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jective是基于COSMOS的DeFi公链的订单簿原生链先驱。

Injective是COSMOS DeFi公链的订单簿原生链先驱。

公链订单簿赛道格局

提及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大多数人会立刻联想到自动化做市商(AMM),AMM非常有用,是关键的DeFi原始机制。虽然相比AMM,链上订单簿(LOB)被诟病缺少流动性提供者(LP)生态以及中心化交易所上链的监管套利行为等,但链上订单簿在整个DEX赛道中也扮演着不可忽视的角色,特别是对于专业交易员和机构来说,是DEX赛道的重要细分赛道。

整体来看,订单簿交易所可以分为四种类型来理解,第一种是具有出色的交易速度和吞吐量等高性能,但高度中心化的中心化交易所(CEX),是目前市场上大部分人的交易选择,如Binance/OKX。第二种是以太坊L1链上订单簿,例如Gridex,实现了高度的去中心化。然而,由于交易直接在链上执行,性能受限且用户需要支付较高的gas费用。第三种是基于Rollup的高性能链下订单簿,链下匹配以降低Gas费用,在链上批量处理结算确保安全,例如dYdX v3, Vertex, Zigzag等。第四种是高性能DeFi原生链或满足订单高性能需求的定制链,例如Injective 和尚未推出主网的Sei,dYdX V4等。

在第四种类型的DeFi订单簿原生链中,除了典型项目包括Injective,正在测试网的dYdX V4, SEI,还有Osmosis,Kujira和Crescent等。目前发展具有规模的为DYdX和Injective,受益于Ignite共识框架(前身为Tendermint,是一种专有的拜占庭容错BFT PoS基础架构),IBC及可定制SDK的特殊构造,几乎所有订单簿原生链都构建于Cosmos生态。Injective是在Cosmos上构建on-chain order book的先行者。

本文主要介绍DeFi订单簿原生链中的Injective,围绕公链订单簿DEX的核心优势和护城河以及竞争对手情况来看,Injective基本面是否占有优势的问题展开。

Injective是针对DeFi优化、具备互操作性的L1区块链,事实上,在宣布集成Cosmos前,Injective还被看作是一条以太坊的L2/侧链,但在Cosmos上拥有共识层和主权后,Injective成为了拥有即插即用功能的金融基础设施,涵盖高性能的链上去中心化交易所基础设施、去中心化桥接器、预言机和带有CosmWasm的可组合智能合约层。生态内的其他协议可以利用Injective的on-chain order book来启动流动性和匹配服务,增加了一层组合性。

Injective的核心组成部分是Injective Chain,使用Cosmos Tendermint/Ignite标准构建的Injective链继承了去中心化、安全性和高度的性能。Injective的整体架构如下图所示:

Injective Stack

在Injective的架构中,服务层充当着连接交易所DApps(如Helix)与底层区块链层之间的桥梁。它由多个API组成,包括交易所API、协调器API、衍生品API和The Graph API。这些API在确保Injective生态系统中不同组件之间无缝通信方面起着关键作用,帮助用户进行交易并访问各种DeFi服务。

Injective的Cosmos层是基于Tendermint/Ignite构建的,负责执行各种交易和衍生品订单类型。该层包含Injective API和Injective EVM远程过程调用(RPC),实现与Injective链和Injective Explorer的连接。Injective Explorer是一种用于跟踪在Injective链上进行的所有交易的工具,为用户提供有关平台活动和性能的有价值的见解。Cosmos层还提供一系列安全性和性能优势,包括Tendermint/Ignite共识机制、水平可扩展性以及用于构建自定义区块链应用的强大应用框架。

选择Tendermint/Ignite作为Injective链的共识机制,是因为它能够提供接近即时的确定性、高度的容错性和对水平扩展的支持。在交易平台的背景下,接近即时的确定性尤其重要,它确保交易可以快速高效地执行,而不会出现回滚或双花的风险。Tendermint的PoS共识算法还提供了高度的容错性,确保Injective链在存在恶意或故障节点的情况下仍能正确运行。

Injective的桥接层对于与以太坊网络之间的跨链互操作性和通信至关重要。它由Injective Bridge智能合约组成,该合约本身依赖于Wormhole、Peggy、IBC和Axelar。桥接层与Injective链、以太坊网络以及其他支持的区块链进行交互。通过Injective Bridge,利用以太坊网络及其DApps生态系统的能力,Injective及整个Cosmos生态可以继承部分以太坊上庞大的流动性。

Injective为币安孵化,是币安Labs第一期孵化的八个项目之一,获得了众多投资机构的支持。Injective Protocol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Eric Chen毕业于纽约大学计算机学院,核心团队具有良好的职业背景,曾在国际知名企业如Open Zeppelin、亚马逊、对冲基金等具有工作经验。团队核心成员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等知名院校。

Injective的Tokenomics方面,INJ总量为100mln,区块奖励通过铸造新代币来补偿,因此存在通货膨胀压力。INJ代币的目标通胀率初始状态下为7%,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降低至2%。然而,60%的手续费回购INJ并销毁使其目前处于通缩状态。

Injective的生态项目目前有24个已经上线Injective主网的Dapp,大部分为DeFi相关,也有通讯基础设施、信息协议和NFT等相关的应用在Injective上构建。

Injective的主要Dapp包括Helix、Mito和Astroport。Helix是Injective的订单簿交易前端,支持跨链现货和永续合约市场。Mito是一个由智能合约驱动的自动化交易Vault组成的协议,用户可以通过Mito生成收益。Astroport是一个AMM协议,允许用户进行加密资产的交换或提供流动性。

Injective的竞争格局主要涉及SEI和dYdX V4等项目。SEI是与Injective从共识机制基础、订单匹配引擎类型等方面较为可比的一个协议。dYdX V4即将从以太坊迁移到Cosmos推出dYdX链,目前正在测试网中。这些竞争对手的影响取决于交易激励措施和机构偏好。

总的来说,Injective拥有最佳的交易速度、即时的终结性、低gas费用和防MEV等优势,使其成为一个强大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Injective的频繁批量拍卖(FBA)机制消除了前置交易的风险,帮助做市商提供更深的流动性和更紧密的价差。Injective的基于Tendermint/Ignite的架构使其具备高度的安全性和确定性。Injective在竞争对手中独占有利地位,但也面临着竞争的压力。未来,Injective将努力进一步提高交易引擎的性能和用户体验,吸引更多的机构投资和交易者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