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帮占领华盛顿:反击监管,共创美好未来。

黑帮控华:反监管,共创美好。

硅谷成功的秘诀:夺回华盛顿的较量

作者:LianGuaicky McCormick

编译:Lynn,MarsBit

硅谷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它远离华盛顿特区——这句话来自Benchmark合伙人比尔-格利在All-In峰会上的演讲。这句话激起了全场的热烈反响,人们对于监管的束缚感到非常不满。硅谷可能之所以如此成功,正是因为它离华盛顿特区足够远,以便能够利用这种位置取得超出预期的成功。

然而,当硅谷成为受追捧的一方,充满期望时,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它不再能够仅仅凭借着离华盛顿特区远而取得胜利。现在,硅谷需要接受自己成为众矢之的的事实,并通过与竞争对手直接竞争来赢得胜利。硅谷正在向能源、金融、医疗保健、国防、电信、教育、制造、汽车和白领工作等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行业发起冲击,并处处与精明的现任者为敌。

我们有机会生活在一个奇迹时代,廉价的能源、丰富的智慧、超音速交通、分布式机遇,让数十亿人活得更健康长寿。然而,要实现这一机遇,硅谷需要做大量杂乱无章的工作。如果硅谷真的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它就必须认识到,它不能再回避华盛顿特区了。它有责任在自己的地盘上与监管部门作斗争,并取得胜利。

上面这段原文讲述了胖仔帕奇在初中时期的减肥经历,并比喻了硅谷和华盛顿特区之间的斗争。胖小子的故事告诉我们,成为后起之秀要比成为众矢之的的领跑者容易得多,这既适用于个人发展,也适用于硅谷在与华盛顿特区的较量中。

接下来,我们回到比尔-格利的演讲和监管俘虏的话题。监管俘虏指的是监管机构虽然是为公众利益而设立的,却更多地为在职者的利益服务。比如COVID检测,德国批准了96家不同的抗原快速检测供应商;而在美国,只批准了三家。德国的检测费用不到1美元,而在美国则需要12美元。这些种种差异令人愤怒,但又很难让人们采取实际行动来改变现状。

在比尔-格利的演讲中,他引用了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乔治-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的研究结果,这些研究将”监管俘虏”一词带入了人们的视野,并表明在规模悬殊的群体之间的政治斗争中,组织严密的利益集团通常会以牺牲分散群体的利益为代价获胜。这一结论揭示了美国进步的瓶颈,少数大声喧哗、愤怒、组织严密的人可能会让其他人的处境变得更糟,正是因为人们对很多事情都只关心一点点,让那些只关心一件事的人占据了优势。

接着,作者提到了硅谷逐渐意识到目前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并且列举了几篇讨论此话题的文章。其中包括无权限、欧盟降低人工智能的灭绝风险、科技部落和埃隆-马斯克等。这些文章把政府描绘成敌人,但硅谷需要意识到这是一种错位和徒劳的斗争。华盛顿是一个算法,有规则可循,尽管有时并不透明。如果硅谷想创造奇迹时代,它就必须学会这些规则,并在球场上赢得比赛。

然后,作者提到了为硅谷赋予民众的支持的重要性。硅谷需要与人们分享自己创造的世界的乐观愿景,并让人们意识到当现任者阻碍进步时,他们所面临的利害关系。同时,硅谷需要清晰地表达自己的立场,团结人们,为胜利而战。

硅谷现在已经具备了资源,它需要建立自己的监管机构,并明确自己的立场。同时,它需要合理利用资源,清晰沟通,并证明政府和企业可以为所有人的利益共同努力。在这个过程中,硅谷需要注重玩长期游戏,以稳定的战略组织赢得支持。

最后,作为硅谷的使命,它应当利用华盛顿特区的成功来谋福利,并将监管机构的信息公开,以便下一个后起之秀能够更好地发展。

硅谷已经是站在真理一边的,它的激励机制与普通民众的激励机制相一致,当科技公司能够为更多人提供更好、更便宜的东西时,他们就取得了胜利。硅谷的责任并不是推翻制度,而是改善制度,让支持增长的候选人当选,并与监管机构合作,帮助他们履行职责,保护美国人民的利益。

最后,硅谷需要将信息传播到更多的民众,让人们了解如果事情发生了变化,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好处,并激发民众的热情和支持。而为了取得成功,硅谷需要与华盛顿特区走得足够近,以便在内部改进华盛顿特区。

硅谷面临着重重困难和挑战,但只有通过与现任者的斗争,它才能真正夺回华盛顿特区,实现自己的使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