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ve攻击事件背后:DeFi受到了「收益病」的困扰

Curve攻击事件揭示了DeFi受到「收益病」困扰。

Curve攻击事件背后的DeFi困境与市场走势

本周,Curve攻击事件备受关注。除了编程漏洞引起的担忧外,市场对Curve创始人面临的巨额清算也感到忧虑,生怕DeFi出现全面崩盘。尽管这是一起相对独立的事件,但针对CRV的FUD(Fear, Uncertainty, Doubt,即担忧、不确定性、怀疑)折射出了长期困扰DeFi的问题。通过深入探究,这一次的漏洞利用事件背后涉及了Curve持续面临的流动性困境、DeFi无法改善的收益率难题,以及Curve创始人长达数月的博弈。

「多空主战场」,梳理CRV时间线

实际上,针对CRV的FUD并不是第一次。从去年底开始,CRV就成了多空势力对决的主战场。在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Curve及其创始人以各种奇特的方式频繁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2022年11月:“DeFi保卫战”

2022年11月底,链上大空头ponzishorter.eth(以下简称ponzishorter)盯上了Curve,试图做空其代币CRV。前不久,同样遭到ponzishorter攻击的Mango Market损失了近1亿美元。所以这次应对CRV做空势力的对决被DeFi老玩家们称为”DeFi保卫战”。

11月13日起,ponzishorter看准创始人”抵押套现”的利空时机,决定立即行动。随后将约4000万USDC存入Aave,借入大量CRV进行抛售,而这些被借出的CRV大部分都是Curve创始人Michael Egorov为了借入稳定币而抵押的。

11月22日下午,ponzishorter决定发起总攻,从Aave中陆续借入8000余万枚CRV进行抛售。散户们注意到价格异动,纷纷参与空头筹码,Curve创始人Michael也在Aave补交了2000万枚CRV以确保自己的仓位不被清算。随着现货市场的购入和借贷池中的代币不断借出,CRV流动性急剧减少,价格也从0.4美元附近上涨至0.6美元附近。

大约晚上9点,CRV涨破0.63美元,ponzishorter开始面临清算。最终,他抵押的6,000余万美元仓位全部被强平,并在Aave平台留下约170万美元的坏账。次日,Curve发布其Stablecoin “crvUSD”代码和白皮书,CRV价格从0.6美元飙升至0.74美元,“DeFi保卫战”以空头的彻底失败告终。

2023年5-6月:买豪宅、欺诈门以及”借贷套现”

5月28日,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的报道,Curve创始人Michael Egorov与其妻子Anna Egorova花费4100万美元买下了位于墨尔本的豪宅Avon Court,创下了维多利亚州房地产最高成交纪录。此外,他们还在去年3月以1825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座两层五居室意大利式豪宅,引发了社区的轩然大波。

随后在6月初,LianGuairaFi、Framework Ventures和1kx三家知名VC提起诉讼,指控Egorov涉嫌欺诈行为和盗用商业机密。三家VC声称Egorov欺骗他们将资金用于招募开发人员、律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但实际上却将这些资金用于获取Curve治理权。Egorov的辩护团队回应指控是”取巧说词”。

月底,有人发现Egorov再度向Aave存入了约3800万枚CRV。由于价格持续下跌,Egorov不得不补交更多抵押品,以降低自己的清算风险。截止目前,Egorov已向Aave存入了价值约1.8亿美元的CRV,总数超过2.77亿枚,并借出6423万枚USDT,借贷健康系数为1.68。

根据CoinGecko显示的8.5亿余枚流通供应量计算,Curve创始人掌握了CRV约三分之一的流通盘。Egorov的借贷行为因此被许多人解读为在市场流动性不足背景下的”套现行为”。但也有声音认为,这或许是一种”诱空”行为。

2023年7-8月:“二次保卫战”

近几天,行业再次开始讨论DeFi大崩盘的可能性。7月31日凌晨,以太坊EVM编译器Vyper官方推特账号发布推文表示,部分Vyper版本容易受到重入攻击的影响,任何依赖于这些版本的项目都应立即与团队联系。随后,Curve团队发文表示,部分稳定币池已遭到攻击。

