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初步重组计划解读:将采用现金形式赔偿,排除FTT持有者,修订版本将于Q4公布。

FTX初步重组计划解读:Q4公布修订版本,采用现金赔偿,排除FTT持有者。

FTX提交重组计划,债务索赔以美元形式赔付

根据最新消息,近日有传闻称SBF是千倍MEME币BALD的幕后黑手,虽然这可能只是谣言。与此同时,FTX的重组计划也被确认。8月1日,FTX 2.0债权人联盟推文称,FTX提交了初步的重组计划和条款清单。该计划的关键信息包括: – 所有非客户的索赔都将被列入次要范畴 – FTT索赔金额为零 – 将重启离岸交易所以补偿客户缺口

需要注意的是,FTX的重组计划目前仍处于初始阶段。团队将在2023年第四季度基于债权人的反馈意见提交修订后的计划和披露声明,以期达成共识并摆脱破产困境。

根据重组文件,FTX计划以美元形式按比例赔付债权人的索赔。重组文件显示,FTX将通过出售不同类别的资产进行偿还。主要包含以下三个回收池: 1. FTX.com客户相关资产 2. 归属于FTX US客户的相关资产 3. 债务人认为不明确归属于交易所的其他资产

同时,FTX还对债权人进行了分类。然而,几乎所有拟议中的债权人类别都被列为“不完整”。这意味着FTX预计债权人将无法获得全额赔偿,而是按照一定比例以美元形式赔付。

以下是列入债权人分类的几个类别,其中具有特殊优先权的行政索赔和部分其他特殊优先索赔将按照《破产法》以现金全额支付:

债权人类别 是否分类
优先权债权人
担保债权人
FTX离岸交易用户(Dotcom索赔者)
FTX US用户
NFT持有者
一般无担保债权人
次级债权人
从属债券

然而,FTT持有者(无论是否在FTX交易所持有)、优先股权和股权投资者以及其他相关债权被取消,将无法获得任何索赔。

根据“瀑布式优先权”规则,债权人的优先级将在前一类债权人的债权得到满足后,按比例从剩余的债权池中获得偿还。具体支付顺序将在与利益相关者进行协商后确定。

除了现金赔付外,债权人还可以选择将其资产集中起来创建离岸交易所,并放弃现金支付以购买新交易所股份。债务人可以决定是否选择让离岸交易公司以股权证券、代币或其他权益的形式来偿还。

需要注意的是,FTX重组计划仍处于起步阶段,可能会发生变化。根据咨询方和其他利益相关方的反馈意见,在2023年第四季度提交经修订的重组计划。

不久前,FTX首席执行官John Ray透露FTX已经开始征求重启FTX.com交易所的感兴趣方意见。据报道,FTX一直在与投资者就可能重启的融资事宜进行谈判。有一家区块链技术公司Figure已表达出帮助支持FTX重启的兴趣,而风投Tribe Capital也表示正在考虑注入新资金以重启FTX。

FTX重启后将给交易所起一个新名称,而不是“FTX 2.0”或任何其他名称的衍生词。FTX已聘请美国Ladas & LianGuairry律师事务所提供知识产权清算、备案和版权/专利方面的服务。此外,据路透社此前报道,FTX计划于2024年重启。

在John Ray和重组团队看来,相比于其他方式,FTX重启似乎是确保债权人能够取得更好结果的最佳途径。他们希望客户能在FTX 2.0中获得恢复和/或权益代币。

然而,FTX仍与债权人欠下87亿美元的债务相对应。根据FTX破产重组团队今年6月发布的第二次期中报告,目前已回收了约7亿美元的流动资产,但距离总负债额120亿美元仍有很大差距。第三份报告将于8月发布。为了追回更多资产,FTX清算团队不久前已对SBF等前高管提起诉讼,试图收回其挪用的10亿美元资金。

然而,随着FTX破产重组的推进,不断累积的法律成本正在耗费用户的资金。据6月底公布的法院文件显示,截至目前,FTX清盘费用已超过2亿美元。其中,仅在2023年2月1日至4月30日期间,就在法律等方面的支出中耗费超过1.2亿美元。这些费用应在启动破产第11章前由FTX支付,而不是用户。

许多债权人质疑FTX重组团队未有实质性进展。他们认为,重组团队在报告中不断重复已知内容,披露的资产较数月前的73亿美元出现缩水,并在律师费方面存在极大的不合理性。例如,Sullivan & Cromwell律所在FTX上过多地使用新手律师来处理案件。根据历史案例,FTX案件的律师费占收回资产的比例已接近3%,已超过了诸如安然和世通等知名破产案件。

美国法院指派的负责检查费用的破产律师Katherine Stadler曾在今年6月呼吁削减部分律师费用,并要求首席律师Sullivan & Cromwell将其4200万美元的账单减少约65万美元,以弥补人员过多、会议过多和文书工作含糊不清等缺陷。

此外,FTX 2.0债权人联盟也发表评论,建议无担保债权人官方委员会(UCC)负责运营FTX 2.0团队,并要求重启和恢复代币,对他们拥有的26亿美元的现金持有量收取利息。从John Ray及其团队未将这笔资金投入短期国债的决策来看,他们资金运作能力不足。因此,对于即将提出的延长独家权利的动议,债权人可能有必要反对,以便他们能够提交自己的计划。

对于债权人而言,诉讼和重组的代价是高昂的。正如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法官John Dorsey所言,随着时间的推移,债务人的资产状况也在恶化。重启FTX是否能真正改善债权人的处境尚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