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入圈的00后被称为OG,回顾了加密货币行业十年三轮周期。

2020年入圈的00后被称为OG,回顾了加密货币行业十年三轮周期。

关于crypto行业的思考与机会

这一期不具体分析crypto行业的技术与商业,而是发一通感慨——币安成立都六年了!?币安成立才六年?!

这两个截然相反的想法同时浮现脑海,毕竟去年我就已经听见2020年因NFT入圈的00后们被称作OG了……那么2017年无疑是很久远的年代,2013年更是上古时期了。

从2013年至2023年,十年时间放在科技史或者商业史中非常短暂,但这场名为《crypto》(或Web3、区块链、币圈)的开放式戏剧,不断有人入场与离场,上演着无数个关于获得财富自由(如华人世界首富)或者失去身家性命(如命丧巴厘岛)的跌宕起伏的故事。

作为2018年就入场的crypto行业从业者,亲历过和道听途说的故事可以一口气写上12期的《故事会》不在话下,但我想跳过故事,直接聊聊基于故事的思考。

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耗时五年搭建的行业分析模型,而且参数模型仍在不断校正之中。

关于行业图谱

我前几天接受了一个B站up主的采访,我说这个时代留给普通人的机会不多了,但crypto行业还有,不仅仅因为它还在高速增长,而且这里傻逼多。

我坚信crypto的技术会重构很多古典互联网世界里让我们不爽的事情,现在才刚刚开始,但真正给我勇气的还是同行的衬托(同理,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去AI行业的原因),他们甚至缺乏基本的常识。

缺乏公链常识的人,会对「高性能公链」有迷之信仰,他们把区块链的未来寄托在各种「以太坊杀手」身上,然而一茬又一茬的杀手们实际上能做的只不过是给高性能的分布式网络发了个币。

缺乏应用常识的人,会对「有Web2产品体验的Web3产品」有迷之执念,然而解决方案只不过是给Web2产品发了个币。

缺乏市场常识的人,会对「crypto有独立行情」有迷之自信,他们只能用「狗庄在拉盘/砸盘」来解释二级市场上的一切行情的波动,而无法理解复杂的金融市场上风险与收益的传导。

所以如果你想在这个缺乏常识的行业里赚钱其实很容易——只需要去买BTC和ETH,就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坑,吃到行业高速增长的红利。当然,如果你想真正实现财富自由,还需要配合上认知、运气与执行力,而且后两者很大程度上也是由认知决定的。

尽管我们处在同一个行业,但每个人的行业图谱截然不同,大多只是偶然捡起的碎片,然后就误将碎片当作全部,并以此来解释整个行业,也就难免各种误判了。

一个人建立行业图谱往往是他进入crypto行业的时间节点与赛道切入点的交汇处开始建立,然后又顺着惯性继续走下去,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你可以从对方的言论就猜出他是哪年从哪个赛道入场的。

2017年入场的人和2020年入场的人有着截然不同的行业感知,而从挖矿入场和从NFT入场或者DeFi入场之间的区别更是可以用「跨次元」来形容了。

所以当我们展开对话时(恰如如此时此刻),并不是站在同一个立场上聊着同一件事,而是站在各自拥有的局部知识之上,去理解对方描述的局部知识,很容易互相觉得对方是傻逼。

当然这也正是crypto行业令人兴奋的地方——不同的人占据在不同的生态位,并尽力拓展着各自的生存空间,构成一个彼此嵌套又存在竞争的「多维的空间资源」。

我们都只不过是在基于自己的所处的生态位以及认知图谱下注而已,时间是检验傻逼的唯一标准,答案揭晓之前,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系统性地扩充自己的行业图谱,并且不断迭代它。

关于行业影响力

crypto行业仍在剧烈迭代之中,这就意味着它的行业图谱注定不像早就被研究透了的生猪行业(以至于一个暑期实习生老老实实求证数据,就可以像解算术题那样求导得出一个八九不离十的结论),而难度在于迭代的方向是未知的。

行业最终的迭代方向是效用来决定的(如基于AMM的DEX的效用远远超过了链下基于订单簿的中心化交易所),但在答案揭晓之前,整个行业的押注方向其实只是跟风而已,比如社区领袖的号召,比如资本的投资偏好,然而跟风的傻逼们会以为是自己独立思考的结果。

