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hur Hayes 是一位加密货币领域的先驱,被誉为 Crypto 狂人。

'Arthur Hayes,加密货币领域的先驱,被誉为 Crypto 狂人。'

Arthur Hayes:加密货币交易所BitMEX的创始人

Arthur Hayes是一位1985年出生的美国黑人企业家、银行家,也是加密货币交易所BitMEX的联合创始人之一。BitMEX是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所之一,专门提供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期货、期权和永续合约等交易。他和BitMEX的创始人们一同发明了改变Crypto交易格局的永续合约。

海耶斯2008年毕业于著名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早年在银行做交易员,接触比特币后,选择投身加密货币革命的前沿,创办交易所,一度身价超10亿美元,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非洲裔Billionaire。2022年,海耶斯因违反美国《银行保密法》被司法部起诉,不久后主动认罪,最终被判处六个月的家庭监禁,两年的缓刑,并被处罚1,000万美元。如今的海耶斯钱也赚够了,年少的轻狂也狂够了,法庭也上过,局子也蹲过。他已经脱离美国苦海,深耕亚洲,找个自在的地方写写小作文去了。

本文结合多方素材,以幽默的口吻记叙了海耶斯的生涯故事。可以明显看出,是其优良的教育背景、胆大心细的思维、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价值观和带有反叛精神的冒险家性格造就了如今的海耶斯。

金融奇才的早年经历

海耶斯的家庭条件虽不算优渥,但也绝不算贫苦。他出身于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父母都是通用汽车的员工,他在底特律出生,为了孩子上好学校,父母把他送往了隔壁纽约州水牛城的一所私立学校。

海耶斯在中学阶段就展露出运动天赋。他曾参加校网球队同时还是校越野跑队员(Cross country越野跑,在野外自然环境中进行的一种中长距离的赛跑,通常赛道较短,不超过12公里)。海耶斯还利用自己的体育成绩拿到了奖学金,之后在大学时期,他还曾在”宾大先生”的校健美比赛拿了名次。

大学时期他就野心初露。04年考上宾大之后,海耶斯每天早上5点半和小伙伴一起去宾大健身房(就在沃顿商学院隔壁楼)健身⏰。根据NY magazine对他们的采访,海耶斯表示他们会利用这个黎明的时间构思一下自己的未来,做一做“白日梦”,幻想成为一名亿万富翁。

和他一起训练的好友曾表示:“我觉得他当时就把自己看成一种金融奇才Financial wizard,一个金融家,更像是戈登·吉柯(Gordon Gecko)而不是马克·扎克伯格。”

我不想在水牛城,我想去中国

他从不甘循规蹈矩。性格叛逆的海耶斯认为,毕业后去曼哈顿或者华尔街就会变得和别的同学没什么两样,看不到新鲜有趣的出路,于是他决定另辟蹊径。在大三暑假(2007)他终于争取到了一个在香港德意志银行的实习机会。随后海耶斯就踏上了前往香港的航班,从此开启了他的亚洲之行。

海耶斯:“水牛城的老帽们不会离开这里的,我可不想呆在水牛城。”

记者:“那去曼哈顿呢?”

海耶斯:“为什么要做和同班同学一样的事情?我会得到和他们一样的结果。”

作为一个还没毕业的实习生,刚到香港的海耶斯除了自己的工作之外还要负责为自己的leader们买午饭。有趣的是,他曾在自己的一篇博文里提到过这样的经历:“我在每一份饭上都收取相当可观的小费,每周从中赚取几百美元的利润。为了避免让你觉得我这样的行为不地道,其实交易部的每个人都知道我在做什么,而且默许了。心知肚明。”

去夜店“蒲”也能换来正式工作?海耶斯就是这样。临近毕业季,当时德意志银行委任了几名招聘专员来宾大招聘,面试的时候,海耶斯就说自己喜欢在香港的夜店玩儿,而其中一位面试官还问他费城有什么好玩的夜生活场所,他就推荐了一些。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一票人在费城的Philly House喝的不省人事,海耶斯也如愿得到了自己的毕业后第一个正式工作,德意志银行驻香港分行的交易员。

海耶斯开放招摇的性格从他在实习的时候就有所表现了。香港近些年流行的Casual Friday,也就是在周五的时候员工可以不穿正装,在当时海耶斯的银行也是如此。据他自己的博文所述,当时他还是一个分析师实习生,有一天周五,某高管路过他的桌子看到他了,便问他的直属领导:Who the fuck is that?(这 tm 是谁?)直属领导抬头一看:海耶斯穿了一件粉色紧身polo衫,水洗掉色牛仔裤还有一双亮黄色的运动鞋。于是从此整个部门就再无Casual Friday了。这小子总是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初探比特币

