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一直喋喋不休,扎克伯格已经灰心丧志。

马斯克喋喋不休,扎克伯格灰心丧志。

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的比赛可能要泡汤了

腾讯科技报道,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Meta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之间备受期待的笼斗,看起来似乎要泡汤。经过一系列的交流,两人之间的比赛似乎正走向终结。

扎克伯格批评马斯克并未认真对待与他的较量,并称其已对战斗放弃希望。他在自家社交网站Threads上写道:“我提出了笼斗日期,而终极格斗冠军赛主席达纳·怀特(Dana White)也提出要把这场笼斗变成一场合法的慈善比赛。但马斯克没有确定日期,然后说他需要做手术,现在又要求在我的后院做一轮练习。”

扎克伯格表示,如果马斯克认真对待这场比赛,他知道如何联系他。否则,是时候向前看了。他将专注于与那些认真对待这项运动的人竞争。

马斯克在跟扎克伯格的短信截图中表示:“周一我将在帕洛阿尔托,让我们在你的八角场上战斗吧!我没怎么练习,不过鉴于我们的身材差异,我觉得你获胜的可能性很小,也许你是现代版的李小龙,才更有可能会赢!”

扎克伯格最后写道:“我热爱这项运动,从马斯克向我挑战的那天起,我就准备好了战斗!如果他确定了比赛日期,我会告诉你们。在那之前,请假定他所说的一切尚未达成一致。”

以下是关于这场比赛的目前已知细节:

他们真会进入拳击场吗?

在扎克伯格周日发帖之前,马斯克于上周五宣布,这场比赛将由他和扎克伯格的基金会管理。但马斯克当天还提到,他需要做小手术,需要几个月的完全恢复时间。

尽管有博彩公司邀请下注,据说终极格斗冠军赛(UFC)主席达纳·怀特也参与组织了比赛,而且两位科技大咖显然都愿意参加比赛,但专家认为,这场比赛不太可能发生。

南卡罗来纳大学社会学教授马修·德弗勒姆(Mathieu Deflem)表示:“我非常怀疑比赛无法进行。这个想法本身就令人感到兴奋,但现实可能适得其反,甚至令人感到有些厌恶。”

其他研究人员称,笼斗本身没有任何必要,因为重点是通过谈论约架来制造宣传噱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社会学系主任劳拉·格林斯塔夫(Laura Grindstaff)表示,笼斗“极不可能”,“炒作胜过表演”。

笼斗何时进行?

到目前为止,有关这场笼斗提及的唯一日期是8月26日,这是扎克伯格于8月6日提出的。他当时写道:“我今天准备好了!当马斯克首次提出挑战时,我建议在8月26日进行比赛。但他没有给出确认!”

扎克伯格当时回复了马斯克的帖子,后者在帖子中称他一整天都在练习举重,为笼斗做准备。马斯克没有时间锻炼,他在X上说,所以他只能在工作之余练习。就在同一天,马斯克表示,由于颈部和上背部受伤,他可能需要手术,所以约斗日期尚未确定。

马斯克、扎克伯格和UFC都没有回复关于拟议比赛细节的请求。

笼斗会在哪里进行?

马斯克周五写道,意大利总理和文化部长已经就这场比赛的最佳地点达成了一致。他说:“镜头框里的一切都将是古罗马风格,所以没有任何现代元素。”

扎克伯格透露,马斯克还要求在他家后院进行一轮练习。

早些时候,马斯克表示,这场比赛将在“拉斯维加斯八角笼”中举行,那是内华达州的一个UFC竞技场,用来举办综合格斗比赛。在另一个场合,他宣布这场比赛可能在罗马的斗兽场举行。

研究科技领域名人的专家表示,后一种说法“不太可能成真”。

“我的意思是,我们知道这场比赛不会发生在罗马斗兽场,这是马斯克和扎克伯格试图制造巨大宣传效应的一部分。就连UFC也在推广它,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本杰明·利特尔(Benjamin Little)说。他是《数字资本主义新元老》(the New LianGuaitriarchs of Digital Capitalism)一书的合著者,该书对两位科技创始人进行了研究。

这场比赛不在UFC的在线赛程表上,该赛程表显示了11月11日之前的比赛。

比赛规则有哪些?

虽然扎克伯格暗示,这场比赛将遵循综合格斗冠军赛的规则,但马斯克发帖称,他的打斗风格受到了“世界摔跤娱乐公司”的启发,该公司的比赛通常有剧本,且事先经过了某些编排。

马斯克与扎克伯格谁会赢?

博彩网站Oddspedia从6月起就开始计算这场比赛的赔率。截至周日下午,现年39岁的扎克伯格击败51岁的马斯克的几率为79%。

扎克伯格是个有着勃勃雄心的综合格斗选手。他在Instagram上透露,他在5月份的第一场比赛中为Guerrilla柔道队赢得了金牌和银牌。他还完成了墨菲挑战赛(Murph Challenge),其中包括“跑1600米、做100个引体向上、200个俯卧撑、300个深蹲,然后再跑1600米,进行所有这些项目时都要背着20磅(约9公斤)重的背包”,并在不到40分钟的时间里完成。

为何马斯克与扎克伯格愿意约战?

当被一位X用户问及这场战斗的意义时,马斯克回复称:“这是一种文明的战争形式。而男人喜欢战争!”

扎克伯格也在Threads网站的一篇帖子中暗示,他对这项运动感兴趣是因为他“热爱这项运动,无论这里发生什么,他都将继续与那些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竞争”。

多位研究人员表示,马斯克和扎克伯格在公开场合对峙是为了重塑自己的形象和他们的男子气概。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社会学系主任劳拉·格林斯塔夫:“在我看来,这两位文化领域著名的书呆子正在利用这场宣传噱头,在又一次创业冒险中(以一种半开玩笑的方式)重塑他们的男子气概。他们不仅拥有精明的头脑,同时也有健康的身体。看他们笼斗,以证明他们的身体实力。”

《数字资本主义新元老》一书的合著者艾莉森·温奇(Alison Winch)说,马斯克和扎克伯格都在重新塑造自己身为极客的男子气概。她说:“扎克伯格一直在向父亲的角色靠拢,马斯克则在贴近钢铁侠的形象,最近,他们更倾向于男性领袖的风格。”

马斯克最近表示,这场比赛将在X上直播,收益将捐给退伍军人慈善机构。但他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个慈善机构。

利特尔说,这些科技领域的企业家正在利用这场战斗做宣传,在他们的应用上推出新功能,比如X的直播。

为什么观众想看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笼斗?

研究人员表示,这种比赛是一种有效的广告策略,因为它能在观众中制造戏剧性和紧张感。

社会学教授格林斯塔夫称,他们试图成为“房间里真正男人”的尝试“很聪明”,因为它吸引了各种各样的人。她说:“有人认为笼斗是对传统男子气概规范的文化讽刺,也有人认为它是对传统规范的肯定。”

另一些人则认为,虽然两人的比赛是战略性的,以试图维持他们的名人效应,但此举的确帮助吸引了粉丝的关注。

温奇说:“冲突往往有利于产生叙事。我们在期待这场战斗,想知道谁会赢。即使是在2023年,我们也没有摆脱对两个人之间旷日持久的战斗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