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正在与AI谈恋爱

'AI谈恋爱的人有多少'

AI时代:AI如何在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

作者:远川研究所

知名主播Atrioc不幸成为了首个因AI社死的公众人物。事故发生在2023年1月,Atrioc正如往常般直播,一些观众却发现了异样:他的网页浏览器,似乎打开了某种特定类型的网站。闲的蛋疼的网友顺藤摸瓜,很快挖掘出了Atrioc的小秘密——他在偷偷观看以知名女主播为主角的色情片。但这些小电影其实是用AI伪造的,本人不仅没出演,更不知情。这种足以以假乱真的AI产物,通常被称为DeepFakes(深度伪造)。事发时,Atrioc才结婚不到半年,而其中一部AI成人片的“主角”又是他曾经的同事,一下从直播事故上升到了道德作风问题。败露后,Atrioc泪眼汪汪地解释说,“病态的好奇心”驱使他犯了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每当谈及AI,许多政客专家总会不自觉联想起电影《终结者》的画面,围绕“AI是否会毁灭人类”而争论不休。今年6月,位列“深度学习三巨头”的杨立昆与约书亚·本吉奥,甚至围绕这一话题办了场电视辩论。显然,这些学术精英都大大高估了这颗星球的精神文明建设水平。Atrioc和DeepFakes的故事似乎预示着,AI正在以一种人们都未曾想到的方式,悄悄重塑着这个社会。不久前,俄罗斯就出现了离奇的一幕:6月5日,俄罗斯电视台播放了普京的戒严讲话。没过多久,电视信号便被掐断,因为这段内容其实是用AI伪造的——黑客攻破了电视台的网络系统,并向全国发送了“假普京”的声音。而在2022年,乌克兰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个AI生成的泽连斯基,要求乌克兰前线部队投降。从色情片到现代战争,AI正在动摇我们对现实世界的认知。而这一切混乱的起点,始于一场酒吧里的互喷。

01 醉汉狂想曲

2014年夏天,一处酒吧内,20多个醉醺醺的技术宅正吵闹个不停。其中最闹腾的,是一个名叫伊恩·古德费洛(Ian Goodfellow)的年轻人。当时,古德费洛正在攻读博士,师从深度学习大神约书亚·本吉奥。听闻好友被谷歌招募,一行人便决定去酒吧庆祝一番。没成想几杯啤酒下肚,技术宅们醉意上头,便开始对前沿技术指点起江山。

当时,谷歌正试图教会AI“画画”。它的方法是,将照片“数据化”,让机器学习数据,再根据数据输出图像。举个例子,如果想让机器学会画猫,先人工测算每张“猫片”像素的亮度、频率以及分布等数据,再让机器去学习、输出。这一过程有点像是先给机器划好重点,再让它去考试。

古德费洛认为,这种解决方案简直蠢到家了,并当场想了个替代方案——GAN(生成对抗网络)。

GAN由两个神经网络组成:一个是类似谷歌原本方案的生成模型,但省去了数据化的步骤;第二个是判别模型,负责判定生成模型的输出结果是否合格。换句话说,GAN相当于去掉了“考前划重点”的步骤,让机器全程自学;同时,为了防止机器“学废了”,GAN给机器请了个监考老师,带着机器反复考试直到合格为止。古德费洛讲完想法后,遭到了同伴一致嘲笑。他事后承认,如果当时少干两瓶,自己也不会认为GAN能成。然而,酒劲上头的古德费洛可顾不上这些,声称当晚就把GAN做出来,狠狠打脸。

熬夜爆肝数小时之后,古德费洛被吓到了:GAN居然真的有戏。相关论文的发表后,GAN迅速成为焦点。2016年底,杨立昆在公开演讲声称,“GAN是过去20年深度学习领域最酷的想法。”

古德费洛设计的GAN,最初只能生成模糊的缩略图,并没什么实用价值。但在GAN走红之后,全球各大研究机构兴起了“改造GAN”运动,相关论文指数级增长,性能开始突飞猛进。2017年,英伟达芬兰实验室成功制作出了“强化版”GAN,不仅能够生成逼真的图像,甚至还能替换视频中的人脸。GAN的光速蜕变,点燃了全球科研人员的热情。但就在此时,它失控了。

