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区块大小战争,区块链的制衡哲学启示录。

'8年区块大小战争,区块链的制衡哲学启示。'

区块大小战争:比特币的发展之路

直到今天,区块大小都是区块链开发者们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一个区块能存下多少内容,涉及节点的硬件需求,进而对整条链的去中心化成都产生影响。针对这个问题的不同看法,也带来了不同的共识设计,当然,也产生了许多我们熟知的分叉。而追溯加密货币短暂的历史,这一切的开端或许可以从八年前的今天算起。

2015年的8月15日,两位比特币的早期技术先驱,Gavin Andresen和Mike Hearn,联手在博客中宣布,他们的新版BitcoinXT会实现BIP-101提案,而这并不需要经过矿工的投票,直接就会激活。这一天,后来被大家称为「区块大小战争爆发日」。

区块链的十字路口

自2009年比特币诞生以来,比特币社区就在一些关键问题上陷入了意见分歧。其中,围绕着比特币区块的大小问题,展开的辩论最为激烈。此争议最早起源于比特币的设计初衷。神秘的创始人中本聪为了预防无意义的交易和数据膨胀,设置了每个区块大小为1兆字节的限制。但随着比特币的普及,这一上限开始显得捉襟见肘,导致网络交易拥堵和确认时间增长。事实上,早在2013年,核心开发者Jeff Garzik就曾提议将区块大小加倍至2兆字节,引发了比特币社区对区块大小的初步讨论。

2015年,争议进一步升级。支持扩大区块的开发者发起了Bitcoin XT项目,试图直接将区块大小增加至8兆字节。

一方面,Gavin Andresen和Mike Hearn这两位与中本聪有过深度交流的原始开发者,倾向于将区块大小提高至8兆字节,作为应对交易量增长的策略。另一方面,如Greg Maxell、Luke-Jr和Pieter Wuille等核心开发者,警告说过度扩张可能会导致较少的节点能运行全节点,降低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程度。甚至提出硬分叉可能会导致网络的混乱分裂,无限追求扩大区块也不是可扩展性的最佳方案。

与此同时,2015年也见证了以太坊的诞生。其创始人Vitalik Butarin,虽然是个大区块的坚定支持者,但他的想法却落在了以太坊链上。他认为,链的扩展性应当没有边界,一切智能合约和数据都应当被纳入链内,同时提供更大的区块和更低的交易费用。

这场争议随后演变为比特币社区的严重分裂。双方围绕区块大小展开了多轮激烈讨论,但始终无法达成共识。区块大小战争最初只是关于网络如何扩展以处理交易量增加的争论,后来却演变成了关于比特币最终目的哲学辩论,以及关于如何管理这个开源项目的「政治戏剧」。

2017年,支持大区块的开发者发起了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的硬分叉,将区块大小直接提高到8兆字节。这导致比特币社区正式分裂为两派阵营。支持小区块的人继续维护比特币的原有区块链,而支持大区块的人则营造出新的比特币现金区块链。至此,比特币区块大小争议导致区块链历史上第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分叉。

在分叉后,两条链各自发展,区块大小争议仍有延续。比特币保持1兆字节的区块大小不变,而比特币现金则在2018年将区块大小进一步扩大到32兆字节。最终这场区块大小战争以小区块方获胜。但其实打赢了一场,并不意味着战争永远结束,因为新的BIP仍在不断被提出,「小区块阵营」和「大区块阵营」之间仍有许多争论。

BRC 20、Ordinals:权力斗争的新阵地

比特币Taproot升级无意中开辟了一个新的设计空间,它允许用户在区块链上刻上任意内容。2023年,比特币生态获得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玩法,BRC 20、Ordinals、比特币NFT。随着这些玩法的出现,新的争议随之出现,并愈演愈烈,但这些却被不少人称为是另一种形式的区块大小战争。

首先,由于这些玩法的出现,导致Gas费用飙升。从矿工的角度上来说,这是一件毫无疑问的好事,因为从2021年夏天到2023年初,比特币区块空间几乎是一片荒地,矿工的收入十分可微。但对一些支付不起高额Gas费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我主要是在非洲入职。他们没有像您这样的特权来支付这些高额费用。他们真的需要BTC,而你们这些家伙只是在玩。」比特币教育家兼Anita Posch在推特上写道。

更重要的是,BRC 20与比特币NFT让原本为1 M限制区块大小受到了挑战。最显著的例子是,Meme NFT Taproot Wizards的创始人Udi Wertheimer目的地策划了比特币历史上最大的区块和交易,近4 MB的区块大小,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大的比特币区块」,也被不少人指责这是对比特币的攻击。

