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逮捕了11名涉嫌参与无牌虚拟资产平台JPEX的串谋欺诈案的人员,并就完善监管进行了讨论。

香港警方逮捕了11名涉嫌参与JPEX虚拟资产平台欺诈案的人,并就监管进行了讨论。

香港无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JPEX涉诈骗案引关注

作者:胡馨儿;来源:澎湃新闻

香港无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JPEX涉嫌串谋欺诈案件近日成为香港金融界的热议话题。据悉,从9月18日开始,香港警方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执法行动,截至9月20日下午5时已逮捕了11名涉嫌“串谋诈骗”的人员,并接获了2086名受害者的报案求助,涉案金额约为13亿港元。

这起案件距离香港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新发牌制度生效仅仅三个月的时间。香港立法会议员黄俊硕表示:“新法例的目的是为了规管虚拟资产交易活动,让投资者获得更好的保障,但是发生了JPEX这样的事件,需要跟进是否需要适时完善法律法规。”

图片

从9月18日开始,香港警方对JPEX展开大规模执法行动,查获了大量物证。

JPEX案件不仅涉案金额庞大,受害者人数众多,更引发了对香港虚拟资产监管的广泛关注。截至目前,警方表示,JPEX涉嫌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以夸张失实的手法误导投资者,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

香港证监会在9月20日发布声明称,并未与JPEX就任何可能的牌照申请接洽,JPEX集团内也没有实体获得证监会发放的牌照,或者向证监会申请在香港经营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牌照。此前,证监会指出,JPEX通过社交媒体“网红”和虚拟资产场外找换店向香港公众推广其服务和产品,“所使用的手法存在众多可疑之处”。

9月19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表示,非常关注涉及JPEX的案件,认为“虚拟资产的发展必须有一个有效监管的制度以保障投资者”。李家超还强调,当局将大力推动投资者教育,确保资讯公开透明,让公众充分了解虚拟资产涉及的风险和运作情况。

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吴杰庄指出,涉案的JPEX受害者约有8000人,已接获至少30例与JPEX相关的投资者求助,受骗金额超过1亿港元。他认为,香港证监会可以积极公布可疑的虚拟资产平台网站,因为零售投资者“不知道平台是否持有牌照,希望监管机构及时提醒”。

多位虚拟资产玩家表示,此次JPEX事件实质上类似于“庞氏骗局”,利用新投资者的资金向老投资者支付短期回报,以制造繁荣景象。JPEX通过社交媒体“网红”和虚拟资产场外找换店的高调宣传,可能与该事件涉及的金额较大、受害者数量较多有关。

“成谜”的JPEX

香港警方表示,在代号为“铁关”的行动中已经逮捕了多名涉案人员,包括涉事公司职员、场外找换店店主及负责人。警方还搜查了涉案人员的居住地和多处场外找换店,共检获约800万港元现金、名贵首饰、电话、电脑和与JPEX相关的文件等。

这并不是JPEX首次卷入争议。早在2019年成立初期,JPEX自称是“日本加密货币交易所”,名称与日本交易所集团(JPX)相似。但该集团发表声明称,与JPEX没有任何关联,“警惕JPEX冒充本集团”。此后,JPEX又宣称将与信用卡服务公司Visa合作推出加密货币扣账卡,但Visa迅速澄清,表示JPEX并非其合作伙伴,也没有任何相关计划。

从2021年开始,JPEX在香港的地铁站、巴士站、大厦顶层和人流量大的场所张贴了大型广告牌进行高调宣传,并配以具有误导性的文字,如“日本加密货币交易所”。一位受害者表示,最初是在电视和地铁广告上了解到JPEX,其损失金额高达六位数港元。

需要注意的是,JPEX网站声称自己是“一间持牌、并受认可的数字资产、虚拟货币平台”。但香港证监会表示,JPEX并未申请牌照,其宣传与平台实际情况不符,是虚假陈述。此外,该网站声称其运营总部位于阿联酋迪拜,并宣称在澳大利亚、美国和加拿大持有“虚拟货币平台相关牌照”。虽然JPEX在全球各地注册了不同的法人公司,但实际负责人和运营地点从未公开。吴杰庄表示,担心警方没有找到主体公司的董事和股东,涉案资产可能无法及时冻结,导致受害者无法追回损失。

在香港证监会于9月13日点名警告JPEX后,JPEX立即限制客户转出资金,并大幅提高手续费。手续费从原来的提款1000泰达币(USDT)收取3泰达币,上调至提款1000泰达币收取999泰达币,相当于投资者只能提款1泰达币。此外,JPEX于9月18日起将理财页面下架,并停止所有交易,而进行中的交易将维持到产品结束日期。吴杰庄认为,香港证监会应该探讨监管持牌机构收取手续费的问题。

