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Zuzalu时代的DAO生态建设’ 的英文翻译如下: ‘DAO ecosystem construction in the post-Zuzalu era

'DAO ecosystem in post-Zuzalu era'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背景下,探索新的工作生活模式:DAO的兴起和未来展望

作者:The SeeDAO

当代年轻人在工作中面临着老板PUA、部门内卷、气氛压抑以及无尽的会议和工作报告的困扰,人们开始反思自己以及公司制度。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打工人们是否能够摆脱这种痛苦?在内卷和躺平之间,是否有第三条出路?

为了寻找答案,我们邀请了一些对DAO模式有深度见解的项目方和投资人,就我们对于工作生活模式的需求以及对去中心化组织形式的未来展望进行了圆桌讨论。

LianGuaiRT 1:一种新型的社会组织形式——Zuzalu

去过Zuzalu的嘉宾们都认为这里的氛围环境类似于大学校园。作为一次社会实验,Zuzalu的自由开放生活状态吸引了很多人向往。

刘怿斯(MaskNetwork联合创始人&CTO)表示:“我觉得这里非常像美国大学的生活。就好像换了一个地方居住或者工作而已。”他还分享了一个有趣的经历,Zuzalu在支付公寓费用时根据参与者所持有护照所在国的人均GDP来计算支付金额,这种公平计费方式使得来自欠发达国家的参与者只需支付50%的房租,体现了一种公正的社会价值观。

Dr.Sun(社会学学者,comuLianGuaige发起人)从社会学的视角出发,认为下午讨论提到的关键词如身份、治理、大学和社区,并不是创新,而是一种回归。他指出我们对于当前形式和过去形式的困惑,可以通过反向思考“它不是什么”来解决。

Hugh(YBB Capital联合创始人)觉得Zuzalu类似于在英国读书时的氛围,大家住在同一个flat里,组织着自己的自驾旅行。他认为这是新中产阶级觉醒的社会方向,是当前社会人们渴望的生活状态。现在社会人们不得不受到工作的束缚,身处框架中不断循环。这导致了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交流和互动越来越弱。他认为Zuzalu让人们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和福祉。

LianGuaiRT 2:所谓的DAO是什么,它是否可能成为当下社会的一条出路

李永峰(OpenSquare Network创始人)对于Zuzalu和network state的概念表示不理解,认为它们过于抽象。但他逐渐对DAO的概念有了了解,认为DAO是一群人共同合作的过程。他认为更值得讨论的是治理,如何将治理落实到具体需求上。以MakerDAO为例,治理是通过链上参数和现实资产抵押来实现的。他强调DAO、Zuzalu和network state更注重人的方面,而治理更注重于事物。

Hugh(YBB Capital联合创始人)认为DAO是一种共识,它是一种为实现共同目标而发展过程中所细分的事项,在这个组织下进行分工和资源调配,以满足各方需求。他分享了自己对DAO参与度仍然较低的感受,即使是参与度较高的Curve,最终也变成了一种偏向资本性质的游戏。他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大家对于DAO的认知不同,并且基于这种共识,可以在组织中聚合成怎样的小团队。

Daniel(比特未来 – 区块链资本创始人&DeepDAO创始顾问)将DAO比作现在Web2社交平台上“人人可以做大明星”的民主化,人人都可以成为创作者,在平台上发布自己的作品,利用他人的作品进行二次创作。他认为DAO是一种通过合作来高效利用资源的数字原生组织形式。在DAO中,资源在公务员、政客和受托人之间流动,关键是降低参与门槛。

LianGuaiRT 3:DAO的参与经历对你们的影响

刘怿斯(MaskNetwork CTO&联合创始人)表示自己参加了很多DAO项目,但他觉得这并不是必需的。他在这个行业已经工作多年,Mask的初衷是让用户掌握自己的主权,特别关注在网络空间中的隐私保护。他认为隐私应该落实到实体身份上,因为只有拥有个人数据,他人才能真正了解一个人。他认为现在许多人讨论创建公共物品,但并未定义什么是公共的。他希望为用户提供底层的标识基础设施,定义私有性,然后帮助用户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义。

Dr.Sun(社会学学者,comuLianGuaige发起人)认为对于DAO的参与是一种生活方式,通过兴趣小组或大学里的社团等方式实现。他认为讨论公共议题对于生活质量至关重要。

李永峰(OpenSquare创始人)期待的是治理的公平性。在公平的基础上,才能产生多种不同的治理方式。他还强调了公平不是最优解,如果选择公平导致损失,他希望有一种退出机制。他提到了代理制和直接民主相结合的治理方式。

Annabella(zCloak Network CMO)认为建立信用和声誉不仅仅是DAO需要的,整个人类社会都需要。她希望能够建立在互操作性基础上的信用体系。她认为在DAO内建立信用和声誉体系需要一种可以承载所有评价体系和评判标准的子体系。

LianGuaiRT 4:DAO如何实现信任和去中心化

Dr.Sun(社会学学者,comuLianGuaige发起人)认为验证身份的本身性是建立信任的关键。如果有更好的零知识证明系统或其他认证系统,人们之间的友谊可能会更快建立。

他指出DAO一词是分权、自治和网络化的,不一定非要取消中心化。他将DAO理解为一个不断分形的结构,更注重自治和网络节点之间的关系。他认为这种网络化、自治、流动的生活方式可以与当前Web2更好地对话。

关于治理,他建议避免使用诸如state和sovereignty之类的词,因为这些词较西方。他提到中国的天下观念,认为可以构建一种不基于暴力的正当秩序。

LianGuaiRT 5:当前DAO中的信任问题及解决之道

Annabella(zCloak Network CMO)认为建立信用和声誉不仅仅是DAO需要的,整个人类社会都需要。她认为解决在DAO内建立信用和声誉体系的关键是创建一个能够承载所有评价体系和评判标准的子体系。她举例说,在大学里加入一个兴趣小组或社团可以建立信用和声誉,这是一种生活方式,它是生活质量的一部分。

LianGuaiRT 6:改进DAO生态的方式

刘怿斯(MaskNetwork CTO&联合创始人)认为“在DAO中每个人都能成为leader”是一种有趣的现象。很多时候在DAO中,总有人等待别人来带领他们,而不愿意成为那个leader。这可能是从公司制度向新型组织形式转变的初期现象。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DAO内,许多人从未真正领导过一个项目,也没有真正尝试利用DAO内的自由资源,而是被别人治理和领导。

Daniel(比特未来 – 区块链资本创始人&DeepDAO创始顾问)认为DAO是一个早期的、新型的组织形式,很多人不知道在DAO中该做什么。在DAO中,你经常会听到“无领导组织”的说法,但这个概念实际上并不合适。DAO内的关系更加扁平化,没有上下级关系,每个人都是自己的leader,拥有自己的所有权。他提到一个理想状态,每个人都会自发参与,让所处的空间变得更好。

Dr.Sun(社会学学者,comuLianGuaige发起人)通过比较中心化领导管理社区和去中心化的自发产生力量的组织形式,举例了促进创新的迷你Zuzalu农场活动。他认为在组织内部自发产生的组织比请外部人代为组织更具有创造力。他还以比特币网络为例,指出比特币是一个没有任何人消失或出事的去中心化生态,呼应了去中心化无领导组织的理念。

以上是对LianGuaiRT讨论的综合总结。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背景下,DAO作为一种新型的组织形式,为我们寻找新的工作生活方式提供了可能性。DAO的兴起为人们带来了更多选择,尽管在尝试和探索的过程中会面临一些挑战,但只有通过持续改进和创新,才能实现DAO生态的蓬勃发展和更广阔的应用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