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VE原生稳定币正式上线,以超额抵押和算法为基础,形成了稳定币的新模式。

AAVE原生稳定币已上线,采用超额抵押和算法,创造了新的稳定币模式。

从算法稳定币到超额抵押

稳定币是加密货币领域内的一个重要概念,它的目标是保持其价格的稳定性。稳定币最早可以被粗略地分为三类:以现实世界资产抵押的中心化稳定币、以链上资产抵押的稳定币,以及基于算法的稳定币。中心化的稳定币最初仅被用作交易其他加密货币和资产保值工具。除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外,还有一些锚定人民币等其他现实世界代币或资产的稳定币。而基于算法的稳定币则是一种完全依赖算法维持价格稳定的加密货币。

然而,在Luna暴雷事件之后,人们开始对没有外部资产支持的算法稳定币提出质疑。从那时起,超额抵押、多种资产抵押以及融合算法的稳定币成为了稳定币发展中更为可靠的形式。目前,在稳定币发行领域,超额抵押和算法的结合已经成为了一种较为常见的模式。

发布原生稳定币的借贷协议不止AAVE一个,还有Maker Dao、Curve、Synthetix等。对于Defi产品来说,借助自身的稳定币可以丰富其生态,并且能够对抗中心化的审查。目前,这些协议所推出的稳定币基本上都是超额抵押加算法稳定的结合,这使得将其完全归类到某一类稳定币变得困难。

GHO的具体逻辑

AAVE是一个去中心化借贷协议,最近推出了稳定币GHO。GHO引入了抵押的概念,并且采用多种加密货币作为抵押品。类似GHO的还有Maker Dao推出的稳定币Dai,它由ETH、USDC、BTC和其他加密货币组合进行抵押。 GHO的灵感也来源于Dai,GHO的运行方式是“存款抵押品 → 铸造GHO,燃烧GHO → 收回抵押品”。

与Dai不同的是,GHO抵押的资产仍然可以产生利息收益。此外,GHO的铸造数量是有上限的,铸造GHO需要支付一定的利率,铸币权由AAVE Governance掌握。由于E-Mode的存在,稳定币持有者还可以以接近1:1的比率兑换GHO。

在具体的实践中,GHO借鉴了frax finance的做法,部署了一个AMO型系统。被列入白名单的实体可以无需信任地铸造和燃烧GHO。

在具体机制的设计上,持有并质押代币AAVE可以获得stAAVE,从而降低铸造GHO的总成本(即更低的利息)。这有助于减轻AAVE的二级市场销售压力,并确保AAVE协议的安全。GHO借贷所产生的利息费用将全部发送到DAO资金库,根据平均利率估算,每天可为AaveDAO赚取近15万美元,这有利于AAVE的价格增长,也能增强GHO的安全性。

目前,利用超额抵押的稳定币中,除了GHO,还有crvUSD、dpxUSD等。它们通过建立在已有流动性基础上的超额抵押模式,能够较大程度保证其价格的稳定性。同时,一些超额抵押稳定币项目通过模式创新实现冷启动,如HOPE。HOPE利用锁定储备资产和DeFi生态打造的方式,通过建立储备池和使用场景,保持稳定币的价格稳定。

GHO的特点

AAVE推出的稳定币GHO的核心逻辑与Maker Dao的一致,都是以一定的抵押率超额抵押铸造稳定币。抵押铸造稳定币是完全基于市场行为的。

然而,AAVE相对创新的概念是引入了一个”央行”,称之为”促进者”。根据官方的说法,这个促进者可以是一个协议或实体(通过选举产生)。实际上,在早期,AAVE Dao在担当这个促进者的角色。促进者可以无需信任地生成和销毁GHO。当稳定币脱锚时,“央行”会出现干预。

换句话说,在GHO的发行和销毁过程中,既有市场化的一面,也有中央化的一面。对于促进者,有一定的限制,被称为”储存桶”。储存桶规定促进者可以生成的GHO的上限。

此外,GHO的借款利率和还款周期是通过Dao治理来决定的。通过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GHO的发行实际上对于提升AAVE Dao的治理属性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有趣的是,利用GHO在AAVE中可以实现二层套娃,用户可以将虚拟资产兑换为GHO,并再将GHO兑换为其他虚拟资产,全程无滑点地实现兑换其他稳定币。

