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警惕境外区块链组织在中国高校进行无政府主义宣传。

要警惕境外区块链组织在中国高校宣传无政府主义。

宣传区块链就是把学生往火坑里推?

前段时间,红林律师邀请国内某知名高校老师参加一场线下交流活动。这位老师之前因为积极组织区块链活动而被圈内人熟知,红林律师还特意去学校拜访过他。据他说,他希望能够让年轻的学生们了解未来新经济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抓住时代的红利,在未来职业选择上有更多可能性。

然而,最近他却异常低调,面对我的邀请时也婉拒了,并表示最近有些心灰意冷,甚至想出国。当我问他为什么时,他告诉我学校的其他老师担心像他这样鼓动学生去搞区块链,是把学生往火坑里推,很容易出事。

这样的回答让我愕然,但说实话我却不怎么意外。作为区块链行业的法律服务机构,我们渴望能够吸引国内知名高校的优秀学生加入我们的团队。因此,我经常留意国内高校区块链协会组织的相关活动,并添加了许多在校同学的微信。然而,有时候我看到他们参加或主办的活动,活动主题、邀请的项目方、讨论的内容,让人有些担忧。

我并不担心炒币的暴富效应可能会导致年轻人对财富创造有错误的理解。但我有些担心的是,区块链这个随之而来的无政府主义思潮,对中国大学生进行的无意识渗透。

无政府主义和区块链

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不可篡改的数据存储技术,它可以实现点对点的交易、智能合约、数字身份等功能。区块链的优点在于它可以保证数据的安全性、透明性和可追溯性,而不需要依赖任何第三方机构或中介。

区块链是一种技术工具,它的社会效用取决于我们如何使用它、为什么使用它以及谁来使用它。技术人员可以利用区块链来解决网络资源共享的问题,商业组织可以利用它降低交易成本,提升效率。而无政府主义者则可以利用它来布道宣传,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

无政府主义是一种政治哲学,主张消除国家和政府的存在,以实现个人的自由和平等。无政府主义者认为国家和政府是人类社会的最大祸害,通过暴力、剥削、压迫和控制来维持自己的利益和统治,而不是为了人民的福祉和幸福。他们认为应该通过自愿的、自组织的、合作的社会关系来替代国家和政府,建立一个没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社会。

你看,稍微改个词,是不是很多区块链项目方和DAO组织的宣传资料中经常出现的内容呢?

区块链和无政府主义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它们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相互启发。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探讨:

首先,区块链是无政府主义的技术基础。区块链利用密码学和共识机制来保证数据的安全性和一致性,不需要依赖任何中心化的机构或个人来验证或管理。区块链上的交易是透明的、公开的、不可逆转的,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和监督。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可以实现自动执行和强制履行,不需要任何第三方介入或仲裁。区块链上的数字身份可以保护个人的隐私和权利,不需要任何中介或认证。这些特性使得区块链能够为无政府主义提供一种可行的、有效的、可信的技术基础,让人们可以在没有国家和政府干预下进行自由的交流、协作和创造。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和加密社交软件就是这样一种事物。

其次,区块链是无政府主义的社会实践。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技术,它也是一种社会运动。区块链上涌现出了各种各样的项目和DAO组织,它们都试图利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社会问题、推动社会变革、实现社会理想。比特币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旨在打破国家和银行对货币发行和管理的垄断,让人们可以自由地控制自己的财富。以太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平台,旨在提供一个开放的、创新的、协作的网络空间,让人们可以自由地开发和使用各种去中心化应用。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智能合约的组织形式,旨在实现一种没有领导者和层级结构的民主决策和资源分配方式。IPFS(星际文件系统)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存储网络,旨在建立一个没有审查和封锁的自由信息空间。这些项目和组织体现了无政府主义的精神和价值观,它们都试图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实现无政府主义的社会实践。