据派盾监测,仅数小时时间,Curve就损失了约5200万美元。受事件影响,Curve的总锁仓价值(TVL)也从32亿美元骤降至24亿美元,CRV价格也迅速跌破0.6美元。根据dexscreener的信息显示,在凌晨时刻,CRV瞬时价格甚至一度接近归零。由于价格下跌,Egorov的链上CRV抵押借贷健康率开始下降,他不得不再次向Aave转入1600万枚CRV。

中午时分,比特大陆和Matrixport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在即将到来的RWA浪潮中,CRV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我已抄底买入,不构成财务建议。”然而,Egorov的借贷健康情况似乎并不乐观,他在Fraxlend的贷款利率约为105%,并将在3天内达到10,000%。CRV随后下跌至0.5美元,24小时跌幅达20%。人们开始担心,DeFi是否要崩盘了?

然而,事态很快发生了转机。晚间12点左右,黄立成在社交媒体上确认已通过场外交易从Curve创始人处收购375万枚CRV,并质押锁定在Curve协议中。次日,孙宇晨的相关地址也向Egorov地址转入200万枚USDT,并获得500万枚CRV。有传闻称Curve创始人正以0.4美元均价进行CRV的场外交易。

接着,Yearn Finance、Stake DAO等项目以及DWF等一众机构和VC纷纷参与到CRV的救火行动中。据监测,Egorov当天累计出售5450万枚CRV,收回约2180万美元的资金,他主要的贷款头寸健康率也恢复到1.6以上水平。随后,CRV价格也回升至0.6美元左右,多空争夺战再次告一段落。

DeFi真正在发生什么?

Curve攻击事件揭示了DeFi面临的困境。除了波动频繁的流动性问题,DeFi还没有找到改善收益率的有效方法。当前的DeFi收益模式已陷入病态。

再次博弈一次

谈论DeFi时,我们常常强调的是去中心化和安全性。尽管这两点非常重要,传统金融和去中心化金融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要能够赚钱,尤其是要让有钱人赚钱。对于拥有数千万美元链上资产的鲸鱼和机构而言,这一点至关重要。让这些人赚钱,是DeFi面临的最现实的问题。

那些只能提供几百APY(年化收益率)的”土狗”是不可靠的,DeFi需要能容纳百万级资金的”大池”,并为流动性提供可观、稳定的收益。以往的LUNA就是一个例子,其金融引擎Anchor为180亿美元的资金提供了20%的固定年化收益。尽管APY没有那么高,但其经受住了市场和时间的考验。然而,在LUNA、3AC和FTX三连击之后,加密市场未给这些老协议提供太多东山再起的机会,特别是对于Curve来说。

作为DeFi稳定币市场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没有人怀疑Curve在生态中的重要性。但就赚钱效益而言,Curve明显落后。以稳定币基础收益为例,Curve和Aave上的前五大流动性池在收益方面存在明显差距,特别是在最近激烈的多空博弈下,Aave的基础收益远超Curve。Curve大多数流动性池的主要收益仍来自CRV的发行。

对于大户而言,基础收益低,币价表现又不好,如何改善流动性提供者的收益情况?Curve创始人的想法是在市场上进行一次争夺,让CRV的价格再上涨一些。

与其他老牌DeFi协议不同,Curve在这方面确实具有一些独特的优势。

首先,由于Curve的veToken质押机制的激励作用,大部分CRV代币被锁仓,使得CRV的流动性比其他大市值DeFi代币要差得多。有时,在Aave上借出CRV的成本甚至比在交易所直接购买还低,因为极低的流动性会导致购买者在购买过程中产生较大的溢价。

另外,正如前文提到的,Curve创始人掌握了CRV约三分之一的流通盘。这为一个希望控制币价的团队提供了很多操作空间,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借助”抛售”来进行诱空行为。

从结果来看,这种方式在去年底的”DeFi保卫战”中效果显著,不仅推高了币价,还使Curve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为即将推出的crvUSD做出了宣传。然而,在这次CRV多空对决中,Curve创始人看起来似乎输得很惨,币价没有回到先前水平,他自己也被迫减持了不少CRV。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Egorov仍然获得了他想要的结果。用Bowen的话说,就是”绑架大家一起来帮CRV抬轿子”。尽管Egorov的CRV持有量占总流通量比例下降到了20%左右,但CRV获得了一批实力雄厚的支持者,包括吴忌寒、杜均、孙宇晨等顶级玩家,以及DWF等一系列机构朋友。

