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内加尔希望成为下一个比特币海滩。

赛内加尔希望成为比特币海滩。

塞内加尔:比特币循环经济的崛起

背景介绍

塞内加尔是西非国家,曾一度陷入诈骗、主权干涉和交通不便的困境,但如今却成为了一个繁荣的比特币经济循环国家。该国首都达喀尔每年举办泛非洲国家的比特币会议,拥有十多家接受比特币付款的企业和商家,以及当地的PTOP BTC交易所。尽管市场行情不佳,达喀尔在过去十个月内举办了多次与比特币相关的活动。塞内加尔之所以开始流行比特币,究竟是要走向超级代币化还是大规模采用,这是一个令人好奇的问题。

货币殖民主义和CFA

法国人创造了CFA(西非法郎)货币体系,并完全控制了CFA的汇率。法国甚至负责设计和印刷供13个国家使用的CFA纸币。这意味着可能有来自法国克莱蒙费朗大学城的法国人,从未亲自踏足过非洲,却设计了供数百万非洲人使用的CFA纸币。CFA与欧元的固定汇率为655.957:1,这是与1994年法国法郎汇率调整前的1:505相比的大幅贬值。根据法国的策划,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他们实施了“货币贬值”政策,摧毁了塞内加尔人民的储蓄。最重要的是,法国官员担任着非洲法语地区中央银行董事会的成员,并拥有否决权。人权基金会的亚历克斯·格拉德斯坦(Alex Gladstein)指出:“与一般的法定货币体系不同,CFA系统要阴险得多。CFA是货币殖民主义。”在塞内加尔等非洲国家中,人们对于摆脱这种殖民主义的需求更迫切,而比特币可能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诞生下一个“比特币海滩”

2022年1月,我在Twitter上注意到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的一些酒吧开始接受比特币付款。当你坐在海滩上看浪花时,你可以通过比特币闪电网络购买可丽饼或当地清爽饮料bissap。这让我立刻想起了萨尔瓦多的比特币海滩计划,该计划的最终目标是使比特币成为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这个消息令人兴奋,因为也许达喀尔也有可能诞生“比特币酒吧”。

商家接受比特币的努力

一位名叫努鲁的塞内加尔高个子男子,是一位非同寻常的比特币倡导者。虽然大部分时间在法国工作,但他回到塞内加尔后就立志要让比特币成为他的家乡的首选货币。他在2021年回到塞内加尔后发现,他的朋友和家人因PetronLianGuaiy等庞氏骗局和其他非洲流行的加密货币骗局损失了大部分积蓄。为此,他在塞内加尔建立了比特币社区,“我们一开始只有三四个人,但我坚持每周进行两次的Space(一种社交软件),然后每周一次。我们过去有10、20……甚至数百人在听。”他向Cointelegraph透露了他的努力。他的努力在塞内加尔注定要取得成功。

纯粹的比特币使用

2022年2月,我参加了塞内加尔首次比特币聚会。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活动,之前的聚会都是在Twitter或Clubhouse上进行的。聚会的参与者组成令我震惊: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者、比特币最大化主义者、企业家、央行行长,甚至来自达喀尔最好的大学的教授。这种氛围与我在欧洲或美国参加的比特币聚会形成鲜明对比。我注意到努鲁还在比特币网络上介绍了三家餐厅,这让我觉得非常有趣,因为许多商家都在以纯粹的方式使用比特币,即点对点现金系统。他们接受基于比特币或闪电网络的付款,同时持有比特币,目的是在循环经济中使用比特币作为基础货币。努鲁正在开发一款APP,允许商家将现金兑换成当地货币,以便在需要时能够收取现金。这种对比特币的采用在塞内加尔变得越来越普遍。