最后,区块链是无政府主义的思想启示。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技术,它还是一种思想。区块链的出现和发展,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新的思考和启示,让我们重新审视和反思我们所处的社会和世界。区块链让我们重新认识到货币的本质和作用,让我们重新思考货币的发行和管理的权力和责任。区块链让我们重新理解契约的含义和功能,让我们重新探索契约的制定和执行的方式和标准。区块链让我们重新感受到身份的重要性和敏感性,让我们重新考虑身份的表达和保护的方法和界限。区块链让我们重新明白信任的价值和难度,让我们重新寻找信任的建立和维持的机制和条件。这些思考和启示,为无政府主义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和灵感,让我们可以更深入地理解和探索无政府主义的思想。

区块链并不是无政府主义的唯一途径或选择,但它绝对是无政府主义宣传的利器。随着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区块链组织和社群活跃在中国的高校中,通过线上和线下的活动,宣传和组织运营,吸引了许多学生的关注和参与。对于新技术的普及、推广和宣传是好事情,但我们也要谨防这种好东西被歪嘴的和尚给念错经。

由于区块链行业具有跨国界特性,很多项目方和管理者是海外公司或组织。由于各地法律制度、监管制度、文化理念和政治观念的不同,许多海外的区块链组织和社群往往以去中心化、自由、民主、平等为口号,反对传统的权威和制度,主张用区块链来实现社会变革和创新。他们主张区块链可以让人们摆脱现有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束缚,建立一个没有中央权威、没有法律规制、更加公正和开放的新世界。倡导通过区块链可以自主地选择自己的价值观、生活方式和交易伙伴,不受任何外部干涉,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和平等。

这样的思想灌输和价值宣导我们不去评价,但过于激进的政治理念宣传和社会实验组织,很容易通过区块链进行潜移默化的思想灌输与塑造,让社会经验不足的大学生激情澎湃,陷入对政治意识形态和社会现实的偏差理解。

我们应该怎么办?

想起一段往事。1919年的五四运动当天,北大3000余名学生上街游行,学生们出发前,蔡元培校长曾前来劝阻,队伍中满是嘘声和骂声,张国焘等人将蔡元培连请带推弄了出去。当天,北大20名学生被捕。

其后,蔡元培与北京高校校长出动营救学生,成功后,蔡元培递交了辞呈,并给北大师生们留下了一封公开启事,其中有言:“我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

骑马者躲在人群中骑马而行,路上一群人拍手叫好,骑马者开心极了,加快马速,拍手和叫好声越来越多。奔跑了数百里路,收获无数掌声,马终于跌倒了。

蔡元培不想成为那个骑马者,他也不想让他的青年学子死在人群中。

当然,本篇文章只是一个劝告,但这个问题是值得关注和讨论的。

作为大学生,以开放的心态学习、了解区块链等新兴科技,绝对是好事。但我们也要认识到:凡事都有利弊,要保持独立的思考和理性的判断。

区块链并不是万能的,它也有自身的局限性和缺陷。比如,区块链的运行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和资源,造成环境污染和浪费;区块链的安全性也不是绝对的,它可能会遭到黑客攻击或内部分裂;区块链的规则和共识也不是固定不变的,它可能会受到利益集团或意识形态的影响和干扰。

区块链并不能完全取代现有的社会制度和秩序,它也需要与之协调和配合。比如,区块链需要遵守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否则可能会引发法律纠纷或道德争议;区块链也需要与人类社会的历史、文化和价值观相适应和尊重,否则可能会引起社会分裂或文化冲突。

我们要知道人性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理解人的社会关系需求。例如,区块链不能完全消除人们对于信任、权威和归属感的需求,不能完全忽略人们对隐私、安全和公平感的期待,也不能完全忽视人们对于现实世界、家庭幸福和组织身份的追求。

最后,作为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虽然屁股决定脑袋,但我们也得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能只说区块链的好处,也要指出行业的问题。我们要促进理性和平衡,防止误解和误导,避免极端和偏激。既要鼓励大家把握区块链的优势和机遇,也要提醒大家区块链的风险和挑战。只有这样,才能让区块链真正成为有益而不是有害的技术,让区块链为高校乃至整个社会带来更多福祉,而不是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