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9份区块链案件判决书中所隐藏的真相是:判决结果是无法预测的,而如何执行判决更加困难。

6599份区块链案件判决书揭示了真相:判决无法预测,执行更困难。

区块链赋能司法: 虚拟货币在中国司法实践中的难题与展望

2021年,中国律师刘磊打赢了一起涉及410个以太坊的委托投资纠纷案件。这起案件与以往类似案件的判决不同,法院除了判定委托投资合同无效外,还要求受委托投资的一方返还原始的虚拟货币。虽然这是一起司法实践中不常见的判例,但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却遇到了许多难题。其中,一个核心问题是,在司法实践中,虚拟货币并不被认为是财产。本文将从是否是财产的争议、权力寻租的空间以及区块链行业法律的未来三个方面,探讨虚拟货币在中国司法实践中的难题与展望。

是否是财产的争议

在涉及虚拟货币的案件执行过程中,执行法官面临着执行难题。虚拟货币的钱包地址无法被冻结,也无法通过查封等方式执行。此外,对虚拟货币进行等额其他财产的强制执行,又会涉及到对虚拟货币定价的问题,导致法院难以直接完成执行。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律师刘磊提起了一个“确认之诉”,旨在为以太坊定价。然而,刘磊也意识到这样的判例并不具有普遍性,其结果也并不会对其他类似案件产生影响。

在国内的司法实践中,类似的案件通常被法官以虚拟资产不是货币、虚拟资产交易不受保护、扰乱金融秩序等理由驳回上诉或直接认定合同无效。这在民事案件中不仅限于投资理财方面的纠纷,还包括离婚财产的分割以及涉及虚拟货币发放工资所引发的劳务纠纷等。律师们往往需要向法官科普虚拟货币的性质和法律地位,以期能够得出相对合理的判决。而这种司法实践中虚拟货币作为财产不被认可的情况,导致与虚拟货币相关的权益难以通过现有的司法途径维护。

从2017年的94公告到2021年的924通知,相关部门对于虚拟货币的态度逐渐转变,将虚拟货币相关业务视为非法金融活动并进行取缔。然而,虚拟货币并未被否定为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而是被界定为非法金融活动。虽然虚拟货币在法律上不具备与法定货币相符的法律地位,但在2013年央行等五部委发布的通知中将比特币定义为虚拟商品,而虚拟商品正是一种财产。因此,虚拟货币在司法实践中的地位仍存在争议。

权力寻租的空间

区块链的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当链上的世界与链下的人和事发生冲突和碰撞时,在司法实践中往往变得晦暗不明。例如,在区块链行业中,公安机关处理涉及虚拟货币的刑事案件时态度前后不一,有时不予立案,有时又积极侦查。这使得律师在刑事辩护中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区块链交易所和项目方被抓,并出现了各种冻卡潮。对于行业内的从业者来说,加密货币成为高风险行业,无法保障人身和财产的安全。其中,冻卡现象尤为常见,涉及到交易所的案件也对律师的谈判技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些案件在律师辩护中的空间主要体现在量刑和违法所得罚金上。

在当前地方财政紧缩的背景下,涉及虚拟货币的刑事案件成了地方政府创收的“香饽饽”。这导致随着区块链行业的增长,涉及虚拟货币的刑事案件数量不断增加,司法机关对此进行了重视。然而,虚拟货币在大多数人心中仍带有负面印象,被视为洗钱、传销等非法犯罪的工具。虽然无法否认虚拟货币与洗钱、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行为有所关联,但其中的区别需要得到清晰界定。同时,随着行业的规范发展,区块链技术也朝着合规化的方向发展,以区分合法与非法行为。

区块链行业法律的未来

虽然区块链被认为是去中心化的,但在链上和链下产生冲突时,现实世界的法律仍然扮演着重要角色。现实中的法律不仅可以打击违法犯罪,还可以保障人们的权益。区块链技术本身是正向的,旨在保护个人财产和信息安全。然而,在区块链与现实世界相结合时,摩擦不可避免。

为了解决涉及虚拟货币的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全国法院金融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征求意见稿)》,明确对于委托投资虚拟货币产生的纠纷,应综合考量委托时间、委托事项发生的原因和双方过错程度等因素进行判定。根据该纪要的规定,可以明确的是,在特定情况下虚拟货币的返还诉求可以得到支持,而拒不履行的一方将承担法律责任。

在未来,随着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和司法实践的完善,相信相关法律将逐渐跟上,以打击真正的违法犯罪行为,维护人们相关权益。然而,区块链世界与现实世界的碰撞仍将不可避免,监管措施也将逐步加强。因此,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过程中,与现实世界合规化发展将成为必然。

虽然法律对于虚拟货币的监管具有较大的挑战,但我们应意识到,代码无法完全监管人性。法律的完善是保障区块链秩序的重要基础。最终,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与发展需要与法律相结合,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