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kham是如何精准狙击ICP的链上情报平台?

Arkham如何精准狙击ICP链上情报平台?

Arkham Intelligence:在ICP抹黑言论背后的真相

本文摘要: – 利用间谍对话视频和事实,来审视Arkham Intelligence公司于2021年6月发布的ICP报告。 – 该报告主题为由DFINITY基金会推出的IC网络,其原生代币名为ICP。 – Arkham Intelligance在发布ICP报告时只是一家新秀公司,没有与加密研究相关的记录或明显的专业知识。 – 该报告充满了未经证实的说法、不准确之处和明显的逻辑谬误,其目的是损害DFINITY基金会的声誉。 – 《纽约时报》通过宣传该报道,进一步损害了DFINITY基金会及ICP代币的声誉,导致代币市值贬值数十亿美元。 – Arkham的创始人Miguel Morel及其团队没有可信的背景,被怀疑是受到竞争对手或做空ICP的金融参与者赞助。 – 通过间谍视频和线索,可以推断出Arkham报告的制作确实受到了委托,并暗示其背后的资金可能与IC网络的竞争对手有关。 – 该报告发布后,Arkham团队搬迁至伦敦豪宅,引发了更多质疑。

调查背景

互联网计算机(IC)区块链于2021年5月10日上线主网,由DFINITY基金会的大型团队研发。IC正式上线之前人们非常兴奋,因为IC网络被声称能够扮演“世界计算机”的角色,它将提供传统IT的去中心化替代方案,并且可以支持完全上链Web3服务,例如社交网络。

在主网上线后,其原生代币ICP可以在网络上转移,世界各地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开始创建现货市场,用户可以在其中交易ICP代币。在主网上线之初以及之后的几个小时内,ICP代币的价格一直保持在450美元以上,完全流通市值达到2300亿美元,这是无可争议的高估值。然后,价格开始下跌。

截至2021年6月28日,ICP价格已跌至50美元,完全流通市值为235亿美元,可以说与当时其他竞争网络相当。

随后,一个此前不为人知的研究公司- Arkham Intelligence,由不为人知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iguel Morel领导,发布了《Arkham ICP报告》。

Arkham ICP报告的基本主张是,DFINITY基金会是IC网络底层技术的主要贡献者,连同相关内部人士以某种方式为ICP代币设定了较高的初始价格,在代币上市时进行了“拉高出货”。

然而,对于一个由数百名著名计算机科学研究人员、密码学家和工程师组成的组织来说,花费多年时间开发一个区块链网络,却在主网上线时抛弃了愿景,这是非常不寻常的。此外,该报告充满了未经证实的说法、不准确之处和明显的逻辑谬误。对于加密货币领域任何经验丰富的观察者来说,这看起来非常像市场操纵,旨在损害DFINITY的声誉,该项目可能是由IC网络的竞争对手或希望做空其代币的金融参与者赞助的。

Arkham ICP报告本来不会受到太多关注,但显然多亏了《纽约时报》专栏作家Andrew Ross Sorkin,该报告与《纽约时报》上的一篇文章和一则Dealbook时事通讯同时发表,这两篇文章都宣传了这份报告。通过为该报告提供可信度,《纽约时报》对DFINITY基金会及其领导人、IC生态系统的声誉造成了巨大损害。可以说,这导致ICP代币市值又贬值了数百亿美元。《纽约时报》为何选择宣传《Arkham ICP报告》尚不清楚,它显然不值得作为可信的信息来源。

从各方面来看,DFINITY基金会在主网上线后数周内都没有出售任何ICP代币,该项目的创始人Dom表示,他只出售了一小部分代币(仅所持份额的5%)。此外,简单的常识告诉我们,如果主网上线后ICP代币的市场价格过高,那么在任何情况下,通过正常的价格发现,它都会自然下跌,而不需要“内部倾销”。

ICP价格图

在本文中,我们探讨了Arkham ICP报告背后的人物和内容,以及《纽约时报》宣传该报告的令人困惑的决定。正如我们通过间谍视频和其他手段所展示的,调查得越深入,《纽约时报》的举动看起来就越令人费解。

《纽约时报》为什么要支持Arkham ICP报告?

《纽约时报》发表了文章《加密货币的戏剧性崩盘令人震惊》,与此同时,他们在Dealbook时事通讯上发布了《ICP引以为傲的1C0如何崩盘》,还将其推送给订阅者。

在《ICP引以为傲的1C0如何崩盘》中,《纽约时报》将Arkham Intelligance称为是可信的“加密分析公司”,并宣传Arkham ICP报告,提供报告的链接。与此同时,虽然Arkham之前没有发表过任何内容,但一年多后(截止2022年6月),它也再没有发表过任何其他内容。

《纽约时报》的《ICP引以为傲的1C0如何崩盘》多次错误地将正在经历主网上线的IC网络称为“首次代币发行”,即“1C0”(涉及一个组织向公众出售不可使用的代币以筹集研发资金,并承诺这将使代币变得可用)—— 这是很多国家的监管机构长期以来一直禁止的东西——显然是为了故意抹黑DFINITY基金会正在从事非法活动。

