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最大加密基金Hashed的合伙人表示,所有资产最终都将以代币化形式存在,下一轮牛市将由亚洲市场推动。

韩国最大加密基金Hashed的合伙人表示,资产最终将以代币化形式存在,下一轮牛市将由亚洲市场推动。

Hashed:韩国加密行业的独特角色

采访:Fiona,Foresight News
整理:Kean,Foresight News
编译:Peng SUN,Foresight News

TL;DR

  1. Hashed投资的项目六成在亚洲、四成在美国,只有很少一部分欧洲或者非洲的项目,主要关注的还是美国和东亚时区。
  2. Hashed 于2017年初创立,最初只有60万美元本金,团队是工程师和创始人出身,之前从未在加密 VC 或金融领域工作过。
  3. 在2020年底第一次融资前,Hashed 一直用自己的钱去投资,这个投资工具至今仍在管理。这种方式确保了当所投项目升值后,Hashed 不必像很多 LP 那样给它们返款,因此资产负债表非常可观。
  4. UNOPND 是Hashed 全资子公司,致力于在 Web3 领域孵化和构建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公司,旨在在 Hashed 投资组合中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上将元宇宙构建成应用层,为消费者创建真正的 Web3 用例。
  5. Hashed Emergent 是2022年启动的专注于印度、非洲与中东等新兴市场的基金,投资规模一般在10万美元至50万美元之间,每周都会在新兴市场举办见面会和黑客松,目前还处于试验阶段,但效果很好。
  6. Hashed 每周甚至每天都要通过电报、电子邮件或电话的方式与所投项目进行沟通,关注重点是团队的产品是否符合市场和社区需求,需求端是否能实现可持续增长。
  7. Hashed 成立 Hashed Open Research,聘请韩国经济和财政部前第一副部长、金融委员会前主席 Yongbeom Kim 为所投项目提供宏观经济、政策方面的研究支持,确保创始人以正确的方式构建合规与可持续的产品。
  8. Baek Kim 认为亚洲市场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开创性创新出现,特别是下一次市场扩张,在1年或2年后将主要将由亚洲市场推动。
  9. Baek Kim 认为南亚创业者要更加积极一些,他们敢于尝试和挑战所有未知,而无需像日本、韩国或中国那样寻求许可或过多担心监管和后果,南亚大多数国家将是消费者采用和零售的主要市场。
  10. Hashed 的投资理念从对市场的三大假设出发:首先,所有资产最终都将代币化。第二,人类将以数字方式进行更多的社交互动。第三,去中心化组织将比现有的组织持续更久,规模也会更大。
  11. 目前公链的 FDV 远大于在这些链上产生的实际商业价值,希望熊市出现技术创新来弥补差距,在下一个周期中在公链上构建成功的商业模式。
  12. Baek Kim 表示,外国加密公司很难从韩国市场分一杯羹。因为存在语言障碍、国际竞争压力大、本土独角兽企业多,韩国在资本与货币流通、风险投资方面管制十分严格。但机会在于韩国市场无需布道,企业可以直接转化为 BD 客户。

说到韩国的区块链行业与加密市场,你会想起什么?「泡菜溢价」?Terra暴雷?「那个男人」DK?还是下个月又将到来的亚洲区块链年度盛会KBW?实际上,与这些相比,那个韩国市场在Web3世界中经常被忽视的大玩家Hashed,更值得被认识、被记住。

这是一个成立于2017年的加密VC,没有一位创始人曾有过VC经验,但却从一个只有60万美元本金的小公司发展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顶级加密风投机构。我们知道,2022年Terra崩盘前Hashed资产管理规模(AUM)曾达40亿美元,尽管之后Hashed证实在LUNA崩盘中损失超30亿美元,但它并未被打倒。过去一年以来,Hashed在逐步恢复元气,并且积极开拓新兴市场、寻找新的机遇。那么,Hashed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近一两年又在关注什么?他们对加密行业的现在与未来是什么看法?韩国市场有什么特征?在新兴市场付诸了哪些努力?这些问题萦绕左右。

出于好奇,Foresight News 独家邀请到 Hashed 合伙人 Baek Kim,这是一个极具感染力的加密创业者,他给我们详细讲述了 Hashed 自 2017 年以来的创业发展史。从他的访谈中,我们会感受到韩国人的实用主义、全球视野及其对加密未来实现大规模采用的坚定信念。在 KBW2023 正式举办之前,让我们先跟随 Hashed 的故事提前感受韩国人与韩国市场的风格。

一、Hashed:从3个工程师到250名员工

Foresight News:可以先分享一下 Hashed 的团队情况吗,譬如团队规模与分布情况?是否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投资,又采取哪些沟通方式来解决时差问题?

