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tech启示录:寻找下一款Web3社交爆款应用的方法

'Friend.tech启示录: 寻找Web3社交爆款应用的方法'

Friend.tech成功的背后:爆款应用的要素揭秘

最近,关于Friend.tech持续性热度的讨论不断。但是,值得注意的是,Friend.tech(以下简称FT)的成功与其持续性无关,关键是FT的爆火本身有着重要意义。

FT的爆火对于Social-Fi来说,就像哥尔·D·罗杰之于大航海时代。即使FT最终像其他前辈一样陨落,但它可能已经为Social-Fi时代的到来打开了大门。

因此,本文从Friend.tech爆火的背后探寻爆款应用成功的要素,旨在使我们在未来的爆发时代中抢占先机。

社交金融的两个子类

广义的Social-Fi可分为两个子类:

  1. 协议类社交应用,如Lens、Farcaster、Cyberconncet、Damus等。这类应用旨在颠覆中心化社交,标榜自己为“Twitter杀手”、“微信杀手”,打算从头构建属于Web3的社交网络。

  2. Ponzi+应用,是许多Gamefi和Socialfi类项目,其实他们想要的并不是社交和游戏,而是建立一个庞氏骗局,并用社交和游戏作为外衣。作为社交应用的例子,这类应用更多地在现有的社交关系和流量平台上进行改造和扩充。之后,他们会依靠庞氏骗局吸引到足够多的用户进行逐步转型(也有可能庞氏骗局破裂而直接死亡)。

一些区块链的原教旨主义者会更喜欢第一类应用,但我认为在当前的用户和基础设施水平下,第一类应用很难取得发展。这就像如果微信出现在2000年,没有普及的4G网络和移动互联网的推动,微信可能就无法超越QQ。

因此,我们今天主要讨论的是第二类社交应用。

三要素判断Web3社交应用的爆火潜质

想要判断一款Web3社交应用是否有爆火的潜质,我认为主要可以看三点:

  1. 是否尽可能保留原有社交资源
  2. 是否能够从大流量池导流
  3. 是否有足够的传播效应机制

1. 尽可能保留原有社交资源

在评估新的Social-Fi产品时,尤其是第二类应用时,关键是看其是否尽可能保留用户原有的社交资源,其中包括用户的声誉和社交关系等。本质上来说,这是为了降低用户迁移的成本。

就像我们在使用Web2产品时,通常会让用户同步通讯录一样。保留用户的社交资源不仅为了用户的方便,也有助于项目尽可能缩短冷启动的时间。

FT之所以成功,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尽可能保留了用户原有的社交资源。FT并没有要求用户在其平台上重新建立一个全新的账号,而是在向用户的推特账号做迁移时,保留了用户的推特名称和头像作为FT的名称和头像。

然而,FT没有同时将用户在推特上的关注和被关注关系迁移过来。

在FT的迁移中,用户保留了在推特上的声誉和个人品牌,但失去了社交关系。不过,相比大多数同类应用,FT已经做得相对不错。

FT所做的事情实质上是满足了人们对于在准社交关系网络中与偶像、媒体人物和KOL建立正常社交关系的需求。

在准社交关系网络中,关键是KOL个人品牌和形象的重要性。在关系的转换中,必须保留原有网络中的关键节点。这样做的好处是用户无需费力地重建个人品牌,他们的关系网络可以通过这些关键节点迅速建立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最小单位账户最好是社交账户而不是钱包。现在很多Web3社交产品,最小的账户单位是钱包,钱包代表个人身份,然后用户通过钱包去创建新的账户并累积社交资源。这在DeFi兴起时没什么问题,因为资产迁移的成本远低于社交资源的迁移成本。

但是,在社交场景中,以钱包为最小账户单位并不是最优解。以钱包为纽带意味着让用户放弃他们所积累的社交资源,即便有ENS、Lens handle等域名系统,承载的社交资源远不及推特账号。因此,更适合的方式是使用社交账号绑定钱包,而不是以钱包为中心建立社交关系。

这也引出了一个去中心化身份(DID)的概念。在Web3上,我们主张拥有一个唯一的去中心化身份。而在这篇文章中,某种程度上说,推特账号才是我们的DID,因为大家更认可推特。在购买FT的Key时,我们认可的是推特而不是底层钱包账号。因此,要做好DID产品,本质上就是要能够聚集大量用户并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才能真正成为入口或者钥匙。这一点已经在微信和支付宝上得到了验证。

