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ed 合伙人表示,下一轮牛市将主要由亚洲市场推动。创新或诞生于亚洲将会自下而上地推动市场的发展。

'Hashed 合伙人表示,亚洲市场将主导下一轮牛市,创新将自下而上地推动市场发展。'

Hashed:韩国在Web3世界中的大玩家

TL;DR

  1. Hashed的投资重点在美国和东亚时区,关注亚洲和美国市场。少数投资欧洲或非洲项目。
  2. Hashed于2017年创立,初期只有60万美元本金,团队由工程师和创始人组成,未在加密VC或金融领域工作过。
  3. 在2020年底融资前,Hashed一直用自有资金投资,此投资工具至今仍在管理,资产负债表可观。
  4. Hashed全资子公司UNOPND致力于在Web3领域孵化和构建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公司,构建元宇宙应用层。
  5. Hashed Emergent是专注于印度、非洲和中东等新兴市场的基金,目前仍处于试验阶段,已投资25个项目。
  6. Hashed注重与所投项目沟通,关注团队的产品是否符合市场和社区需求,强调可持续增长。
  7. Hashed成立Hashed Open Research,聘请政策支持专家,确保创始人在正确的方向上构建合规与可持续产品。
  8. Hashed合伙人Baek Kim认为亚洲市场将推动下一轮牛市,南亚创业者更积极大胆。
  9. Baek Kim认为韩国市场对外国公司不太友好,但可以直接转换为BD客户。
  10. Hashed投资理念基于对市场的三大假设:所有资产最终都将代币化,人类将以数字方式进行更多的社交互动,去中心化组织将持久存在且规模更大。
  11. Hashed认为目前公链的FDV远大于实际商业价值,希望下一轮牛市出现技术创新来填补差距。

说到韩国的区块链行业与加密市场,大家会想起什么呢?也许是“泡菜加价”?是Terra的暴雷?还是“那个男人”DK?还是即将到来的亚洲区块链年度盛会KBW?

实际上,与这些相比,我们可能常常忽视了Hashed这个韩国市场中一个经常被我们忽视的大玩家。Hashed是一个成立于2017年的加密风险投资公司,创始人工程师背景,自2017年以来发展成全球有影响力的顶级投资机构。我们知道,Hashed在2022年Terra崩盘前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40亿美元,虽然后来也遭受了巨大损失,但Hashed并未被击垮。过去的一年里,Hashed一直在逐步恢复并积极开拓新兴市场,寻找新的机会。那么,Hashed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机构呢?最近一两年中,他们又关注了哪些热点?他们对加密行业的现状与未来有什么看法?韩国市场有哪些特点?在开拓新兴市场方面付出了哪些努力?

在我们的好奇心的驱动下,Foresight News独家邀请到Hashed的合伙人Baek Kim接受了我们的采访。Baek Kim是一个富有感染力的加密创业者,他向我们详细讲述了Hashed自2017年创业以来的历程。从他的讲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韩国人的实用主义、全球眼光以及对加密市场普及的坚定信念。在KBW2023正式举办之前,让我们跟随Hashed的故事提前感受韩国人与韩国市场的风格。

一、Hashed:从3个工程师到250名员工

问:可以先分享一下Hashed的团队情况吗,包括团队规模与分布情况?是否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投资?又采取哪些沟通方式来解决时差问题?

答:Hashed共有250多名员工,其中大约有30名员工负责投资工具的运营。团队同时分布在韩国、新加坡和美国。我们有投资团队、财务团队、法律团队,以及一个平台团队负责投资组合支持和研究。此外,我们还有科学家和工程师。

时差问题与投资的地区有很大关联。我们的投资项目中,60%在亚洲,40%在美国,少数在欧洲。我们主要关注的是美国和东亚时区。比如,现在是韩国时间上午08:00,我这边是旧金山或洛杉矶时间的下午3点,那么从现在开始到韩国或新加坡的午餐时间,我们就有足够多的重叠时间进行内部沟通。然后,我们利用其他时间段召开外部会议或做一些个人研究等等。如果要增加与欧洲等时区的会议,我们肯定需要做出调整。但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沟通方式还算不错。当然,我们会为不同时区安排一个团队来处理不同的事务。如果市场或者投资组合中的项目发生紧急事件,这种安排就能确保覆盖各个市场,并且全天候地为投资组合提供服务。

问:可以讲讲Hashed与Hashed Emergent、UNOPND之间的关系以及各自负责哪些具体业务吗?