Baek Kim(Hashed):我们有大约30名员工在负责投资工具的运营,大家也都分布在韩国、新加坡与美国办公。就团队结构而言,我们有投资团队(包括合伙人在内共有7人)、财务团队、法律团队,以及一个包括投资组合支持与研究的平台团队。此外,我们还有科学家和工程师。

时差问题跟投资的地区是有关联的,目前我们投资的项目有60%在亚洲、40%在美国,在欧洲也有一些投资,但主要关注的还是美国和东亚时区。比如,现在是韩国时间上午08:00,我这边是旧金山或洛杉矶时间的下午3点,那么从现在开始到韩国或新加坡的午餐时间就有足够多的重叠,以便我们进行内部沟通。然后,我们利用其他时间段召开外部会议或者做一些个人研究等等。因此,如果增加与欧洲等时区的会议,我们肯定要有所改变。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沟通方式还算不错。当然,我们在不同的时区都会安排一个团队来处理不同的事情,如果市场或者投资组合中的项目发生了一些紧急事件,这种安排就能确保覆盖各个市场,并且全天候地为投资组合提供服务。

Foresight News:可以讲讲 Hashed 与 Hashed Emergent、UNOPND 之间的关系以及各自负责哪些具体的业务吗?

Baek Kim(Hashed):Hashed 共有250多名员工,整个生态的总人数大约有670人,包括 Hashed Emergent、UNOPND 等等。

2017年初,我们创办了 Hashed。最初 Hashed 更像是一个由工程师和创始人组成的天使团队,因为我、Simon 和 Ryan 之前都做过工程师、创始人。我们最初是在韩国起步的,所以有机会认识许多访问韩国的早期加密先驱和创始人,譬如Vitalik等等。然后许多团队都来到韩国,我们为他们举办活动和技术讲座,并为他们提供一些市场与代币经济学方面的帮助。这时我们意识到,这可能是共同发展行业的一个大好机会。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做投资,因为我们觉得自己能更好地处理大部分资金。当时只有几家基金,Polychain 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所以,对我们而言,当时很适合建立平台。因为作为天使投资人是无法扩大规模的,但我们相信 Hashed 这样的基金平台与品牌将会是全球化的。

这就是 Hashed 起步经历。你也知道,我们成立基金时只有60万美元本金。因为我们都是工程师和创始人,之前从未在加密 VC 或金融领域工作过。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建立一个风投基金,甚至是加密货币基金,但我们当时意识到机会来了,所以想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因此,我们最开始是用自己的钱去投资,到2020年底我们没有筹到一分钱。

因此,在融到钱之前,我们只有自己的主要投资工具,这个基金我们仍在管理着。但这也意味着,当所投项目升值后,我们不必像很多 LP 那样给他们返款。我们有非常可观的资产负债表,但我们知道还可以利用我们的资源网络、时间与资本做到更多,而不仅仅是投资以及等待公司的回报或增长。

UNOPND 就是这样诞生的。这是 Hashed 全资子公司,也是一家风投工作室,致力于在 Web3 领域孵化和构建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公司。UNOPND 关注焦点之一是 Web3 游戏,现在已经投资了很多 Web3 游戏。其中,League of Kingdoms 是一款基于以太坊的手游,已经 a16z Crypto 和红杉亚洲(Sequoia Asia)处获得额外融资。第二款游戏是 Derby Stars,这是一款 Polygon 上的 P2E 赛马游戏,也获得了 Galaxy Interactive 与 Jump Crypto 的追加融资;我们有一家游戏公司正在为做一款 MMOFPS 游戏,这是一款面向大众的多人在线 FPS 射击游戏,这款游戏也刚刚完成了一轮融资。最后一个是 Modhaus,这是一个 Web3 Kpop 音乐厂牌,NFT 持有者可以投票决定偶像音乐的形式,以及谁可以观看歌曲等等。

Modhaus 之前由 DAO 投票成功选出了第一个音乐视频,参与率约为 37%,在 YouTube 上的观看量前一两天就达到了大约 3200 万次。因此,我们长期以来都非常关注元宇宙内的 IP 内容。我们的战略是在 Hashed 投资组合(包括 Layer1、钱包、密钥管理或开发者工具等)之上将元宇宙构建成应用层,以形成一种正反馈循环,也就是构建分销渠道、实现消费者采用并进入市场。我们正在为基础设施建设者提供支持,为消费者创建真正的 Web3 用例。

因此,UNOPND 的成立目的就是出于此。UNOPND 现在有大约 130 至 140 人,Nathan 是担任市场总监,他曾任职于 MakerDAO 等公司,负责社区支持等工作。