该文章的基本主旨可以归结为Miguel Morel在Twitter上发布的一段宣传Arkham ICP报告的短视频中的话。视频将电视剧中常用的“犯罪揭露”配乐作为背景音乐,表达了他的主张 —— DFINITY基金会和内部人士“有罪”:

我们的发现让我们相信,DFINITY 内部人士不断在交易所存入和抛售数十亿美元的ICP代币,而其他人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投资缩水。如果我们分析中的可用数据是准确的,我们应该提出,ICP代币可能是加密货币市场和整个金融市场历史上最极端的投资者虐待案例之一。”

视频截图

Miguel对DFINITY基金会及内部人士的“罪行”做出了明确的陈述。尽管ArkhamIntelligence在发布时在Twitter上只有200名关注者,但由于《纽约时报》对他们进行了宣传,到2022年5月,ArkhamIntelligence的这段视频已被近20,000次观看,他们的“观点”也闻名于世。

正如我们在《SBF篇》中所述,Arkham ICP报告很可能是为了造成ICP受伤害的特定目的而创建的,无论是竞争对手还是希望做空ICP的市场操纵者。那么,为什么有着杰出历史和代表读者探寻真相使命的《纽约时报》及其明星记者Andrew Ross Sorkin,要向Arkham提供可信度和应有的声誉?

从我们的调查人员开始收集间谍视频、了解发生的事情的那一刻起,有些事情开始不对劲了……

调查Arkham Intelligence

ArkhamIntelligance的命名似乎是为了向Gotham Research致敬,后者是一家知名且受人尊敬的金融研究公司。然而,我们并不认为《纽约时报》在决定将Arkham宣传为可信的“加密分析公司”时混淆了两者。ArkhamIntelligence没有任何以往的记录,并且只公开了一名员工Miguel Morel,他也没有任何以往的记录。

仅调查到这两点就已经引发了严重的危险信号,后面我们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

Arkham团队到底在哪里?

他们在美国特拉华州注册,成立于2021年3月4日。

公司注册截图

然而,这一成立日期与他们的Twitter账号并不匹配,Twitter账号是在2019年5月创建的,也就是两年前,这表明该账号是重命名的。他们的第一条推文出现在2021年6月28日,与《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是同一天。这个日期也与Miguel Morel的LinkedIn个人资料不符,上面说他是在2020年1月加入了Arkham。但这些与日期的不一致仅仅只是个开始。

然而,在发表ICP报告后的一小段时间里,Arkhan团队仍然在它的总部工作,德克萨斯州奥斯汀郊外的乡村,而不是你希望找到的一家值得尊敬的研究公司的那种豪华办公楼:

总部照片

但在ICP报告火了之后,这个由几个人组成的小团队搬出了德克萨斯州。也许他们赚了很多钱,因为他们搬到了位于英国伦敦切尔西区的一所豪宅中。根据最初的广告,这个豪宅的租金为3.25万英镑,即每月4.3万美元。

豪宅照片

有人可能会认为,“加密分析”可能是一个简单的业务,但Arkham在美国各地注册:特拉华州,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甚至科罗拉多州。

公司注册截图

切尔西的Arkham

Arkham在伦敦切尔西的新总部,容纳了许多Arkham的团队成员或分支机构。一些新成员包括:加密项目Reserve的负责人、Arkham现任首席技术官Henry Fisher;Reserve前业务开发主管、Arkham联合创始人Charlie Smith;Jonah Bennet是一家在线杂志的记者兼联合创始人,该杂志聘用了几名Arkham员工担任撰稿人;Zachary Lerangis是Arkham的现任运营主管;Keegan McNamara是Arkham的前TPM。

有三件事值得注意。

首先,这里的人都是20岁出头。

其次,Charlie Smith和Keegan McNamara现在已经离开Arkham,正在创办新的初创公司,这反映了Arkham成员的流动性,以及为什么它不应该被视为传统公司。

第三,成员中的三个人与一个名为Reserve的“稳定币”项目都有联系,而且Miguel也说他是该项目的联合创始人……

Reserve是什么项目?

Reserve并不是像IC网络这样的大型科技项目。它的目标是提供一种由在以太坊网络上运行的“稳定币”。投资者可以通过其RSR代币买入稳定币,RSR代币的价值自峰值以来已下跌超过96.5%。

代币价格图

加密爱好者希望看到的报告是由经过彻底研究、公正和客观的专业研究人员所撰写的,而不是由加密货币企业家撰写的,这可能会导致不客观和不准确的结论。尤其令人费解的是,他们自己的代币与ICP代币在同一时间急剧下跌,但他们大概不会声称其价格下跌是因为内幕交易。

由于比特币价格暴跌,许多代币的价格应声下跌,这种暴跌几乎从IC主网上线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从2021年4月14日到2021年7月20日期间,BTC从63,314美元跌至29,807美元。其最大跌幅始在2021年5月10日,即IC主网上线发生的同一天。然而,Arkham的报告完全没有考虑到BTC对ICP价格的影响,尽管这也使他们自己的RSR代币下跌了79.4%。