Blockstream CEO Adam Back,Bitcoin Core开发者LukeDashjr等人认为这会造成比特币区块链大小迅速膨胀,运行全节点的设备要求大幅提高而导致全网全节点减少,抗审查性下降。同时,超预期的巨大交易和巨大区块会冲击钱包、矿池、浏览器等生态设施,导致一些设施出现异常,比如某些交易未能正常解析。此外,矿池或矿工为了减少同步和验证巨大交易和区块的时间,可能选择不下载,不验证该交易和区块的情况下出块,带来安全风险。

他们甚至严厉指责Taproot Wizard该行为,表示:「这是对比特币的攻击,比特币区块有1 M限制,Taproot Wizard的4 M数据是放在witness中上链的,区块和交易都绕过了1 M限制,4 M可以,400 M也可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不是创新,是对漏洞的攻击!」

对此Udi的回应是,他自己拥有大量的BTC,这么做是为了使其变得更强。就像任何抗压的事物,不会杀死它的东西会使其变得更强。他想证明一个观点:围绕比特币的活力已经停滞,他想改变这一状态,深知如果像他这样的人真的对比特币构成威胁,那么比特币应该失败。

再来看看BRC 20,虽然最近BRC 20的热度较几个月之前有所下降,但仍有不小的影响力。自2023年4月23号(BRC 20开启交易的时候)以来,比特币的UTXO集已经从5 GB膨胀到了6.8 GB。

BRC20

比特币爱好者Ajian(@AurtrianAjian)认为,BRC 20的这种设计对协议的安全性、经济性(可扩展性)和去中心化都有重大影响。首先,因为它不附身于UTXO,自然也就无法依赖于UTXO本身的抗重复花费机制。BRC 20整个建立在基于区块交易排序的「先到先得」原则上,没有这种「先到先得」作为最终的后盾,它就根本无法防止负余额这种重复花费形式。

但也有不少支持者的声音存在,投资公司Castle Island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Nic Carter曾谈到,一些比特币支持者今天拒绝将网络用于像Ordinal NFT和BRC-20这样的新型资产,这是错误的。考虑到比特币运动的加密自由主义基础,它可以追溯到经济哲学家Murray Rothbard和上世纪90年的密码朋克文化,要求对这些非经济用例进行审查是不可理喻的。

权力平衡:谁决定比特币的未来?

这些争论的背后,不仅仅是关于技术的分歧,更深层的是关于比特币的目的和其背后的哲学理念。治理去中心化的开源项目仍然是一个挑战。比特币的未来到底由什么决定?开发者?矿工?节点?社区?

我们都知道比特币没有CEO,比特币的治理结构由支付交易费用的用户、构建比特币区块链的矿工以及验证交易账本的节点运营商组成。这种分权的结构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比特币的安全和去中心化,但也为治理带来了挑战。矿工的立场不用多说,更多是由激励层面出发,他们根据得到的激励来选择对比特币未来的共识。

对于核心开发人员,德国的工程师、企业家和投资者MICHAEL认为,我们可以钦佩他们,我们可以向他们捐款,但我们绝不能把他们视为我们的盟友。因为核心开发人员是软件开发人员。所有开发人员的本质都喜欢修补和改进代码,添加新功能和删除旧功能。我们显然需要他们的工作,并且应该奖励它。然而,我们更必须监督和批评他们的工作,由于我们永远无法确切地知道何时以及哪些核心开发人员屈服于「I Can Fix Bitcoin Syndrome」,因此我们需要假设他们都有并且不信任他们编写的每一行代码。

再从节点和社区的角度上来说,比特币改进提案流程似乎是一个非正式程序。只有不到1%的比特币用户操作节点,99%的比特币用户只是在托管账户中暂时拥有比特币的「休闲」用户,他们完全脱离了讨论。如果他们不操作节点,他们的观点仍然重要吗?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但比特币会争辩说他们的观点并不重要。区块大小大战将99%的比特币用户与技术上的1%的人对立起来,当99%的比特币中的一些人成为节点运行者时,导致了硬分叉。

从各种角度和背景的人们,对比特币的愿景和期望都无法被阻挡。比特币的”区块大小战争”为我们揭示了区块链世界中技术观点的剧烈冲突和交汇。这场争辩不只重新塑造了比特币的发展脉络,更促使众多人洞察到,在构建区块链技术时,必须精心权衡各种设计目的和策略。如何在未来的区块链社群中,就核心议题找到共识,并沿着技术路径上展开健康的竞赛,这条路仍旧长且远。

然而,有一点可以肯定:比特币的精神和文化决不会因为社区的意见分歧而凋零。我们每一个人不仅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更是深处其中的参与者。

参考内容: 1.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High Fees on Bitcoin 2. I Can Fix Bitcoin Synd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