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风在万向峰会上的演讲全文:Web3.0与香港特区虚拟资产政策宣言

肖风在万向峰会上演讲:Web3.0与香港特区虚拟资产政策宣言

区块链与Web3.0:香港特区虚拟资产政策宣言的背后意义

9月20日,第九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在香港圆满落幕。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在闭幕致辞中发表《Web3.0与香港特区虚拟资产政策宣言》一文,分享了他对香港特区政府所宣布的虚拟资产政策的见解。这篇文章将从市场和从业者的角度,介绍香港特区政府发布虚拟资产政策宣言的背景和目标。

数字经济的特点

要理解香港特区政府发布虚拟资产政策宣言的来龙去脉,首先需要从数字经济开始。数字经济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数字经济不受地理空间的约束。

数字经济的突出特点之一是不受地理空间的限制。这给了香港在数字经济中发挥独特优势的机会。相比互联网,区块链与地理空间、司法区域以及用户所在地没有紧密关联。这使得香港有机会跳过互联网时代,直接进入Web3.0或区块链时代。香港特区政府可以充分发挥自由港的优势,尤其是资金的自由进出,成为空前福祉。

第二,数字经济不受物理规则约束。

在数字经济中,建立建筑、城市等元宇宙场景不受力学规则的限制。在这个领域,不需要过多考虑结构重量、负荷等物理规则。

第三,数字经济不受商业组织约束。

数字化技术赋予个人巨大的能力,使得个人可以独立完成许多工作,无需依附于特定商业组织。个人可以为自己工作,并独立进行各种活动,而无需依赖组织。

除了上述特点外,数字经济的价值规律也与传统工业经济不同。数字经济的价值规律是高固定成本、低边际成本甚至零边际成本。开发一款软件需要高额固定成本和巨大投入,例如Open AI为开发GPT4投入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然而,一旦开发完成,为1亿用户和10亿用户提供服务的边际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种价值规律是传统工业产品和经济所不具备的。

在这种价值规律下,数字化产品和服务追求最大化价值的路径是开源、开放、免费、无需许可。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化推广并让更多人使用。在边际成本为零的情况下,使用权比所有权更加重要。因此,数字经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视为使用权经济。

在使用权经济中,利用开源、开放、无需许可甚至免费的产品和服务如何捕捉其价值?使用权的价值捕捉工具就是Token。在区块链时代,Token在计算机语言中代表使用许可,在此进化为标准化的使用权。以传真机为例,我们假设传真机网络由100万台传真机组成,任何想要加入该网络的用户都需要购买一台传真机。在这种情况下,购买传真机就相当于购买了加入传真机网络的使用许可。类似地,加入比特币网络需要先购买比特币,区块链时代需要以太坊才能使用以太坊网络。无论是传真机、比特币还是以太坊,它们都代表了使用权。在使用该网络并享受其价值时,必须具备相应的令牌和许可。传真机网络并不属于购买传真机和接入传真机网络的人,类似地,持有以太坊并不意味着拥有以太坊网络的所有权,仅仅是拥有使用权或使用许可。使用权的传真机效应催生了一种新的资本制度——利益相关者资本。在该制度中,每个人都是使用者,没有人拥有网络。

另外,传真机网络还具有第三个特点,任何新加入用户都为现有用户带来价值和利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传真机网络,现有用户发送传真的机会就更多了,价值也不断上涨。这正是传真机效应或使用权效应的奇妙之处,越多人使用,对每个人都越有好处。与所有权结构不同,拥有一家公司的一股股票并不代表你拥有该公司,而是拥有使用该网络和享受该网络价值的许可。使用权可以无限授予,并且授予越多价值越大,而所有权则不然。

基于这三个特点,我们可以将过去十年的区块链实践视为基础设施建设阶段。同时,我们也可以将其看作是花费了十年时间构建具有上述特点的数字经济金融基础设施。鉴于数字经济的三个特点,传统金融基础设施无法很好地服务其需求。过去十年的实践旨在构建一套能够为数字原生、数字孪生提供良好服务的新型金融基础设施。

新的金融基础设施构建要素

新的金融基础设施包括以下重要构建要素:

第一,新的记账方法

新的记账方法的主要特点是公开、透明、全球化。与之前的私人账本不同,区块链上的所有信息都是全网公开透明的。构建在公共账本之上的东西是一个全球账本系统。一旦登录到全球账本系统,全世界的任何人都可以查看、触碰和交易。而传统金融市场的资产登记都存在私人账本中,如果不开放给他人,就无法购买、投资或交易。

第二,新的账户体系

传统金融基于银行账户体系构建,所有资金都必须存放在银行账户体系中。然而,随着互联网平台的出现,出现了比银行账户体系更先进的互联网账户,如支付宝、微信支付等。这些钱包不是由银行设立和管理的账户,而是由互联网平台管理的账户,虽然其中包含法定货币。区块链带来了革命性变化,其数字钱包以各种形式呈现,为了与前述对齐,我们称之为区块链账户。区块链账户完全脱离传统银行和互联网账户体系,不再以法定货币为基础,而是以USDT和USDC等数字货币为基础。未来,央行数字货币(CBDC)也可以在区块链账户中使用。然而,这些货币必须能够数字化,运行在智能合约上,才能与区块链账户兼容。