我们最初并没有想到 UNOPND 会发展到今天这么大的规模,只是看到机会,并且一直通过资产负债表来指导公司的发展。

Hashed Emergent 是我们去年启动的一个以新兴市场为重点的基金,位于印度班加罗尔,投资规模一般在 10 万美元至 50 万美元之间。目前,Hashed Emergent 团队有 15 人,覆盖印度、非洲和中东地区。我们的目标是专注于推动 Web3 的采用和实际用例。我们相信新兴市场将带来巨大影响,而 ETH Africa 黑客松、ETH India 黑客松与美国基金投资的一些好项目之间也会存在巨大差距。

此外,在这些新兴市场中,有诸多极具创新力的天才创业者,但由于知名度有限、资源匮乏、投资机会较少等因素,他们会因无法筹集资金而失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可以让我们发展得更快。显然,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挑战,投中的概率可能很低,但我们希望能尽早进入这些市场,就像早期参与加密市场一样,参加当地的见面会。

实际上,我们每周都会在新兴市场举办活动。无论是访问印度理工学院校园,还是访问非洲肯尼亚的内罗毕(Nairobi),我们每周都会举办见面会(meet ups)和黑客松,去展示 Hashed Global 在真正地帮助当地社区。在 Twitter 上有很多关于新兴加密市场的叙述,但我认为没有人真正投入进去,尤其是基金,尽管基金声称它们想要支持这些创始人和地区。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步,虽然还处于试验阶段,但效果非常好。迄今为止,Hashed Emergent 已经在这些新兴市场完成了25笔投资。

二、从0到1的赋能:以市场需求与合规为导向

Foresight News:除了直接投资外,Hashed 通常是如何为投资的项目赋能的,采取哪些方式来帮助这些项目实现从0到1的增长?

Baek Kim(Hashed):作为 Web3 投资者,我认为很多领域都在持续发展。因为在 Hashed 创办之初,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帮助人们了解代币经济学、智能合约层的技术、共识机制以及市场情况。

我们认为,加密游戏正在经历非常动荡而又混乱的迭代过程。因此,对我们来说,首先要与创始人保持良好的沟通。我们每周甚至每天都要通过电报、电子邮件或电话的方式与大多数所投项目进行沟通,以便掌握具体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平台团队,而不仅仅是只有投资团队。平台团队不仅要考虑技术、产品设计,还要考虑团队建设、思考如何进入市场。这取决于项目究竟是基础设施曾还是应用层。如果是 Layer1,那么在构建生态系统与构建经济时就有相当广泛的市场进入方式。如果是应用层项目,就会像 Web2 一样,可能会更注重消费者反馈、市场竞争等。

因此,我们试图给它们提供非常细致的帮助,因为我们的基金非常注重采用。具体而言,无论是应用程序、游戏、协议还是基础设施,我们都会予以支持,关注重点就是团队的产品是否符合市场和社区需求,需求端是否能实现可持续增长。其他支持肯定是围绕宏观市场、政策和法律方面,因为加密领域的风险投资和风险增长需要大量的风险管理,我们需要真正确保创始人以正确的方式构建合规与可持续的产品,而不是因为政策的变化导致短期思维乃至后期难以调整。

我们现在有4名律师。这些律师不一定只是加密领域的律师,而是与我们的创始人紧密合作的律师。显然,我们无法给出明确的法律意见,但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找到方向并获得正确的帮助。此外,我们还有一个子公司是 Hashed Open Research,这是我们新建立的Web3政策智囊团,由于最近韩国经济和财政部第一副部长 Yongbeom Kim 的加入。Yongbeom Kim 曾担任韩国金融委员会主席,在2017年和2018年牛熊市期间,他负责撰写指导方针并关注金融市场。所以他是全职加入我们的,而不是兼职顾问。Yongbeom Kim 做了很多宏观经济研究,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宏观经济学博士,曾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工作过10年。因此,他为我们的投资组合提供了大量的研究和支持。

Foresight News:韩国、日本、欧盟、英国、美国等等全球都在制定加密货币监管法规,作为 VC,你如何看待加密监管?

Baek Kim(Hashed):我最近在旧金山工作,没有直接参与某个国家的加密监管工作,但我们在韩国的团队确实与教育工作者、布道者、管理者、研究者和教授密切合作,以确保对行业有全面的了解,并朝着正确方向做出改变。然而,监管过程是缓慢的,需要坚持不懈才能取得有意义的进展。

三、「亚洲市场将是推动下一轮牛市的主要力量」

Foresight News:就个人经验而言,你觉得美国市场与亚洲市场有何不同?

Baek Kim(Hashed):亚洲国家之间、东南亚国家之间都很不一样,所以很难总结,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