“大部分受害者缺乏虚拟资产投资经验”

在9月19日香港警方和香港证监会的联合发布会上,商业罪案调查科高级警司孔庆勋表示,此次案件损失金额庞大,并且大部分受害者缺乏虚拟资产的投资经验。孔庆勋希望公众能够深入了解自己投资的产品并谨慎选择。此外,警方在调查中发现,JPEX要求投资者提供加密货币的私钥,实际上是让JPEX控制了用户的资产。他提醒投资者,“在没有受到监管的平台上交易,并将加密货币的私钥交给平台保管,相当于将自己的财产交给了他人”。

商业罪案调查科警司李慕贤指出,JPEX发行的加密货币JPC无法在其他平台进行交易,也无法用于支付,“流动性低,并不值得”。但相对于其他虚拟货币,场外找换店可以获得更高的佣金,“合理性有所偏离”。警方认为,JPEX的运作方式和宣传手法存在可疑之处,用户无法提取自己的虚拟资产,同时JPEX通过“网红”和场外找换店制造虚假和误导性陈述,例如承诺平台部分产品能够提供极高回报。

在今年6月1日香港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新发牌制度生效之前,香港并没有直接监管虚拟资产的相关法规。“因为没有监管权,证监会于去年7月将JPEX列入无牌公司及可疑网站名单以提醒公众。”香港证监会发牌科总监兼金融科技组主管黄乐欣表示,“之后证监会超过9次提醒投资者要小心无牌及海外平台的风险。”

“香港证监会于8月7日以不点名的形式警示部分无牌平台,但JPEX没有停止违规销售的行为。”黄乐欣在发布会上解释道,由于涉及可能的诈骗,证监会向与JPEX相关的“网红”和场外找换店发出了21封信件,要求停止推广JPEX的服务和产品。

强制发牌制度已经生效了三个月,为什么香港证监会不公布正在申请牌照的虚拟资产平台名称和数量?黄乐欣解释说,公布后,投资者可能会误以为这些平台是可信赖和受监管的,因此目前只公布了两家在新制度实施前获得牌照的交易所,分别是OSL数字证券有限公司和HashKey Group旗下的Hash Blockchain Limited。这两家交易所于8月3日宣布完成牌照升级,业务范围从专业投资者扩大到当地的零售投资者。黄乐欣还表示,在现行制度下,虚拟资产的场外找换店不受香港证监会规管。

“需要跟进是否要适时完善法例”

香港浸会大学会计、经济及金融学系副教授麦萃才认为,该案件涉及的金额庞大,报案人数众多,情况并不理想。他认为,香港政府应该吸取教训,加强监管,并主动巡查现有虚拟交易平台是否存在潜在交易风险,并加强法律监管要求,大力推动对投资者的教育。

此外,麦萃才指出,香港本地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较难获得虚拟资产交易牌照,“因为相关公司必须向香港证监会证明有足够资金、稳健的交易平台和一定人力,如果该平台已在外地取得交易资格,并且得到香港认可,便会较容易获得牌照。”但这些条件对于大部分交易平台而言有一定难度,而且香港证监会的审核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因此,目前香港只有两家持牌的虚拟资产交易所。

对于6月1日前在香港提供虚拟资产服务且已准备好遵守香港证监会准则的其他交易平台,它们可以在2023年6月1日至2024年5月31日期间继续在香港提供虚拟资产服务。但是,这一年的过渡期可能成为灰色地带,让无牌虚拟资产平台“钻空子”。

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黄俊硕认为,如果JPEX在这一年的过渡期内没有意向申请相关牌照,应该逐步终止业务扩展而不是继续进行。同时,需要关注JPEX的真正意图是否涉及诈骗。黄俊硕表示:“新法例的目的是为了规管虚拟资产交易活动,让投资者获得更好的保障,但是发生了这次的JPEX事件,需要跟进是否要适时完善法律法规。”

黄俊硕进一步指出,一年过渡期的目的是避免过度打击,因为新法例实施前已经存在一些服务提供者。过渡期可以让这些公司申请牌照或淡出市场。然而,没有预料到的是,市场可能会出现利用这个灰色地带进行诈骗的服务提供者。他表示,香港要维持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就需要在监管和市场发展之间取得平衡。如果完全禁止虚拟资产在香港交易,可能会导致投资者流向海外平台,一旦出现诈骗,香港执法机构将更难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