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比特币生态首个元宇宙项目Bitmap。

'解读Bitmap,比特币生态中的首个元宇宙项目。'

比特币生态首个元宇宙项目Bitmap对比特币和元宇宙的意义

作者:ck,MetaCat

近期比特币生态首个元宇宙项目Bitmap,热度有所升温,尤其在中文区。从交易数据看,Bitmap 30日销售额为 11.75BTC(截止撰文时),位居比特币 NFT 30日销售额榜首。本文是笔者近期对Bitmap的观察思考,兼谈元宇宙的构建之路。

image

数据来源:https://ordinalswallet.com/?tab=nft

进入正题:如何看待Bitmap?

image

比特币区块156447在 Bitmap 理论下的呈现,https://bitfeed.live/block/height/156447

Bitmap.land 是比特币生态第一个元宇宙项目,该项目建立在 Ordinals theory(序数理论)和 Bitmap theory(位图理论)基础之上,三周前笔者在《全面解析比特币生态首个元宇宙项目:Bitmap.land》中,系统阐述了Bitmap的情况,以及对Bitmap的初步判断,此处不再赘述。

近期中文区对 Bitmap 的关注度有所增加,陆续有一些朋友咨询,由于大家的背景和关注点各不相同,激发了笔者对 Bitmap 价值和意义的近一步思考。总的思考框架是:应该把 Bitmap 同时放在比特币和元宇宙两个生态来看待,只从单个生态看,都可能有所偏狭

从比特币生态看

我们从四个维度分析:

维度 分析
网络安全 随着减半周期临近、出块奖励减少,交易手续的增加可为矿工带来出块奖励之外的收入,长期来看出块奖励逐渐趋于零,比特币生态自然需要寻找确保自身网络安全的新途径,Ordinals 的兴起带来的交易量激增,让大家看到了交易手续费作为确保比特币网络安全的切实可能性。
资金效率 由于比特币在区块链领域的江湖地位,使其在价值存储方面凝聚了最多的共识,其角色从“电子现金”变成了“电子黄金”。沉淀了价值,自然有人会去思考如何提高资金利用率,以太坊生态的 DeFi Summer 又提供了一个近在眼前的成功案例,垂涎之外自然也有赶超之心。
自身定位 近年来以太坊生态快速发展,从 DeFi Summer 到加密艺术再到虚拟土地、GameFi、PFP,各类应用不一而足。反观比特币生态发展相对缓慢且亮点较少,自然也会激起比特币生态有不甘仅做价值存储链,希望探索做应用链可能性的想法。
外部因素 熊市流动性、叙事稀缺,市场和社区也会降格以求,Ordinals 的出现至少能够盘活存量资金,聊有胜于无。

由此可见,Ordinals (序数理论)的出现,以及Ordinals 之上通过 Inscriptions (铭文)方式构建的比特币 NFT(包括加密艺术品、Meme Coin、域名、虚拟土地)、BRC-20、BRC-30(代币质押),自然会受到比特币社区的欢迎。Bitmap目前主要是虚拟土地销售,既属于比特币 NFT 范畴,也属于元宇宙范畴,有 NFT + Metaverse 的双重加持,想象空间自然是拉满的,虽然Bitmap自身的叙事并不丰满,但作为社区共创的项目,Bitmap 显然是被比特币生态所需要的。

此外,有一点值得注意。Ordinals (序数理论)是对 Satoshi (聪)进行编号并定义其稀缺性的理论,该理论不依赖区块链的共识而存在,是链外共识(类似星座,是一种人为约定,而非基于区块链的固有属性);Inscriptions (铭文)是基于序数理论,将文本/图片/视频写入比特币区块链的过程。前文提到的比特币 NFT、BRC20 均基于 Ordinals + Inscriptions 构建,对比特币 NFT、BRC20 内容的解释、呈现是个链外动作。这一点跟以太坊生态的 ERC20、ERC721 有很大不同,后者主要通过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实现,除metadata依赖外部资源如IPFS、Arweave之外。当然,单凭这一点很难得出比特币NFT、以太坊NFT孰优孰劣的结论,但显然这些基本面的不同,会对两个生态的 NFT 发展有深远影响,另一个思考素材是:比特币 UTXO 模型 vs 以太坊采用账户模型。

从元宇宙生态看

主要考虑以下两个问题:

image
  1. 元宇宙当前需要什么?

元宇宙领域从 Web1.0 时代的 Second Life,到 Web2.0 时代的 Roblox、堡垒之夜,再到 Web3.0 时代的 Decentraland、Voxels,在朝着更去中心化、更好体验、更多用户自主权的方向演进。当元宇宙遇到 NFT ,虚拟土地便成为了故事的主角。

让我们先把虚拟土地,放在元宇宙领域中来看。

image

过去一个周期,元宇宙项目方以发售虚拟土地为核心商业模式,大量元宇宙项目涌现,造成了虚拟土地供给过剩、元宇宙项目间彼此不互通,从而使互操作性成为元宇宙领域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需要指出的是,互操作性问题会伴随元宇宙领域发展长期存在、需要不断解决,只是在当前阶段该问题更为显著。

另一方面看,项目方售卖虚拟土地,本质上是将 3D 场景编辑器使用权和场景流量分发权打包进虚拟土地,并以此构建议价权。但经过过去两三年的发展,3D场景编辑器已逐渐趋于标准化和开源,典型案例是2022年7月发布的元宇宙项目 hyperfy.io,其以近乎免费的价格向用户提供了优秀的网页端3D场景编辑器。虚拟土地作为商品,构成其内在价值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已经不复存在了。

image

hyperfy.io 的3D场景编辑器

让我们再把虚拟土地,放在 NFT 领域中来看。

过去一个周期,元宇宙虚拟土地以 NFT 的形式存在,也是 NFT 发展历程中的重要用例。从 NFT 自身发展角度看,可概括为:铁打的 NFT,流水的用例。

在 NFT 发展的每个阶段,往往只会有一类用例作为 NFT 阶段性的核心价值承载物,这些价值承载物曾经是:加密艺术、GameFi、虚拟土地、PFP。但一切皆变、一切皆流,当新用例成为主流时,旧用例无论曾经多么辉煌,都会褪去颜色,成为明日黄花。谁还记得 CryptoKitties、Async art、Axie Infinity、LOOT?显然,虚拟土地作为 NFT 曾经的核心价值承载物,已经成为过去时。

综上,无论是当下的元宇宙领域还是 NFT 领域,都不需要虚拟土地充当核心角色。对元宇宙项目方来说,眼下最重要的是互操作性问题的解决。这是从供给侧的分析,从需求侧看,核心问题是缺乏应用场景落地,过去两三年该问题表现的尤为突出。对项目方而言,一味从供给侧出发思考,容易陷入拿着锤子找钉子的怪圈。

  1. Bitmap 能为元宇宙发展提供什么?

Bitmap目前主要是虚拟土地的一级市场发售,3D场景编辑器和场景流量分发、Avatar 均无涉及,也没有去匹配特定场景的需求。由此可见,对于元宇宙当前的发展需求而言,Bitmap 暂时无法提供有效价值。如果硬要说价值提供的话,基于 Bitmap 理论的虚拟土地发行,提供了一个对买家相对更加公平的购买机制,以及一个“理直气壮”的增发机制。

image

Bitmap 官网:https://bitmap.land/?view=horizontal

以上是笔者由Bitmap 展开的一系列思考,难免有失偏颇,欢迎斧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