当然,我不排斥跟风,因为跟风也是一种赚钱的方式,只不过跟风的本事不在于对效用的准确预判,而是对行为金融学的深刻洞悉——你要敏锐地捕捉行业信号,然后跟着走,只要确保不做最后的接盘侠就行了(撸空投就是最低成本的跟风方式)。

可问题是很多人只会像羔羊那样无条件地相信领头羊,并不知道自己前往的是水草丰茂的地方还是屠宰场。他们只能根据行业影响力来选择追随的方向,而他们能看见的行业影响力也就只有热钱了。说得直白一点,他们只能被热钱牵着鼻子走,而且还分不清热钱与热钱之间的区别。

请问,出租屋炒币青年的热钱、搞多级分销的土老板的热钱、刚从Web2大厂出来的热钱以及a16z的热钱,这些热钱都能形成市场信号(炒起一个币种,甚至一个概念),并调动起行业资源,可这些热钱背后的所有者的投资偏好是一样的么?以及这些他们真的押注了crypto行业正确的迭代方向么?

那些没有行业图谱的人压根儿意识不到热钱背后是无数个截然不同的真实的个体,在他们看来,只要是热钱,那就拥有「资本的力量」,于是盲目跟着市场上的吆喝声走。

这是在用小朋友的拟人化思维来尝试理解行业(就像远古的先民只能用神话来解释超出自己认知的自然规律)。虽然用李笑来的话来说,「傻逼的共识也是共识」,但如果你要想赚到傻逼的钱,前提是你要能够与傻逼有深刻的共鸣。

这就像迪拜土豪与三线城市Token Fund注定有着八竿子打不着的行业图谱和投资动机,如果你不去直视他们,那就无法捕获到这些热钱。

我对于热钱的态度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是想强调这个行业是由许多来自不同领域的有着不同诉求的人组成,这些热钱进来一定会影响行业的风向(毕竟有钱不赚王八蛋),但长期来看一定是由能否带来真正的效用来决定迭代方向,所以不要轻易被行业里的吆喝声所迷惑(去年典型的表现就是凉兮成为顶流,这足以说明行业的傻逼含量了)。

在过去短短的十年时间里,很少有人或机构能够超过两三轮牛熊市而不被crypto行业淘汰(比如2017年与币安一起成立的今天又剩多少?),很容易有「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但这绝对不是拥抱一切热钱的理由,因为历史上热钱的吆喝声很少能超过两三个月……

所以还是得回归到建立行业认知图谱,才能区分行业里的热钱以及真实效用。

关于行业周期

如果没有建立起行业图谱还情有可原,很可能是新入场所以还没来得及建立,但如果已经是老韭菜,却无法区分行业里的热钱,那就是认知平庸的表现了。但还有比平庸更糟糕的认知,可以用「低下」来形容——他们意识不到行业周期的存在。

而这正是我待在这个行业里最强烈的驱动力,只要有源源不断的傻逼,这个行业就有源源不断的机会,因为他们源源不断地会给市场交学费,而这些学费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几经转手流向真正的builder,从而加速真正有效用的工程,最终推动行业的发展。

意识不到行业周期的人如朝菌不知晦朔,你自然也就夏虫不可语冰了,他们前仆后继地重复着低级错误,直到被行业淘汰。但是在被淘汰之前,这些对行业周期缺乏敬畏的人往往有一种优越感,觉得敬畏行业周期的人保守甚至落伍,是跟不上crypto行业快速迭代的表现。

我见过无数的傻逼坚信crypto市场可以走出独立行情,他们对外部的金融周期视而不见,也无法理解技术趋势,但正是外部的金融周期与内生的技术周期的共振才形成了一轮又一轮的牛熊市

决定crypto行业金融周期的两个关键因素是宏观流动性和比特币减半,而且后者很大程度上只是恰好与前者的兴衰周期契合了而已,所以我们只聚焦于宏观流动性即可。

当然宏观流动性本身就是一个比crypto行业更复杂的领域,我们不需要像债券、外汇研究员那样精通,但至少得遵循最基本的常识(退一万步也要了解我们当下处在宏观流动性的哪个阶段)。

你在这个行业里会经常听到「美国批准比特币ETF会带来牛市」「美联储接下来要降息」之类缺乏常识的观点(比如4月份香港Web3嘉年华流行一句话:空中飘来4个字: 拒绝回头)。