02 AI皮肉生意

人们常说,科技进步有两个源动力:一个来自战争,另一个则来自下半身。

英伟达实验室打造出新版GAN的2017年,一系列特殊视频开始在Reddit论坛上广泛传播。视频内容均是真枪实弹的18+小电影,演员却是大众所熟知的明星,包括泰勒·斯威夫特和盖尔·加朵。上述少儿不宜内容,均由一个名叫“deepfakes”的用户所创造:他使用GAN的技术,将明星的脸无缝移植到了女优老师身上。不久后,他创建了一个Reddit板块,专门用于交流AI成人片心得,人们开始用他的名字“DeepFakes(深度伪造)”来称呼那些AI伪造品。Reddit最终封禁了该板块,但潘多拉魔盒已彻底打开。

篡改图像、视频,其实不算新鲜事儿,使用Photoshop等工具也能实现;但GAN的强大之处在于,能够极度简化篡改的过程,并实现大批量生产。不久后,有人利用GAN制作了一个网页工具,能“脱掉”照片中女性的衣服(只对女性适用)。一位记者发现该网站后,撰文狠狠批判了一番。结果文章发布当月,该网站访问量突破50万次,服务器挤到宕机。

皮肉生意的技术宅突然看到了商机:一家公司宣称,给他们250张照片和2天的训练时间,便能定制成人片,起步价2.99美元,童叟无欺。同一时间,多家专注DeepFakes小黄片的成人网站拔地而起,希望能弯道超车那个由黑、黄色块组成的P姓网站。

网络安全公司Deeptrace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市面上已经出现了14678个DeepFakes视频,其中96%都是色情内容,播放量已超过了1.34亿次。这些“伪造成人片”的主角,100%都是女性,涉及名人数量超过了100位,并有近10万人为相关内容付费。

作为生成式AI里程碑的GAN,无意间造就了一场针对女性的“意淫狂欢”——也不怪当时的媒体会发出如下感慨:“We Are Truly Fucked(我们都完了)。”

03 “人性”的胜利

然而,DeepFakes输了,末日似乎并没有来临。

直到今天,P姓学习网站虽不再一家独大,但依旧是最懂人类XP系统的地方;而打破垄断的,不是一连串DeepFakes色情网站,而是OnlyFans。

2021年,OnlyFans的年收入近10亿美元,一跃成为英国近些年发展速度最快的“科技公司”;而据媒体爆料,P站母公司MindGeek的业绩高光时刻,也不过4.6亿美元。

OnlyFans是个主打付费订阅的成人网站,它的破圈始于推特、Ins等社交媒体。穿着衣服的18+创作者,通过社交媒体积累大量粉丝,再将其引导至OnlyFans上;在这里,粉丝只需花费几顿饭钱,就能看到“皇帝的新衣”版本。

2019年,OnlyFans的活跃创作者大约有6万人。两年后,这个数字超过了150万,平台月活也发生了指数级增长。

人们为何弃海量免费“学习资源”于不顾,转而花钱去看裸体呢?一个公认的说法是,普罗大众已经渐渐厌倦了P站的套路。

P站上的小电影,大多都是精美但套路化的流水线式表演,只有机械的有氧运动。相比之下,OnlyFans作为一个UGC平台,玩的是真实。

虽然拍摄手法业余,但观众相信,视频中的男欢女爱并非逢场作戏,双方确实从中获得了快乐,这种情绪共鸣往往能打动更多人。

OnlyFans网红Laura Lux在推特上表示,“人们可以轻易找到各种裸体图片,但那么多人订阅我的频道,是因为他们只想看我的大胸。”

因此,当知名科技博主预测,AI生成内容会在2025年取代一半顶级OnlyFans创作者时,不出意外遭到了群嘲。

其中一位18禁网红,更专门写了一篇雄文以批评他的观点。文章被连线杂志所收录,核心论点便是AI提供不了人类的亲密感。“粉丝们与我有一种情感上的联系,这种联系超越了性的吸引力,而是一种类似人性的东西。”

04 二次进化

OnlyFans大步向前的同时,AI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图像领域,新的开源算法stable Diffusion(稳定扩散模型)横空出世。它的生成效率虽不及GAN,但质量更高,且支持文生图。

