用竞赛中取得成功的公司将能够利用来自数十亿个数字档案和活动的数据,快速推进人工智能的发展。他们可能获得分配普遍基本收入并塑造在线身份和商业的能力。

然而,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系统中的隐私问题、操纵风险、偏见和权力垄断的担忧也应不可忽视。许多批评者认为,这些野心应该通过监管措施和权力下放得到审查和限制。但科技巨头们正在大步前进,希望在下一个互联网时代占据主导地位。他们的种族可能会改变我们的社会,不论是好是坏。

全民基本收入的案例

在我们发现自己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时,技术进步不仅逐步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而且极大地重塑整个行业。因此,重新评估我们的经济范式的紧迫感越来越强烈。一个备受关注的提案是全民基本收入(UBI)。那么,什么是UBI,为什么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它呢?

全民基本收入是一种经济模式,其中一个国家的所有公民无论其就业状况或财富如何,都会从政府或其他公共机构获得一笔定期的、适宜生活的和无条件的资金。全民基本收入的普遍性是其决定性特征,与经济状况调查计划或有条件社会转移支付区分开来。

全民基本收入的需求是对当代挑战的回应:

1. 自动化和工作取代: 人工智能、机器人和自动化的进步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改变就业市场。许多以前由人类执行的任务现在由机器更有效地完成。尽管这种转变提高了生产力,但也可能导致大量工人失业。面临风险的不仅仅是蓝领工作,许多复杂的算法现在可以执行从数据分析到疾病诊断等复杂的任务,从而导致许多曾经认为安全的工作岗位消失。全民基本收入可以作为缓冲来抵御这些经济冲击,为失业工人提供安全网,使他们能够在不断变化的就业市场中接受再培训或寻找新的就业机会。

2. 减轻贫困和不平等: 收入不平等和贫困是当今社会面临的重大挑战。全民基本收入可以成为减少贫困和确保财富更公平分配的有力工具。它确保每个公民都能获得基本收入,促进社会公平并防止贫困加剧。全民基本收入可以补充那些收入低于生活工资的人的收入,提供一定程度的财务安全并减轻与金融不稳定相关的压力。

3. 鼓励创业和创新: 对财务不安全的恐惧常常阻碍个人追求创业或探索创造性领域。有了有保障的收入,人们就有能力承担经过计划的风险、探索新的思想,并投入时间进行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说,全民基本收入可以营造有利于创业和创意产业发展的环境,推动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

4. 解决无偿工作的问题: 我们社会中开展的大量工作,例如护理、养育子女和志愿工作,都没有得到认可和补偿。全民基本收入可以通过提供基本收入来帮助解决这一问题,该收入承认这些基本贡献,而这些贡献往往不属于传统的经济框架。

UBI的批评者认为,它可能抑制工作积极性。然而,研究却反驳了这一点。芬兰、加拿大和肯尼亚等国家进行的试点项目表明,获得基本收入后,人们通常会继续工作。全民基本收入不会助长懒惰,相反,它有助于实现更好的工作与生活平衡,并增强追求有成就感的工作的能力。

全民基本收入并不是解决所有经济挑战的灵丹妙药。然而,它代表了向更加以人为本的经济模式转变的方向。在我们度过这个技术日新月异、不平等日益加剧的时代时,全民基本收入可以为个人和社会的繁荣提供必要的稳定和安全。这不仅仅是一个政策建议;这是对人类的投资。我们需要全民基本收入,因为我们需要重新定义21世纪的经济成功,这将包容所有人的成功。

参考资料: – WordcoinXMeta微信苹果全民基本收入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