由外部的宏观流动性所决定的金融周期比较明确,但crypto行业内生的技术周期就非常难判断了。不过纵观过去十年历史,我们还是可以找到一些规律。

每一轮技术周期的开始总是先从公链爆发,然后在应用开花(但不一定结果),这是因为公链的叙事够宏大,容易吸引资本布局,而应用的叙事好理解,容易吸引创业者和散户跟风。但这些大多都是热钱催生出来的昙花一现,当宏观流动性进入衰退期时就会一地鸡毛,真正有生命力的技术一定是以crypto的逻辑重构的组件,而且还是符合行业历史进程的组件。

如何来通俗易懂地理解这一切?不妨把公链比作大陆,而应用则是大陆上的建筑。

比特币是crypto星球上的第一个新大陆,很多对现实秩序不满的极客闻风来到这里,后来不少人觉得太无聊就去开辟新大陆,比如有的人就近搞了侧链,有的人走得更远搞了以太坊等公链,然后在新大路上开始安营扎寨。

crypto星球上的建筑必须要用符合crypto的逻辑来组建,而不能直接挪用Web2世界的,所以从比特币开始是从0到1地搞建设,目前已经建造了最基础的公链以及基于公链的最基础的应用层协议(虽然不多),而且仍在自下而上的建设着。

尽管从crypto行业的历史进程来看,没有经过crypto的逻辑重构过的建筑注定是轰然垮塌的空中楼阁,但并不妨碍市场上最具吸引力的永远是关于高性能的公链、应用的叙事,因为这是外行们最容易理解的。

那么就行业周期而言,2024年会发生什么?

关于行业机会

在2013年,crypto行业仅有的商业需求是交易和挖矿,这是最早期的行业机会,意识到并捕获住这个机会的是南瓜张、烤猫,以及徐明星、李林。

另外,有人从技术的逻辑出发,意识到区块链其实还需要图灵完备的脚本语言(这违背了中本聪的初衷),于是就有了比特币侧链RSK、以太坊等,成为开启下一轮行业周期的技术驱动力(否则整个行业只是简单重复上一轮牛市)。

在2017年,随着行业规模数以十倍地增长,交易和挖矿的需求依旧旺盛,仍然是很大的行业的机会,之前的矿业和交易巨头高歌猛进的同时,赵长鹏也捕获到了这个机会。

另外,随着比特币侧链和以太坊可以支持更智能的脚本,在这些新大陆上陆续诞生了NFT、区块链游戏、DeFi等非常早期的应用,虽然现在来看真正符合当时行业进程的应用还得是纯代码的DeFi。

但人们不满于区块链的性能和功能,于是就有了公募40亿美金的EOS、卖了几百亿存储矿机的Filecoin等公链。Polkadot、Cosmos也都在这时候诞生,但它们能否大放光彩,还得到下一轮牛市才能得到验证。

在2020年,碰上了宏观市场史无前例的大放水,流入到了各种风险市场,其中也包括crypto行业。

和往常一样,这些热钱继续造富了交易和挖矿,但此时这两项业务已经像水电燃气一样成为了行业基础设施,生态位已经被先行者占据,只有极少数人抓到了为数不多的机会(大概三种类型)——给新公链挖矿并及时撤走(难度极高,大多数矿工因为各种因素亏了)、开让华尔街信得过的交易所(2012年就诞生的Coinbase终于由此弯道赶上,以及新生的FTX也顺势成为顶流)、在各大公链建立DEX。

这个行业真正的增量还得看公链和应用。最先承接流动性的是以太坊,拥有最优质的开发者和最丰富的底层协议(尤其是DeFi),于是在流动性刚进来时就水到渠成地爆发了DeFi Summer。

但以太坊容量着实有限,过剩的流动性又从以太坊溢了出来,此时曾被寄予厚望的EOS自废武功,而Polkadot、Cosmos那时尚不成熟,所以最先涌向了抄袭魔改以太坊的波场。行业的机会给到了孙宇晨,结果没出俩月他就要控股波场上的头部DeFi项目,直接把开发者们吓跑了。

孙宇晨的杀鸡取卵直接把机会拱手让给了原本仓促制造的公链的BSC,可以说直接成就了华人世界首富赵长鹏。

史无前例的大放水让这轮牛市持续得有点长,NFT收藏品、链游、SocialFi等概念先后接棒DeFi来消化过剩的热钱,直到美联储启动加息这场群魔乱舞才戛然而止。

那么到了2024年,crypto行业的机会将是什么?