此刻,大家都拥有共同的利益,Curve和CRV的未来可期。这样看来,Egorov这一次的尝试也并非完全失败。

收益困境:大户在DeFi赚不到钱了

LUNA的暴跌后,流动性问题开始蔓延到整个加密市场。倒下的3AC就是因为市场活动减少而无法实现预期收益,进而导致大型客户撤资并最终崩溃。据一些3AC前员工向BlockBeats透露,在公司运作后期,团队管理的大规模资产几乎找不到任何可以产生预期收益的场景。FTX的暴跌让市场雪上加霜。

自美联储启动加息进程以来,流动性紧缩一直在侵蚀全球各类市场,对被视为风险资产的加密货币尤为明显。尽管经历了几场暴跌,人们对去中心化金融的公开透明和抗风险能力津津乐道,但这并不能阻止紧缩之刃慢慢插入DeFi的心脏。

当前,美国一年期、两年期和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分别是5.37%、4.88%和3.97%。与Curve、Aave等主流DeFi协议相比,即使是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也明显高于它们的平均收益率。

与此相对的是,DeFi的收益水平逐步下滑。根据DeFi Llama的数据,DeFi的中位数收益率已从去年初的6%下降至今年7月的2%。对于大户来说,这几乎没有利润可言。Bowen解释说:“为什么要冒着两三倍的风险在DeFi里拿3%的收益,而在美国国债里你可以得到5%的收益?”

对于资金量大的客户来说,现在的DeFi已经不如以前了。以前他们可能一天就能获得3%的收益。因此,在流动性紧缩和监管阴影的双重压力下,仍然将资金留在DeFi中似乎并不明智。Bowen认为,目前仍然留在DeFi市场的资金,大部分可能是不方便或无法”上岸”的资金。“其他的钱,能跑的早就跑了”。

既然无法撤出,就需要在内部解决问题。除了PoS质押奖励和协议代币发放之外,还有哪些能为大户提供稳定、可观收益的方式呢?

首先是Real Yield(实际收益)。本质上,Real Yield是指协议根据其实际收入,以ETH等生态原生代币或USDC等稳定币为基准,向用户支付收益,消除代币发行带来的通胀和收益不稳定性。GMX去年底开始火热,该项目以可观的收益率吸引了大量用户。

然而,在熊市期间,这种依赖所谓”协议实际收入”产生收益的方式并不可靠。很快人们就发现,除了Uniswap、GMX等能容纳大资金量的协议外,大部分DeFi协议在熊市期间无法创造收益。1inch联合创始人Anton Bukov在与BlockBeats的访谈中透露,如果没有DeFi聚合器产品,大部分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在熊市期间无法生存,因为这些DEX缺乏足够的流动性。

熊市的到来让市场陷入停滞,Real Yield逐渐失去活力。然而让人意外的是,从今年6月开始,Compound和MakerDAO这两个老牌DeFi项目的代币开始上涨,并创造出年内新高。

市场解释这种上涨的原因是RWA(Real World Asset,现实世界资产)。

在加密市场,Real World Asset这个概念经过多年的推崇,在DeFi领域再次被提及。既然难以在链上创造足够的收益,是否可以将现实世界的收益引入DeFi呢?之前,MakerDAO创始人在Tornado Cash风波后发布的《Endgame》提案文章引发了关于RWA的讨论。

现在市场上有传闻称,MakerDAO通过国库资金购买美国国债,收入在过去几个月显著提升。此外,Compound创始人在6月底宣布创立自己的新公司Superstate,专门将债券等资产带到链上,为潜在客户提供比肩现实世界的收益。消息公布后,COMP代币在24小时内上涨超过23%。

然而,RWA或许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DeFi的”收益病”。因为资产管理模式还不成熟,当前的RWA主要限于对国债和特别是美国国债的敞口。一方面,这降低了DeFi的抗监管能力;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一旦美联储逆转政策,以美债为支撑的RWA协议将再次失效,进入不可逆转的收益下降趋势。在许多人看来,美联储逆转已指日可待。

无论是Staking还是veToken等代币经济学,还是Real Yield和RWA等叙事风口,都反映出DeFi在”收益病”面前的艰难挣扎。当前DeFi领域的创新似乎都是治标不治本。或许,唯一的药方就是”等待牛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