以此为基石,一个魔改版的Unstable Diffusion出现了——它是一个专门生成NSFW(Not Safe For Work)内容的工具。该工具的开发者招募了一批志愿者,专门收集各种少儿不宜的内容喂给AI。

开发者透露,仅Unstable Diffusion上线的头两个月,已经生成了约437万张色图。年底,Unstable Diffusion发起众筹,目标2.5万美元,很快便筹了5.6万美元,被众筹平台紧急喊停。

众筹失败令不少老司机扼腕叹息。但仅凭原版stable Diffusion,依旧能做出OnlyFans网红的平替。

2023年初,Reddit用户“LegalBeagle1966”觉得自己恋爱了。这位大哥在论坛中发现了一位名叫克劳蒂亚的黑发美女,对方会经常会发布各种自拍照,而他每次都会留下诸如“非常性感”“完美”之类评论。有一天,克劳蒂亚突然分享了自己的裸照,然后便从论坛上消失了。

事后这位大哥才知道,“克劳蒂亚”其实是一个低俗社会实验:两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想看看AI美女能否骗到人。他们往stable Diffusion中输入了“素颜”“黑发”“齐肩长发”等关键词,创造了这么一个不存在的女孩。

GAN兴起那几年,DeepFakes仅仅停留在图像伪造和视频换脸;如今,随着多模态大模型陆续取得突破,理论上AI已经足以“凭空创造一个人类”。

例如,Meta最新的语音AI Voicebox,仅需要短短数秒样本,就能“复制”出相同的声音,还能让该声音讲6种不同的外语。

AI不仅能满足人们对“完美异性”的幻想,还能做到更多。

2020年,正在庆祝40岁生日的金·卡戴珊收到了一个特殊的礼物——“AI父亲”。她的父亲罗伯特去世于2003年。不过,她的丈夫偷偷收集了近千张罗伯特的照片,利用AI生成了一段视频,短暂地“复活”了他。

而在奥地利,一位神学家制作了一位“AI牧师”——它的形象、语言、声音,全部都是由AI所生成。AI牧师带领着数十位信徒,完成了一场40分钟的宗教活动,包括布道、祈祷、唱赞美诗,像个活生生的人类。

各种科幻电影中,相比于奥创之类的邪恶机器,主人公身上总是带有耀眼的人性光辉;但在现实中,人类所歌颂的“人性”,似乎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

05 人类文明的操作系统

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认为,即便没有邪恶机器人,AI依旧能威胁人类文明。对此,他提出了“人类文明操作系统”的概念。要理解这个概念,得先从赫拉利的著作《未来简史》讲起。

书中提到,人类之所以能建立起文明,是因为只有智人会讲故事。国家、货币、宗教、爱情等等,都是故事。过去,人类社会能从零散的部落发展成幅员辽阔的封建帝国,是因为人们开始相信“国家”这个故事,尽管它在现实中看不见、摸不着;中世纪,狂热的信徒们之所以奋不顾身地投入十字军东征,并非出于私人恩怨,而是在替一个更宏大的宗教叙事而奉献生命。

一个个故事编织的“意义之网”,让智人有了不同于动物的行为模式。

相反,黑猩猩的世界里不存在“黑猩猩共和国”,也不存在“为黑猩猩崛起而奋斗”的口号。它们的生活中没有故事,只有日复一日的进食、交配、打猎、睡觉,自然也就谈不上建立文明。

故事,以及构成它的语言,正是人类文明的操作系统。从古至今,所有的故事都是由人类自己所撰写;但随着近几年大语言模型等生成式AI的出现,机器第一次破解了人类文明的操作系统。

人们往往容易忽视故事的破坏力。

赫拉利在公开演讲中,提到了一个案例。2017年,美国出现了一个名叫“Q”的匿名阴谋论者。他在网络上宣称,自己是一位高级官员,正在帮助川宝打击一个躲藏在阴影中的儿童性交易团伙。反对他的民主党政客、好莱坞演员、商业大亨都是该团伙的一员,他们正准备阻挠川宝连任。

听上去很蠢是不是?

然而当特朗普真的连任失败,成千上万的“懂王”信徒袭击了国会大厦,并放置了炸弹;而“Q”的支持者,则是其中的主力军。

那么问题来了,万一未来有人用AI批量生成“Q”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