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立法会议员邱达根:与新加坡政策差距仅一两年,用户应只相信已持牌交易所。

'香港立法会议员邱达根专访:与新加坡政策差距只有一两年,用户应只相信持牌交易所。'

香港Web3发展蓬勃,议员邱达根展望未来

image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对于Web3的态度在最近一年多时间里发生了转变,也展现了推动虚拟行业的决心。邱达根是香港立法会(科技创新界)议员,一直从事风险投资相关工作,也是香港Web3友好政策的推动者。邱达根议员从虚拟货币出现的早期就已关注相关项目。然而,当时的虚拟货币仅是一个狭窄的市场,并未被广泛应用。近年来,这种趋势已发生改变。除了虚拟货币外,Web3在金融市场、个人数据以及互联网上的新方向均在崭露头角。

邱达根议员在万向第九届区块链全球峰会的演讲后接受了LianGuaiNews的采访,他对于虚拟货币和Web3的前景持乐观态度,将现在的Web3趋势与互联网2003年的发展阶段进行类比。他认为,虽然虚拟货币起初是一个较小的领域,但随着技术进步和应用的涌现,其发展势头已经开始显现。

香港政策追赶新加坡,仅有一两年差距

虽然香港表示已转向加密友好城市,但也有部分人对此怀疑。在Token2049期间,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新加坡表示,寻求在香港开展业务的加密货币项目应该权衡政府对加密货币友好程度的稳定性。

当前各国对加密货币的政策各有不同,“美国在加强监管,政策不确定性大;迪拜则让大家先做,但风险也更大。”邱达根议员表示,“香港和新加坡的加密政策更加类似,但在发展方向上存在差异。新加坡在加密支付上有优势,机构在完成KYC后可以进行虚拟资产交易,但对于普通市民买卖虚拟资产是在从严监管。”

在解释香港和新加坡政策差异时,邱达根解释道“从总体规划来说,香港比新加坡慢一点,但是政策方向我认为没有很大的不一样。银行账户的开户也基本解决,香港和新加坡在加密货币支持的时间表上只差了一两年,总体上大家都知道新加坡在做什么,如果能从立法的方方面面去追,也就是一两年的差距”。

在去年经历三箭资本破产、FTX崩溃、LUNA/UST暴雷之后,新加坡似乎也放慢了自己在加密领域的发展速度,这也给了香港更多的追赶机会。

港元稳定币监管规范或在明年6月推出

image

在区块链中,稳定币已经成为一类重要资产,截至9月20日,稳定币市值已经超过1200亿美元。稳定币既是我们进入数字资产领域的一个中间币种,又能在国际贸易等领域使用。在邱达根议员向行政长官递交的“三箭三圆”经济及科技发展政策倡议书中,三圆中的第三圆指的就是发行港元稳定币以推动香港虚拟资产业发展。

在9月19日的万向区块链周上,邱达根议员表示,香港的稳定币监管规范可能会在明年6月推出。目前还存在一些问题,如是否能够向稳定币持有者支付利息。央行数字货币可能不是急切的选择,由商业银行来参与可能更合适。

港元稳定币有自己的优势,第一,港元的发行会有美元储备;第二,香港还有自己的外汇储备,如果美元不稳定,也可能动用储备来支撑港元。未来可能是多种稳定币并存的格局,投资者也需要分散自己的资产。

邱达根议员建议香港设置一个稳定币的沙盒环境,这样可以加快港元稳定币的发展。如果等待立法程序通过后,再推出稳定币项目并审核,整个流程会非常长。

除了港元稳定币,最近也有一些在香港发行的美元稳定币,如由币安支持的FDUSD。邱达根议员表示:“只要在香港发行稳定币,香港肯定要进行管理,不管是发行港元、美元还是人民币稳定币,都需要符合香港的监管要求”。不同的稳定币可能适用同样的监管政策,因为都要求有抵押物,只是抵押的法币不同。

JPEX事件后,建议香港证监会加快牌照审核

image

如果说FTX的倒塌引发美国加强了监管,那么香港交易所JPEX的诈骗行为可能也会为香港加密监管念响“紧箍咒”。

香港从6月1日开始发放虚拟资产服务商(VASP)牌照,但给了当地的交易所一年的过渡期,对于在新规生效前已在香港经营的虚拟资产交易所,在没有获得牌照的情况下仍然可以继续经营12个月(2024年5月31日止)。

这就给了不法分子可趁之机,不符合监管要求的加密交易所可能趁这段最后的时间谋求利益,JPEX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截至9月18日,据信报报道,香港警方已经接到1408人就相关事件报案,当中涉及的金额约10亿港元。

邱达根议员向LianGuaiNews表示:“在JPEX的销售过程中,我们已经收到不少投诉,它有可能是传销或者存在不合法经营。但按照香港的法律,即使它的经营手法存疑,有可能是诈骗或传销,在没有受害者之前,不能因为怀疑就禁止它经营。”

随着众多受害者报警,香港证监会和警方介入调查,已基本确认JPEX存在诈骗。由于受害者数量和人数众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已要求警方和证监会在9月19日下午会见媒体,交代相关事件。他强调现在发牌制度是要保障投资者,证监会会监察市场的变化。

对于以后如何避免类似的问题继续发生,邱达根议员建议用户只相信已经获得牌照的交易所;对于监管机构,他建议香港证监会加快牌照的审核时间。部分交易所可能明显不符合规定,但证监会仍然可能仍多次允许这些交易所补充资料,这就使审核时间大大加长。

这也是一次投资者教育过程,香港鼓励的不是资产炒作,而是鼓励数字资产的发展、金融产品的创新。如果香港不做,那么就落后了,包括稳定币、CBDC,也包括虚拟货币。

邱达根议员对香港在数字资产领域的发展展现了乐观态度。虽然面临诸多挑战,如政策的不确定性和交易平台的风险,但他相信香港拥有稳固的基础和充分的机遇,能够在这个新兴领域中独占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