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是否涉及传销,什么情况下是无罪的?

虚拟货币是否涉及传销,何时无罪?

传销犯罪中的涉案人员判罪问题

传销犯罪因为其层层分级的行为模式决定了该类犯罪涉闵人员众多,资金量巨大,传销活动涉及的地域范围广阔,一般具有较高的社会影响力和社会关注度。那么,对于该类刑事犯罪中的涉案人员,他们都会被法院判决有罪吗?在什么情况下,律师可以采取有效辩护策略,争取检察院不起诉?这是本文进行探讨的问题。

一、利用虚拟货币搞传销,有哪些模式?

对外以虚拟货币的概念进行传销活动,可以粗略的分为以下3种模式:

  1. 以维卡币(OneCoin)类型的“传销币”为代表,打着区块链的名义,实则是犯罪团伙自行搭设的网站,与区块链技术并无关系。
  2. 以Plus Token类型的“空气币”为代表,采用了区块链技术,但是以投资理财的名义,让参加者购买以获得加入资格并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下线。
  3. 以Forsage为代表,采用智能合约技术,利用矩阵营销策略,刺激新会员向其上级付费,以及推荐新会员获取收益。

二、传销犯罪的立案标准是怎样的?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简要归纳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立案标准如下:

  • 犯罪主体:限于组织者、领导者,具体为:发起、策划、操纵,管理、协调、宣传、培训人员。
  • 传销层级: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

三、达到立案标准,但不构成犯罪,可能的情形有哪些?

案例1:FIS

平台简介:FIS全称First World Digital Gold(第一世界数字金矿),系网络虚拟投资平台项目。

平台经营模式:投资方式为人民币现金投资。FIS“矿主”(即“FIS会员”)欲获取FIS系统内的相关“静态收益”与“动态收益”,需要不断发展他人进行投资成为新“矿主”。“矿主”之间按推荐关系组成上下级关系并按相关制度计算收益。截至案发时止,整FIS平台内的注册“矿主”达72298人,层级达60层,矿主累计报单总金额为人民币2578658100元。

涉案嫌疑人:2015年12月份左右,被不起诉人周某某经推荐注册成为FIS“矿主”。之后,其通过讲解以及微信宣传等方式和途径推广FIS,直接及间接发展了大量新“矿主”。周某某的直接下线“矿主”人数达30人以上,总层数大于3层,其收取FIS会员购币资金为40余万元。周某某经电话通知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并退缴违法所得30余万元。

检察机关认为:因周某某犯罪情节轻微,具有自首、从犯、退缴违法所得、认罪认罚等情节,不需要判处刑罚,决定对周某某不起诉。

案例2:WoToken

自称是一个能理财的数字资产钱包,也叫做区块链多币种钱包,等同于币圈的“支付宝”,月收益6%-20%,随提随存。

平台经营模式:平台要求新会员缴纳价值1000美元以上的数字货币即可开启“阿波罗智能机器人”,获得6%-20%的高额静态收益,而会员间按照层级关系发展人数等可获得分享收益、社区收益等。

涉案嫌疑人:陆某某以投资“WoToken平台”可以获得高额动态、静态收益为名,通过线下介绍、推荐、创建微信群等方法,引导他人注册成为平台会员。该平台要求会员通过购买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并存入平台的方式获得静态收益,并按一定顺序形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数及投资金额作为获得动态收益的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其他人参加。截至案发,被不起诉人陆某某发展下线人员达4层35人。

检察机关认为:陆某某犯罪情节轻微,有从犯、自首情节,且自愿认罪认罚,并获得相关投资人谅解,决定对陆某某不起诉。

案例3:MFC

MBI公司以旗下产业为支撑,以mface社交平台为核心,在MFC扶平理财平台面向全球公开限量发行六千万虚拟货币易物币。

平台经营模式:MFC收益分静态投资和动态投资。静态投资有广告位AP、赠送的美金换取易物点GRC、分红点SP,收益主要来源于GRC每年定期成倍数拆分,GRC可以转换成M币以1:7的比例挂卖,也可以直接通过VISA卡在实体店消费,购买商品。动态投资分为三种奖励,第一种是广告奖,也称为直推奖,即MFC会员每推荐一个新会员,公司提取新会员注册费用的6-10%予以奖励;第二种是平衡奖,也称为对碰奖,即MFC会员账号下左右两边市场,公司赠送相应的PV,通过PV对碰,日结算奖金,大区不清零;第三种是游戏奖,也称为管理奖,即MFC会员能够享受下线对碰奖金的4%提成。

涉案嫌疑人:李某某加入MFC平台,先后发展了多人成为下线,并与下线人员建立微信群,对传销团伙中的有关信息进行上传下达,在传销活动中担负协调职责,对传销组织起扩大作用。2016年底,因MFC平台兑付不能,李某某不再发展下线,并劝阻其下线继续发展下线,仅在传销平台上寻找平台会员进行相关交易,以兑现其在平台上的虚拟货币。截至案发,李某某投入资金10.57万元,交易资金量50余万元,获利25万元,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达30人以上,层级在3级以上。

检察机关认为:李某某具有自首情节,全额退缴赃款;李某某在2016年底就主动停止继续发展下线,并劝阻下线继续发展下线,有悔罪表现。决定对李某某不起诉。

四、结语

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检察院不起诉主要分为三种类型:法定不起诉,酌定不起诉,存疑(证据不足)不起诉。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为法定不起诉;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或达成和解,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为酌定不起诉;对于经二次补充侦查的案件,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做出不起诉决定的,为存疑(证据不足)不起诉。

虚拟货币类案件对于司法机关来说,属于新型案件,因此律师在辩护时会根据案件实际情况,若考虑案件整体不构成传销犯罪,则以法定不起诉为辩护方向。若案件已有相关人员被判处刑罚,案件性质已被司法机关认定为传销犯罪,则要结合行为人的具体的客观行为,以酌定不起诉或存疑不起诉为辩护方向。

参考文献:

[1]《全球科创观察》 2023年第22期 “金融科技”栏目

[2]湘中检一部刑不诉〔2020〕19号

[3]沪金检三部刑不诉〔2020〕11号

[4]珠检一部刑不诉〔2021〕Z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