答:Hashed共有250多名员工,整个生态的总人数大约有670人,包括Hashed Emergent、UNOPND等子公司。

2017年初,我们成立了Hashed。当时Hashed更像是一个由工程师和创始人组成的天使团队,因为我、Simon和Ryan之前都是工程师和创始人。我们最初在韩国起步,有机会认识许多访问韩国的早期加密先驱和创始人,比如Vitalik等。此后,很多团队都来到韩国,我们为他们举办活动和技术讲座,并在市场和代币经济学方面提供帮助。那时我们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共同发展的好机会。与此同时,我们也开始做投资,因为我们认为自己能更好地处理大部分资金。当时只有几家基金,Polychain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所以对我们而言,建立一个平台是相当合适的选择。因为作为天使投资人是无法扩大规模的,但我们相信Hashed这样的基金平台和品牌将会是全球化的。

Hashed Emergent是我们去年启动的一个基于新兴市场的基金,位于印度班加罗尔,投资规模一般在10万美元至50万美元之间。目前,Hashed Emergent团队有大约15人,覆盖印度、非洲和中东地区。我们的目标是专注于推动Web3的采用和实际用例。我们相信新兴市场将带来巨大影响,而ETH Africa黑客马拉松、ETH India黑客马拉松以及美国基金投资的一些好项目之间也会存在巨大差距。

此外,我们每周都会在新兴市场举办活动,无论是访问印度理工学院校园还是访问肯尼亚内罗毕,我们会举办见面会和黑客松,并展示Hashed Global在当地社区方面的帮助。在Twitter上,有很多关于新兴加密市场的讨论,但我认为没有多少人真正投入进去,尤其是基金,尽管基金声称希望支持这些创始人和地区。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步,虽然还处于试验阶段,但收效显著。迄今为止,Hashed Emergent已在新兴市场完成了25笔投资。

二、从0到1的赋能:以市场需求与合规为导向

问:除了直接投资外,Hashed通常是如何为投资项目赋能的,采取哪些方式来帮助这些项目从0到1的增长?

答:作为Web3投资者,我认为很多领域都在持续发展。因为在Hashed成立之初,我们就认为我们可以帮助人们了解代币经济学、智能合约层的技术、共识机制以及市场情况。

我们与创始人保持良好的沟通是第一要务。我们每周甚至每天都会用电报、电子邮件或电话与大多数项目团队进行沟通,以了解具体情况。我们配备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平台团队,不仅考虑技术和产品设计,还考虑团队建设以及进入市场。这根据项目是基础设施还是应用层而有所区别。如果是Layer1,那么在构建生态系统和经济模型时有广泛的进入方式。对于应用层项目来说,就变成了与Web2相似,可能更注重消费者反馈、市场竞争等。

我们试图为项目提供细致入微的帮助,因为我们的基金非常注重采用。无论是应用程序、游戏、协议还是基础设施,我们都尽力支持。关注重点是团队的产品是否符合市场和社区需求,需求端是否能实现可持续增长。其他方面的支持重点是宏观市场、政策和法律。在加密领域的风险投资和风险增长中,风险管理非常重要。我们也希望确保创始人以正确的方式构建合规和可持续的产品,避免受到政策变化的牵连。

我们现在有四名律师,他们与创始人紧密合作。当然,我们不能提供明确的法律意见,但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找到明确方向并获得专业帮助。另外,我们还成立了Hashed Open Research,该机构由韩国经济和财政部前副部长Yongbeom Kim领导。Yongbeom Kim是全职加入我们的,给我们的投资组合提供了很多研究和支持。

问:韩国、日本、欧盟、英国、美国等国都在制定加密货币监管法规,作为风投公司,你如何看待加密货币监管?

答:我最近一直在美国工作,没有直接参与某个国家的加密监管工作,但我们的韩国团队确实与教育工作者、布道者、管理者、研究者和教授密切合作,以确保对行业有全面了解,并向正确的方向做出改变。然而,监管进程是缓慢的,需要坚持不懈才能取得有意义的进展。

三、“亚洲市场将是推动下一轮牛市的主要力量”

问:个人而言,你觉得美国市场与亚洲市场有何不同?