2013年,海耶斯第一次了解什么是比特币,当时的他已经从德意志银行跳槽到了花旗银行,不久却被花旗银行裁员。据他自己的回忆,他的第一笔交易就是从Mt Gox交易所买BTC现货,然后存入ICBIT交易所(发明币本位合约的交易所),再然后溢价卖出一份同年6月到期的BTC/USD币本位期货合约,净收益竟然高达200%,一下子赚了几千刀。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当时的中国政府对资金管控严格,比特币在大陆的市场价格相比香港有着明显的溢价。海耶斯发现这点后,开始从香港的交易所低价买入比特币,然后在大陆的交易所售出。他还会将自己赚到的利润直接提现到一个假的大陆银行账户里,紧跟着坐小巴过境到深圳,取出满满的现金,全部塞进背包背回香港。多次这样的经历,引起了香港当局的怀疑,有一次过境时,边境工作人员以他涉嫌可疑的比特币交易拘留了他。海耶斯只能谎称自己是这笔交易中的受害者,这才放了他。

BitMEX崛起

在曾经拥有80%市场份额的Mt Gox垮台之后,中国的三大交易所:Huobi、OKCoin和BTC China吸收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又有诸如Bitfinex、ICBIT和Bitstamp等海外交易所占据了中国市场之外的份额。市场竞争激烈,各家有各自的生存之道:Bitfinex依靠p2p的借贷市场和USDT的支持、ICBIT发明了反向期货合约(也就是币本位合约)、Bitstamp嘛……被盗了500万不多说了、Coinbase更加地散户友好,而且当时也是刚刚开设一年,欣欣向荣的新交易所。

面临这样的市场环境,海耶斯仍旧能看到属于自己的机会。在德意志和花旗银行,他最擅长的就是期货合约交易。他认为,市面上的交易所都不够专业。他想给那些习惯了在华尔街操盘股票的交易员大佬们一种类似的比特币交易体验。于是就有了开办比特币衍生品交易所的念头。他想象着,这个平台只接受比特币,长得有点像Bloomberg的终端机,功能也类似,交易比特币就跟在华尔街炒股票一样专业。于是他找上了Ben Delo和Sam Reed,他俩都是对crypto充满热情的coding大神,三人一起2014年在塞舌尔注册公司,正式成立BitMEX,全称是Bitcoin Mercantile Exchange比特币商品交易所(致敬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海耶斯自己担任CEO。交易所正式上线的第一天,就创下了$ 50m的交易量。

虽然开张风风火火,但头半年的业务并不理想。直到2015年春天,海耶斯有了放弃的念头,跟两位合伙人提议:香港的二手电子产品火爆,不如我们做倒卖二手iphone的生意?两位合伙人没有同意。最后,他们决定将高风险高收益作为自己的特色,来吸引用户。期货交易之所以有超高利润,是因为加了杠杆,即你抵押一定资产后能借出一些额外资金,借出的越多,杠杆也就越大,但风险也就越大。海耶斯和团队决定,将BitMEX的杠杆倍数增加到50倍,即一笔1枚BTC做保证金的最大仓位,可以开到50枚BTC。之后他们又将杠杆提高到了100倍。这在当时,可是远超了竞争对手的杠杆水平,让BitMEX成为市场上最“松浪”的赌徒们的聚集地,也奇迹般地让BitMEX由亏转盈。超高杠杆自此成为BitMEX品牌核心,甚至最后母公司的名字都改成了100x Group。

发明永续合约

海耶斯曾在一个youtube视频里说:“有些和我们做差不多产品的竞品都专注于散户,我们为什么不争取散户呢?” 但散户毕竟不全都是科班出身,缺乏过硬的金融知识。一帮完全不懂衍生品的韭菜,来到BitMEX交易后,只会发现自己玩不明白,合约到期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钱莫名其妙就没了。

一个真实有趣的例子,根据NY magazine的采访,当时很多散户总会向海耶斯发邮件抱怨说自己的合约“突然就消失了,没了。”其实是他们的合约到期了。于是这些散户就投诉海耶斯和BitMEX是大骗子。

Delo是最先想到改进一下这个产品的人:能不能做一个不会到期的期货合约呢?这不就解决了散户们的问题么。于是,几个创始人顺着这个灵感继续挖掘,思如泉涌时,甚至在嘈杂的酒吧顺着一张餐巾纸就能写出思路。

结果是,BitMEX最伟大且最具标志性的创新产品出现了:永续合约Perpetual Swap。它能用巧妙的方法,既规避了传统期货总是有到期日的缺点(一个24×7的市场老是有到期限制可是个大麻烦),又满足了传统期货合约的功能:让做多的人在价格上涨的时盈利,让做空的人在价格下跌时盈利。

Perpetual Swap又叫做Perp,是一种没有到期日的期货合约交易,巧妙地利用了资金费将合约价格和现货价格锚定,这样投资者既能享受到合约交易的杠杆便利,又避免了到期换仓的麻烦。更多关于Perp,请参阅:什么是永续合约?