就算他们对当时的加密市场波动如何影响代币价格有直接的经验,但当Arkham制作ICP报告时,他们神秘地没有提及这些市场走势,而是选择编织一个关于DFINITY内部人士不当行为的虚假叙述,足以证明他们的行为是故意的。

关于Miguel Morel的信息

在ICP报告发布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iguel Morel是唯一被公开的Arkham员工。当时他在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中只透露了很少的职业历程和资历信息。鉴于他的简历中已添加了大学的徽标,他似乎已经高中毕业,参加了大学的课程。Miguel声称自己是Reserve的联合创始人,但在Arkham ICP报告发布后不久,Reserve就从他们的官网上删除了Miguel的所有信息。

尽管在Arkham发布ICP报告时Reserve并未将Miguel列为联合创始人,但他们的网站确实包含了一篇归因于Miguel Morel的博客文章,但很快就被删除了。

虽然尚不清楚Miguel Morel在声称自己是Reserve的“联合创始人”时意味着什么,但这种从属关系反映出他可能在加密货币方面拥有预先存在的经济利益,这可能使他的主张远非公正和客观。

显然,在宣传可能造成数十亿美元损失的ICP报告并为其背书时,这不应该是《纽约时报》能够信任的正常人。

Arkham的ICP报告,被充值了吗?

《纽约时报》于2021年6月28日发表了他们的文章和DealBook时事通讯,宣传Arkham ICP报告。几天后,随着IC生态系统和ICP代币受到损害,Miguel Morel发布了他的最后一条推文(当时写作),声称他没有被赞助来撰写该报告,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报酬,并且他没有持有ICP或做空ICP:

推特截图

然而,在我们收集的一个间谍视频中,Arkham的员工Nick Longo表示,他相信客户已经支付了制作报告的费用。

该视频中的对话:

Nick:这(ICP报告)是一个获得关注的好机会,所以我们就发表了。我记得有个客户付款了

神秘人:(付款)去调查ICP?

Nike:ICP是第一个,还有其他的加密项目

视频截图

Arkham的投资人是Tim Draper

TimDraper是著名的美国亿万富翁,拥有着庞大的加密货币投资组合。他对加密货币的投资始于大量持有比特币,后来扩展到Ripple、BCH、Tezos和Aragon等新兴项目。他的儿子AdamDraper“继承”了他的志向,通过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BoostVC,持有比特币、门罗币、以太坊等大量加密货币。对于Draper家族来说,IC网络和DFINITY基金会可能被视为对其家族财产的直接威胁,因为创新的IC网络可以被视为所有常见区块链的直接竞争对手。

Nick:我们当时有一些天使投资人?

神秘人:可以给我说名字吗?

Nick:最重要的是Tim Draper。

图片截图

Miguel Morel公开声称,Arkham ICP报告是没赞助的,是为了加密社区而制作的。然而,它不仅看起来有可能是由未知方出于未知原因委托制作的,而且正如Nick Longo在下面透露的那样,它是使用Tim Draper的资金制作的:

Nick:在专注ICP(报告)的时候…… 我们那时筹到了很多钱,一个A轮融资,好几百万美元,同时我们从原来的天使投资人那里还剩下一些钱。

图片截图

Arkham切尔西总部的可疑活动

Arkham团队在发表ICP报告后从德克萨斯州乡村住所搬到了切尔西的豪宅,但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装满货物的旅行袋抵达该别墅,里面装着未知的货物。Miguel的手提包有时由保安携带,但始终由保安陪同,他们紧张地在路上来回查看,直到被送进房屋内:

图片截图
图片截图
图片截图

Arkham对IC生态系统造成了多种损害

我们发现,许多案件的当事人仅仅因为觉得《纽约时报》认可了Arkham的说法,就相信了Arkham的说法,然后直接采取了损害IC生态系统的攻击行为,加剧了声誉损害。这延伸到了集体诉讼,其中之一如下所示:

图片截图

调查总结

正如本次调查所显示的那样,《纽约时报》将Arkham公司描述为一家受人尊敬的“加密分析公司”,极大地误导了加密爱好者。Arkham不仅似乎缺乏撰写专业报告所需的技能,而且该组织的几乎每个方面都非常可疑。虽然这起案件的调查给世界带来了确凿的证据,但即使是对该组织进行一个最基本、最粗略的调查也会表明,他们是不值得信任的,从他们个人资料上奇怪的错位日期,到在互联网上完全没有任何关于他们或其创始人的历史记录。

以这种方式为Arkham及其报告可能会将ICP代币的市场价值降低几十亿美元。正如我们所展示的,Arkham可能是由竞争对手或做空ICP的人支付的报告,而且该公司的主要投资者也在投资与IC网络是竞争对手的区块链。虽然虚假陈述可以取悦客户,可以取悦他们的主要投资者,但结果显然损害了IC生态系统的声誉,损害了ICP持有者的利益。

在该文章发布后的两周内,DFINITY基金会提供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起诉了《纽约时报》和ArkhamIntelligence所有团队成员,性质为攻击、诽谤。最终DFINITY基金会胜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