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调查ICP市场操纵之谜: 是谁精准狙杀了正如日中天的DFINITY?(Arkham篇)

'调查ICP市场操纵之谜:谁狙杀了DFINITY?(Arkham篇)'

Arkham Intelligence:如何捏造并抹黑ICP?

原文来源于爆料加密行业丑闻的调查公司 Crypto Leaks,他们爆料的前 2 个案件都是关于 ICP 被资本操纵价格,恶意做空。在 SBF 篇中,Crypto Leaks 通过调查彼时的市场疑点和状况,认为 ICP 代币在上市前后明显受到了操纵。作为在 2021 年热度爆棚的 Solana 的“代言人”,SBF 有动机也有能力去摧毁最大的竞争对手 IC 网络(然而没有实质性证据,以后也不会有了)。

调查背景

2021年5月10日,IC区块链主网上线,由DFINITY基金会的庞大团队研发。在主网上线之前,IC网络被宣称能够扮演“世界计算机”角色,为传统IT提供去中心化替代方案,并支持完全上链的Web3服务。然后,ICP代币在各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开始流通,在主网上线后的几个小时内,ICP的价格一直保持在450美元以上,完全流通市值达到2300亿美元。然而,价格开始下跌,截至2021年6月28日,ICP价格已跌至50美元,完全流通市值为235亿美元。

在此背景下,一个名为Arkham Intelligence的研究公司突然冒出来,由一位名叫Miguel Morel的创始人领导。他们发布了名为《Arkham ICP 报告》的报告,声称DFINITY基金会和IC网络内部人士在ICP代币上市时进行了“拉高出货”,并指控ICP代币价格的下跌与此有关。然而,该报告充满了未经证实的说法、不准确之处和明显的逻辑谬误。对于加密货币领域经验丰富的观察者来说,这看起来非常像市场操纵,旨在损害DFINITY基金会的声誉。

让人费解的是,《纽约时报》决定对该报告做出宣传,将其描述为可信的“加密分析公司”。《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ICP 引以为傲的 1C0 如何崩盘》的文章,并将 Arkham ICP 报告与之同时发布。这两篇文章都宣传了该报告,并为其提供了可信度。由于《纽约时报》的影响力和公信力,这导致了ICP代币市值下跌数百亿美元。

传播该报告的同时,《纽约时报》未能进行基本的调查,对Arkham Intelligence的背景和可信度进行核实。如我们调查发现,Arkham Intelligence公司相当可疑。首先,该公司在发布ICP报告前几乎没有公开的记录或明显的专业知识。其创始人Miguel Morel的个人资料存在日期错误,LinkedIn页面宣称他是加密货币投资者,并帮助创建了一个名为Reserve的加密货币业务,但我们无法收集到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在发布ICP报告后,Arkham团队搬迁至英国伦敦切尔西的一座豪宅,显然是从某处获得了大量资金。值得关注的是,他们的报告中并没有考虑到比特币价格暴跌对ICP代币价格的影响,显然是故意选择性地忽略了这一点。

《纽约时报》为何要支持Arkham ICP报告?

《纽约时报》发表的两篇文章宣传了Arkham Intelligence并宣扬了他们的报告。但是,该报告以及Arkham Intelligence本身存在多个可疑因素,包括缺乏历史记录、不准确的个人资料和可疑的行为。为何《纽约时报》选择支持Arkham ICP报告,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我们的调查人员发现了有趣的线索。首先,《纽约时报》错误地将IC网络上线描述为“首次代币发行”,这显然是故意抹黑DFINITY基金会的行为。其次,《纽约时报》提及的Miguel Morel与名为Reserve的加密项目有联系,而且该项目与IC网络是竞争关系。此外,视频调查显示,《纽约时报》的行动在某种程度上是令人费解的。

根据我们的调查,Arkham Intelligence公司创始人Miguel Morel声称ICP报告是非赞助的,并为此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报酬。然而,我们收集的间谍视频显示,Arkham团队实际上收到了报告制作的费用。

视频中,Arkham团队的员工Nick Longo表示,该报告是受到委托来制作的,并透露了接受的付款以及涉及其他加密项目的调查。这表明该报告很可能是由竞争对手或希望做空ICP的人支付的。

另一个线索是,投资人Tim Draper与Arkham Intelligence有联系。作为知名的美国亿万富翁,Tim Draper拥有大量的加密货币投资组合。然而,IC网络和DFINITY基金会可能对他的投资构成威胁,因为IC网络是所有常见区块链的直接竞争对手。

Arkham团队在ICP报告发布后搬到了切尔西的豪宅,并展示了大量进入豪宅的保安和神秘货物,这引起了人们的猜测和关注。

综上所述,这起调查揭示了Arkham Intelligence如何捏造并抹黑ICP的背后事实。该公司缺乏可靠性和透明性,其报告充满了不实言论和错误逻辑。由于《纽约时报》的报道,ICP代币市值受到了巨大损失。DFINITY基金会对《纽约时报》和Arkham Intelligence提起了诽谤诉讼,并最终获得胜诉。

综上所述,我们的调查显示,《纽约时报》在支持Arkham ICP报告时犯了严重的错误,导致了严重的声誉损失和经济损失。加密货币领域需要更加客观和准确的报道,而不是基于不可靠的信息和可疑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