自2016年5月BitMEX推出了第一款永续合约产品XBTUSD perp以来,越来越多的交易所跟随BitMEX脚步,相继推出永续产品。Bybit和OKEx在2018年12月推出,FTX和Binance分别在2019年10月和12月推出。有趣的是,在Binance推出期货合约测试网的时候,BitMEX还一度发推嘲讽一番:恭喜Binance发布期货合约测试网,看到你们抄我们文档就和我们自己写文档一样愉快,真替你们高兴!

BitMEX现状

2017年,BitMEX顺风顺水,他们赚了很多钱,就有人想买下他们。海耶斯和BitMEX创始人们拒绝了一家风投的收购提议。“就估值6亿美元,太少了。”海耶斯如是想到。当时BitMEX刚创立时,创始人们曾为募资筹钱苦苦挣扎,现如今,他们当然选择全都保留自己的股权。接下来的一年进入了熊市,这却让人们更频繁地在他们的平台上交易。那年夏天,BitMEX出现过单日高达80亿美元的交易量,当天就为BitMEX带来了400万美元的收益,吸金能力拔群。

2018年,海耶斯变身有为青年,回老家炫富。 5月,海耶斯赴纽约参加Crypto盛会Consensus,在进入会场之前就成为了全场焦点:BitMEX的三辆兰博基尼直接违章停在曼哈顿Midtown的会场外。海耶斯自嘲这是一种营销策略“guerrilla marketing”,并且大方承认这可能确实有点儿土了 “a little bit gauche”。有趣的是这些豪车居然是租来的,而且还因违章停车罚了大约一千刀的罚款。okay,这很符合海耶斯招摇过市、有钱任性的性格。

2019 Tangle in Taipei辩论是提起海耶斯不得不提的另一大亮点。从这场辩论的几句经典名言,你就能感觉到人狂到一定程度是个什么样子。当时的海耶斯与知名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一名反对加密货币的作家Nouriel Roubini鲁比尼在这档节目中针对比特币和BitMEX展开激烈辩论。

两人从着装上,就显得针锋相对:鲁比尼穿着西装,代表了传统守旧派,而海耶斯则穿着膝盖处有大洞的紧身牛仔裤,代表着反叛的先锋派。开场不足10分钟,狂妄的海耶斯就语出惊人。当被问及为什么公司注册在塞舌尔时,海耶斯回答:“老子学不来弯腰。”原文是:“didn’t want to bow down and take an ass-fucking from the U.S. government just because it’s regulated.” 后被问及美国和塞舌尔监管机构的区别是什么的时候,海耶斯更是语出狂言:“他们(美国)就是贿赂起来更贵罢了。” 那塞舌尔呢,要多少钱?“一个椰子而已。”

引火上身

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叫“闷声大发财”。过度地招摇加上总在危险边缘试探,让海耶斯树敌无数。在2019Tangle Taipei辩论之后,他逐渐遭到了敌人们的反击,甚至包括美国政府。

2019年7月19日,仅仅在节目过后一周,CFTC既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协会就开始对BitMEX进行调查,怀疑BitMEX涉嫌对美国用户提供交易服务。根据美国法律,仅在塞舌尔注册的BitMEX是不能为美国用户提供服务。美国政府自然看不惯这种威胁自身权威、蔑视法律的“跳梁小丑”,这和马云在峰会上语出狂言后,蚂蚁金服便无缘上市是一样的道理。

此事一出不到一天,BitMEX的比特币净流出额高达7,300万美元,整个七月,BitMEX的比特币净流出超过5亿美元,创历史最高(之前从未超过单月1亿美元)。

随即而来的,是各种棘手的问题: 11月1日,BitMEX意外泄漏了大量用户的邮箱地址,让事态逐渐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紧接着,黑客黑入了BitMEX推特账号,并带有戏谑性地发布了两条推文:“Take your BTC and run. Last day for withdrawals,”和“Hacked.”但很快删除了。之后更有甚者,直接创建了一个新的推特账号,开始源源不断地泄露用户ID和邮箱。然而只能BitMEX冠冕堂皇地宣称:Funds are safe。

官司如山倒

进入2020后,BitMEX还没从312事件中休整过来,又摊上事儿了。5月16日,BitMEX收到起诉,是来自加州的BMA LLC(Bitcoin Manipulation Abatement)公司指控BitMEX公司及海耶斯等一并高管涉嫌洗钱、诈骗和无牌照经营加密货币交易所等一系列犯罪行为。原告还强调:2019全年BitMEX有15%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