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一设计的另一面。AAVE中的促进者无需任何抵押即可生成GHO,这导致了过于集中的风险。一旦有心人介入,可能会导致GHO脱锚的风险。尽管AAVE设置了储存桶机制来限制促进者生成的GHO数量,但两者都是通过AAVE投票选出的。如果出现利益勾结,可能导致治理的集中化。实际上,目前Dao仍然处于大户掌控之下,对于普通散户而言,没有太多发言权。

最后,在以极低成本获取大量AAVE的持有者看来,GHO等同于一个利益永动机。未来可能会出现大量AAVE通过GHO的方式进行市值套现,从而引发暴雷的风险。

借贷协议入局,改变稳定币的划分方式

对于一个借贷协议来说,发行自己的稳定币会增加协议的复杂性,甚至成为攻击的目标。近年来,由于对稳定币的攻击,导致协议破产的情况并不少见,比如Cashio、Acala、Bean等。

此外,稳定币领域的竞争也十分激烈。一些去中心化稳定币在链上流动性和与其他协议的合作方面建立了巨大的护城河。在这种情况下,协议自主发行稳定币很难获得高度的流动性。

这对于借贷协议来说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吗?

其实,目前,借贷协议推出自己的稳定币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趋势。这可以很好地解释,稳定币领域具有巨大的需求和市场,是可以创造最大收益的领域。对于具有特定用户规模的超级应用来说,发行自己的稳定币本质上绕过了信任中介,直接与其用户形成铸币契约。协议可以将稳定币作为增加治理代币价值积累和实用性的一种方式,并且稳定币发行人还可以与其他借贷市场建立直接存款模块,或将抵押品存入AMM LP(例如,Maker的D3M和FRAX AMO)。

GHO是用户在AAVE协议中存放资产以进行超额抵押铸造的稳定币。因此,GHO需求的增长会推动更多用户将资产存入AAVE。此外,参与安全模块质押的stkAAVE持有者还可以以折扣利率铸造GHO,进一步激励更多用户参与质押。同时,AAVE的需求上升使得AAVE的价格更加有利,GHO所产生的利息也成为AAVE协议的新收入来源。因此,对于AAVE来说,推出GHO可以大幅增强其整体竞争力。

我们可以看到,借贷协议推出的原生稳定币具有各自的特点。Maker Dao引入了RWA,旨在实现链上与链下抵押资产的组合。感兴趣的是,Maker Dao在五月份公布了SLiarMint协议,该协议旨在增强DAI稳定币的流动性和收益能力。SLiarMint协议的重点方向是将DAI重塑为由现实世界资产抵押的自由浮动资产。

CRV Finance推出的crvUSD则在清算机制上进行了创新。它引入了借贷 – 清算自动做市商算法(LLAMMA),这是一种动态借贷清算算法。与传统的抵押借贷型稳定币不同,当达到清算阈值时,清算不会一次性发生,而是转变为持续的清算/去清算过程。在这套算法中,通过在不同价格范围内分散抵押品,可以减少清算时的损失。该算法通过利用外部价格变动产生套利机会来动态清算抵押品,使抵押品在价格下跌时变为crvUSD,在价格上涨时变回抵押品。此外,Curve Finance还通过PegKeeper和Monetary Policy等两个算法为crvUSD锚定在1美元提供支持。CRV Finance的原生稳定币仍然采用了超额抵押,但采用了更多的创新算法应用。

对比其他借贷协议推出的稳定币,我们可以看到每个稳定币都有其独特的特点。随着稳定币市场的发展,我们不能再将稳定币简单地划分为前文提到的三类。现在的稳定币不再只有抵押和算法的结合,还包含了线上和线下资产的抵押。有人提出,稳定币可以划分为”中心化稳定币”和”去中心化稳定币”。然而,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实际上也有中心化的一面。

稳定币的最重要特点仍然是安全性。如何规避”死亡螺旋”,是算法稳定币的核心问题。然而,在传统金融领域仍未解决的问题,在加密领域也难以避免。目前,行业内更倾向于抵押和算法的结合,而抵押的资产通常是主流加密资产,也有一些来自现实世界的资产。

稳定币的赛道已经不再受限于传统的三类稳定币划分,而借贷协议推出的稳定币为稳定币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也改变了稳定币的划分方式。它们以不同的特点和机制出现,扩大了稳定币的应用场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将是这些协议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