答:亚洲国家之间以及东南亚国家之间非常不同,因此很难总结。我个人的观点是,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一直在推动许多领域的发展和创新,尤其是围绕以太坊的核心创新。

亚洲市场一直以来主要是投机和零售市场,现货交易和杠杆交易交易量很大。然而,随着在亚洲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基础设施建设者和项目团队,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相信,随着市场越来越成熟,亚洲市场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开拓性创新发生,特别是在下一次市场扩张中,1到2年后将主要由亚洲市场推动。这将来自于不断出现的超级应用或超级用例,以及各种实验和迭代,这已经开始发生。

我认为美国将是最大的金融市场,也是最大的购买力和风险投资市场。它将继续对风险投资、金融法律和安全法律起到引领作用,并对欧洲产生密切影响。许多亚洲国家也在关注这些立法举措。但我们相信,许多自下而上的创新可能会来自亚洲。

另外,我们发现美国和亚洲的创始人之间存在明显差异。美国和欧洲更关注基于密码学的协议,很多都是关于隐私、扩展性、共识和跨链等方面的项目。亚洲更关注DeFi、游戏、NFT和消费者应用。我们认为这种情况将会持续下去,因为很难在美国或欧洲市场推出面向消费者的应用。

问:你如何看待东南亚市场的整体情况?

答:东南亚各国很相似,但我认为南亚创业者更积极。他们敢于尝试和挑战所有未知,而无需像日本、韩国或中国那样寻求许可或过多担心监管和后果。

因此,我认为这推动了许多实际建设,我们可以拭目以待。总的来说,从长远来看,南亚大多数国家的购买力和GDP的增长速度远快于其他发达国家。这将是消费者采用和零售的主要市场。

问:韩国的加密市场现状如何?对于想进入韩国市场的项目方和普通用户,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答:对于许多Web3团队、公司或协议来说,韩国市场是相对简单直接的,虽然要分一杯羹却也不容易。

原因有很多,比如语言和国际竞争压力。传统上,韩国市场非常独特,几乎没有一家美国或国际公司能够真正在当地市场站稳脚跟,无论是汽车公司、智能手机、电视、还是谷歌等互联网浏览器。例如,像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在韩国行不通,韩国有自己的本土电商,叫做Coupon,还有其它很多电商。所以,这是个有趣的国家,许多本土创新都在这里得到了巨大发展。例如,尽管只在韩国市场提供服务,但Coupon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约为600亿美元。

所以,韩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市场,因为它是少数几个在非常集中的小国地区出现多家独角兽企业的国家之一。这意味着韩国集中了科技领域的资金、教育和培训时间。我认为,正因为如此,对于许多Layer1、游戏或加密协议来说,韩国市场是相对简单直接的,因为它很清楚你需要谁来做BD。例如,Nexon是最大的游戏发行商之一,它将自己的主要游戏制作成一个拥有1亿多活跃用户的Web3游戏《冒险岛》。

所有的Layer1都在竞争,SK是最大的联合企业之一,它试图将某些忠诚度计划和现金返还转移到Web3上。Krafton和Battleground也试图利用Web3开展一些事情,所有的公链都在为此竞争。三星有电子钱包和手机,并引起了很多公链的竞争。因此,要成为你需要做BD的客户非常明确,你可以期待相当好的经济回报。在许多其他市场上,必须在布道和培养中探索,生态系统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游戏。但在韩国,企业可以直接成为BD的客户。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Solana、NEAR、Avalanche、Polygon和zkSync等许多Layer1创始人频繁访问韩国的原因。

另一方面,自下而上的过程,技术人员和高学历人员正在转向Web3,尝试说服、教育并鼓励他们在这些协议上进行构建或作为团队成员加入。实际上,在过去的4-5年中,许多人都限制了自己,他们更多地是加密行业的旁观者。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我们开始看到更多的真正的人才加入这个行业,而不仅仅是作为散户的加密货币投资者。所以我对此非常乐观,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对未来发展方向持有信心。

监管方面目前仍然是一个灰色地带,但通过Hashed Open Research和许多其他努力,我们一直在进行大量的教育,以确保韩国市场成为Web3的一个重要中心。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韩国对于外国人或加密项目来说是一个容易进入的市场,因为韩国在资本进出、货币进出和风险投资方面的管制十分严格。

问:你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