第三,新的结算方式

新的金融基础设施的结算方式发生了巨大改变,交易确认和清算结算是同时完成的。交易是点对点进行的,支付也是点对点完成的。这种新的结算方式已被传统银行业接受,例如最近传统银行发行的RWA(如现实资产的Token化)。为什么要以Token化的方式发行现实世界的资产?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提高清算效率、降低交易费用和交易环节。此外,该金融系统中的货币形态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可以是数字货币。

我将数字货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法定数字货币,即央行发行的CBDC(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央行发行的都是基础货币,基础货币需要市场机构创造货币的杠杆或乘数,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因此出现了机构发行的稳定币,即M2(货币供应量)类的数字货币。在传统金融市场中,银行是主要的货币创造者和杠杆产生者。在这种情况下,机构发行的稳定币与M2具有相似性。它们是通过银行等市场机构进行杠杆创造的货币,而不是央行发行的货币。

在香港,每个地区都有基于其货币锚定的稳定币,如基于港币的稳定币。如果没有这样的稳定币,就无法想像未来的金融市场运作。

RWA是目前各国监管机构力推的方向。通过Token化方式,使现实资产、银行资产和具有现金流的资产获得全球流动性市场的支持。为了获得全球流动性支持,RWA的发行不可避免地要在全球公共账本上进行,而不是私有链或私有账本上进行。

RWA市场份额的80%以上是机构间、银行间市场的受众,而不是集中式交易所。这类市场是由传统金融机构发行和交易的Token化市场。与全球几乎所有尝试建立集中化债券市场的股票交易所不同,传统债券市场和类似的固定收益产品并不适合标准化集中交易。这类产品应当采用点对点交易,即使是购买同一债券,交易双方的信用、支付条件和购买数量都不相同。无法在一个系统中使用机器进行撮合交易,因此在交易所中进行交易并不合适。

理解了这一点后,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香港特区政府发布虚拟资产政策宣言引起了如此大的轰动和重视。香港国际虚拟资产中心的政策目标不仅仅是建立一个仅仅具备交易功能的虚拟资产交易市场,而是远远超出这一目标。它希望通过Token化的方式,在区块链、Web3.0、虚拟资产服务实体经济和支持科技创新方面找到一条发展路径,并推动金融中心进一步升级。国际虚拟资产中心不仅仅局限于二级市场,而需要包括以下四个层面的构建要素。

构建香港国际虚拟资产中心

为了获得完整的金融体系,香港国际虚拟资产中心需要包括以下四个层面的构建要素。

第一层:活跃的二级市场

在具备活跃交易的基础之上,需要一个一级市场,用于发行新的数字资产或虚拟资产,支持实体经济和科技创新,进而构建一个新的更高级别的金融市场。如果缺乏有效的交易市场和发行市场,国际虚拟资产中心的价值将大大折扣。

第二层:一级市场

通过一级市场,可以进行数字化资产或虚拟资产的发行。这将有利于服务实体经济和科技创新,并具备全球流动性支持。一级市场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层:集中行业服务

在活跃的交易市场和发行市场基础上形成集中行业服务。服务发行和交易涉及到许多机构和从业人员的参与,因此将形成一个新的虚拟资产行业。这个行业既服务就业,也带来税收。此外,随着前面三层的建设,Web3.0的产业生态也将落地于该城市。我们可以观察到许多Web3.0的创业项目在香港数码港或香港科学园落地,因为这两个地方具备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生态核心基础设施。区块链和Web3.0的创业者可能是游戏专家,但不一定是区块链专家,因此链上需要第三方技术支持,需要设计适合业务逻辑和Web3.0逻辑的经济模型,也需要专业知识和专业人员来支持。这样一个现代行业就这样形成了。这是第三层的架构。

第四层:数字资产市场的生态

构建完整的金融体系后,香港已经在朝着国际金融中心2.0版本迈进。香港国际金融中心1.0版本的核心支柱之一是股票市场。然而,数字经济的出现导致其制度基础发生了变化,从“股东资本主义”转变为“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的制度不一定使用公司制来固定和确定所有权。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可以采用非盈利机构、开源组织等组织结构。在非盈利机构和开源组织中,使用权是主要的制度结构,使用权通过功能类Token实现。因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2.0版本建立起的是虚拟资产市场。

因此,香港特区政府发布虚拟资产政策宣言的意义超出了金融市场一事。五年后,人们可能会认识到,建立交易所只是虚拟资产政策宣言的一个方面,它的价值远未完全体现。这项政策涉及到香港国际虚拟资产中心地位、服务内地功能的升级、香港经济转型和城市升级等重大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