达喀尔比特币日

2022年8月,努鲁突然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他计划在塞内加尔举办一个比特币论坛,名为达喀尔比特币日。这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比特币爱好者首次在非洲大陆分享他们对比特币的热情,并讨论如何推动塞内加尔采用比特币。达喀尔比特币日聚集了来自非洲各地的比特币爱好者和经济学家。努鲁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我们团结一致,非洲就会飞翔。”会议以英语、法语和沃洛夫语进行演讲,吸引了许多参与者。会议内容涵盖了经济、金融、安全以及比特币的基础知识,同时还有关于密码学等主题的小组讨论。会议上充满了学生和年轻人。

比特币在塞内加尔

在会议期间,我还采访了接受比特币付款的商家,包括一家法国侨民经营的酒吧。尽管对于去中心化货币完全陌生,酒吧老板加里(化名)还是很高兴看到因为比特币而来的新顾客。在与他进行面对面聊天时,我设法说服他在他的另一家纹身店也开始接受比特币付款。塞内加尔冲浪队教练Renée Laraise管理的Praïnha是该地区第一家接受比特币付款的餐厅。作为塞内加尔最受尊敬的冲浪教练,Renée还是社区的代言人。此外,我还采访了一位被称为“比特币妈妈”的女士。在过去的三年中,她一直在沿大西洋海岸用比特币换取鱼。在现金为王、银行服务通常只对富人开放的塞内加尔,比特币换鱼成为了一个富有远见的选择。在我第二次去塞内加尔期间,我向70多个人赠送了比特币。这个过程非常简单:我要求他们下载闪电钱包,通常是中本聪钱包,然后他们点击接收。虽然这些钱包是托管的,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实际拥有比特币的私钥,但他们相信中本聪钱包不会像山姆·班克曼-弗雷德那样卷款跑路。对于初学者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我向每个人赠送了几千聪,相当于一到两美元的比特币。相比我在其他国家旅行时的经历,在塞内加尔分发比特币非常简单。人们渴望拥有金钱,并渴望学习,想要用一种不容易被盗取或贬值的货币进行储蓄。因此,比特币在塞内加尔循环经济中的崛起成为了一种令人相信的现象。

移动支付与闪电网络的结合

此外,移动支付在非洲蓬勃发展。最初,移动支付公司在肯尼亚的M-Pesa声名鹊起,随后在非洲各地迅速兴起,就像欧洲城市里的苹果专卖店一样。如今,大多数非洲人拥有智能手机,尽管可能没有常规电力或免费饮用水,但他们拥有互联网。即使没有互联网,他们也可以使用短信进行支付,只需发送短信就能像银行转账一样发送和接收付款。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叫做Wave,Wave的标志随处可见,例如出租车公司、餐馆、酒吧和咖啡馆。Wave的工作方式类似于闪电网络,但速度较慢,成本较高,并使用本地货币。在塞内加尔期间,我试图找到Wave的员工向他们介绍比特币网络。在一次世界杯的酒吧观看活动中,我幸运地遇到了一名Wave的员工,我立刻让他下载了一个钱包并赠送了一些比特币。我连接到酒吧的WiFi,并通过比特币向他发送了一些币。他对此印象深刻,并表示他会在第二天来参加会议,但是我再也没有见到他。另外,当我采访Wave的营销总监时,他与我分享了在塞内加尔与中本聪见面并一起玩耍的经历。

总结

塞内加尔正经历着比特币循环经济的崛起。不同于货币殖民主义的CFA,更多的人们开始接受比特币作为一种新的货币形式。达喀尔比特币日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比特币爱好者提供了交流与分享的平台,努鲁和其他比特币倡导者正在努力推动当地比特币的采用。同时,塞内加尔的商家和个人也在积极地接受比特币支付,并将比特币作为循环经济的基础货币。移动支付和闪电网络的结合成为了推动比特币在塞内加尔普及的关键。尽管塞内加尔的比特币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但人们对比特币的热情和需求令人鼓舞,成功的可能性正在不断增加。比特币在塞内加尔循环经济中的崛起是非洲大陆超越发达国家的一种方式,让我们期待塞内加尔成为下一个比特币海滩。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来源于我对一篇英文文章的翻译,其中融入了丰富的背景信息和深入的分析见解。希望本文能够让读者更加了解关于塞内加尔的比特币循环经济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