不出意外的话,2024年将是宏观流动性从收缩到扩张的过渡之年(很有可能2025年才正式开始降息),新一轮的热钱将涌进来

依旧是先造富交易和挖矿,但这两个领域似乎已经没有新人逆袭的位置了,除非去挖新矿并及时撤退,或者开拓更合规的交易市场。但这跟今天行业内的诸位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它涉及的资源调配远远超出了现在所有的crypto行业的机构,我们下下一篇文章会专文分析RWA这件事。

公链领域倒是非常值得关注,毕竟自2017年以来的两轮周期里,技术迭代的表现非常乏力。但是现在Polkadot和Cosmos这两个跨链生态的技术日趋成熟,ZK技术在区块链的尝试让人充满想象力。

另外,上一波的垃圾公链(如Aptos、Sui之流)一定会拉盘然后套现离场,就像2020年的公信宝、IOST那样,毕竟像EOS那样直接躺平为植物人实属罕见。

关于ZK公链可以多说一句,很多被吹捧的ZK公链实质上只是「给分布式网络加了个ZK验证然后发了个币」,可以有但没有必要,真正的未来在于那些能够基于ZK构建高级智能合约的公链(如StareNet)。

至于应用领域,每一轮牛市都有大量傻逼不顾行业基建的发展进程而盲目追求能对标Web2的应用,所以2017年的链改叙事一定会在2024年再次成为行业热点

但是我极度不看好所有的用Web2的逻辑实现的高性能公链或应用,因为完全没有必要来到区块链。例如Helium这种本质上只涉及订单及数据交易的项目,甚至直接去有赞花三万块买个小程序就能解决需求。但是傻逼的共识也是共识,能赚钱也不磕碜,这的确是一个很明确(但短暂)的商业机会。

至于如何用crypto的逻辑来自下而上地建构衍生品、社交产品等应用,「刺耳的Whistle」会持续追踪并撰文分析。

最后再回到本文最开始的感慨——「币安成立都六年了!?」「币安成立才六年!!」。这个时代留给普通人的机会不多了,但crypto行业还有,我相信它对于大多数入场的人来说就像大凉山的留守儿童选择在八角笼中格斗一样,这是眼前为数不多可以改命的机会。

其实跟上这个行业的成长速度其实并不需要有多么超凡的决断,只要尽量去拥抱常识和积累一手经验就不会被行业抛弃,「刺耳的Whistle」本身就是一块投石问路的石子,期待与你一起经历接下来跌宕起伏的故事。

结论

总而言之,在crypto行业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都要尽可能搭建自己的行业分析模型,主要是以下三个维度:

  1. 扩充自己的行业图谱。每个人都是占据在各自的行业生态位上,然后尽力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这就意味着自己入行的起点仅仅只是切入点,还要不断吸收新领域的常识。在国企一路做到八级钳工是最优策略,但它不适用于不断变化的crypto行业。

  2. 区分行业影响力。行业影响力相当于市场上叫卖的吆喝声,如果你对不熟的领域缺乏常识,就很容易跟着市场上的吆喝声走。如果当然跟风也能赚钱,但你得能分清不同吆喝声背后的群体是谁并理解他们,否则很有可能成为接盘者。

  3. 了解行业周期。外部的金融周期与内生的技术周期之间共振才形成了一轮又一轮的牛熊市,所以要在什么阶段做什么事,就能避免绝大多数韭菜们的命运。首先不要有对抗金融周期的念头,其次要相信crypto内生的技术进程(现在以crypto的逻辑重构才进行到应用层协议的阶段,所以不要期待对标web2的应用)。

当你建立了自己的行业图谱,并有能力去分行业影响力,以及了解并敬畏行业周期时,捕获机会就容易很多了。无论是埋伏未来的技术趋势,还是捕获热钱并跟风炒作,你都会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不会被市场的吆喝声迷惑。

最后再回到本文最开始的感慨——「币安成立都六年了!?」「币安成立才六年!!」。这个时代留给普通人的机会不多了,但crypto行业还有,我相信它对于大多数入场的人来说就像大凉山的留守儿童选择在八角笼中格斗一样,这是眼前为数不多可以改命的机会。

其实跟上这个行业的成长速度其实并不需要有多么超凡的决断,只要尽量去拥抱常识和积累一手经验就不会被行业抛弃,「刺耳的Whistle」本身就是一块投石问路的石子,期待与你一起经历接下来跌宕起伏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