2. 从大流量池导流,而不是自建流量池

成功或爆火的难易程度在于从大流量池引导流量,而不是自行建立流量池。举个例子,假设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的手机号之间不能互相打电话,有两种解决办法:

  • 方案一:从底层解决,要么让联通和移动改变技术,沟通好利益分配,进行基础设施优化,实现两个运营商之间的互通;或者更彻底地,自己从零开始建立一个运营商,实现既能和联通打电话也能和移动打电话,且不受限制;或者构建一个协议层,使移动和联通接入,实现互联互通。从底层解决问题很难,也更为复杂,因为首先要搞清楚联通和移动不能互相打电话到底是技术限制、还是这两家自身不同意,或者两者都是,以及造成这种现状是否有历史原因等。

  • 方案二:制作一款双卡双待手机,用户购买两个运营商的卡,用户不需要知道对方的手机号是联通的还是移动的,手机会自动识别并使用对应的卡拨号,从而让用户无意识地打电话。方案二只治标不治本,但在自身资源和能力不足的情况下,方案二更容易实现。

当前的Web3社交项目往往一上来就想要实行方案一,即想要颠覆微信、推特等巨头。虽然这样做不是不可能,但目前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建设还不够完善,想象力和创造力也有限。即便是对于Web2产品经理来说烂熟于心的让用户无感操作降低门槛,在Web3中也需要具象化成一个称为Intent的概念。谈论颠覆还为时过早,但也不是说不可以颠覆。我仍然认为,区块链天生就是为了做一些底层变革或者颠覆,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DeFi的成功经验给了行业里许多人一种惯性思维,好像所有东西都可以在链上完美复制并且会有很多用户使用。然而,在目前的社交层面上,也许更适合进行一些现有产品的优化或插件开发,满足用户的小需求就足够了。

Friend.tech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在从大流量池向小流量池转化过程中,满足了用户需求,例如KOL影响力变现的需求、NFT低谷期满足KOL、普通用户虚荣心的需求、以及满足普通人对竞争的追求的需求等。同时,FT正在进行的就是公域流量向私域流量的转变,即使大流量池中的水流出1%,也足够我们行业使用很长时间。

3. 利用好社交应用的传播效应

一个社交应用的玩法和经济模型设计是否能够天然地引导用户进行外部引流,是其能否成功的关键之一。

无论是协议类社交产品还是Ponzi类社交产品,要成功就必须解决一个问题,即如何让网络中的用户自发地将外部流量引入。协议类社交产品需要海量用户才能实现最基本的网络效应。Ponzi类社交产品需要后续增量来为最早进入的用户提供价值。

以FT为例,KOL们可以通过Key的交易获得收入,在FT的生态系统中,用户天然有从外部平台引入FT的倾向。无形中,FT实现了一次免费的全覆盖式KOL宣传冷启动。在第一批买方用户进入后,他们自然有动力进行宣传,以吸引新用户进入并提供流动性退出。

Ponzi类社交产品更容易利用社交传播的效应,因为它们可以通过底层玩法将用户和项目绑定在一个共同利益体系中。用户可以在没有项目方明确引导的情况下自发地进行外部引流。因此,在新的应用出现时,关注其玩法和模型设计是否能够自发地引导用户进行外部引流尤为重要。

而对于协议类社交产品来说,这方面相对较难,因为协议的目标是在满足用户社交需求的前提下实现去中心化。想要用户自发地进行外部引流就需要通过补贴用户吸引更多人,尽管代币或空投积分对项目方来说基本上是免费的,但这种增长通常是线性的,投入多少就有相应的产出,很难像Ponzi类产品那样在短时间内呈现爆发式增长。

结论

虽然从FT的成功中寻找启示,但我认为FT能取得如此高度主要是运气的因素。从产品到经济模型设计,可以看出,团队最初并没有期望FT能取得如今的程度。甚至,如果那个周末没有LianGuaradigm,FT可能早已消失在市场中,就像之前的前辈们一样。

这个行业的巧合性和随机性太多了。同样的产品,也许只是因为出现的时机不同、参与的玩家不同,最终会有完全不同的结局。这些随机性和一些傲慢通常导致我们错过项目的机会。当年错过StepN的人们一定说过“这不就是当年的趣步吗?”

因此,如果大时代即将来临,我们能做的不过是躬身入局,以开放和谦虚的心态去体验每一种可能,然后通过摸索和经验积累找到最终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