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yer1 转型 Layer2’ 是关于以太坊 Layer2 背后商业模式的深入探讨。

'‘Layer1 转 Layer2’ 是关于以太坊 Layer2 商业模式的探讨。'

L2:以太坊的“优雅寄生”与生意机会

最近,L2(第二层)解决方案成为了一种热潮。从新兴项目到老牌公链,都在积极探索和实施L2解决方案。比如,BitDAO孵化的Mantle Network采用了Optimistic Rollup的L2解决方案,小狐狸钱包的母公司Consensys推出了L2解决方案Linea,Coinbase也宣布了其L2解决方案BASE的测试网络。甚至老牌公链Celo也提出了将自己发展方向转为与以太坊兼容的L2方案。

这似乎与两年前的新公链之争形成了鲜明对比。那时,各路诸侯纷纷试图“干掉”以太坊,现在却纷纷投入L2的怀抱。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路:前者是正面竞争,后者是优雅寄生。

那么,为何大家纷纷热衷于投入L2的怀抱呢?是新公链不香了,还是L2确实能够带来新的叙事和收益呢?

L2:一门见效更快的生意

采用L2解决方案的项目,其对外叙事无外乎是提高以太坊的可扩展性和降低费用,为应用和用户创造更好的交互体验。Lelo作为本就是L1公链的选择做L2,其直观反应是“妥协开倒车”,即通过不破不立的方式来解决以太坊的缺点。

然而,到底是什么决定了一个项目选择单独做一条L1正面刚,或是借势寄生于以太坊,用L2的方式来跑马圈地呢?答案是成本与收益。

从商业角度来看,L2似乎更能挣钱。L2的业务模式是通过与以太坊主链功能等效、提供更低的gas费用和更快的速度,吸引dapp和用户,从而增加链上交易量。L2的收入主要来自用户在L2链上支付的gas费用,支出则是L2运营商定期将Rollup的交易批量打包上传到以太坊L1所需的gas费用。因此,只要L2上的应用和交易价值锁定(TVL)越多,就会有可能产生更多的用户交易,使得L2的运营方在支出相对固定的情况下获得更大的收入和利润。

与此相比,开发一条新的公链(L1)的成本和难度要高得多。首先,需要开发一套市场能够接受的共识机制,这需要大量的研发资源、时间和积累。其次,需要吸引足够多的节点参与网络,以保证网络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最后,需要构建差异化的叙事,如主打隐私或安全等。而Rollup的成本相对较低,不需要研发复杂的共识机制,最低只需要一台服务器就可以启动运行,难度较低。

数据也证实了成本收益的分析。根据Token Terminal的数据,过去半年内排名前十的项目中,仅有以太坊、波场和BNB Chain是公链层面的项目,而Arbitrum是L2项目。考虑到这几条L1和Arbitrum在建设时间上的对比,Arbitrum在纯收入上更具性价比。

另外,在熊市环境下,面向风险投资机构的融资更加困难,散户也更加谨慎。做一条新的L1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必然历经波折,项目方自己通过资本市场变现也更加困难。相比之下,寄生于以太坊的L2更实在和划算。

从0到1去开发一条充满特色的公链需要投入大量资源和时间,而寄生于以太坊的L2投入小,见效相对快。在“流量生意”方面,L2能够通过与Coinbase、Metamask和币安等产品的集成,直接吸引这些平台的存量用户进入L2,具有初创团队无可比拟的优势。而L1转变为L2,则可以将L1上已有的用户进行迁移,只是可能需要更多的激励和引导。不管是从自家产品生态还是以太坊生态中的存量用户启动,最终都可以扩展到更多的合作场景中。

L1是死海,L2已近红海?

不仅是L1和L2自身的特点,如果从外部竞争环境来看,选择做L2也更容易理解。

据DeFiLlama的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共有近200条公链。排除其中的L2,大概意味着我们面临着近190条L1公链。这使得当前的L1赛道更像是死海,竞争激烈。尽管占据用户心智的公链只有几条,但随着近几年的黑天鹅事件和资本的撤出,许多曾经红极一时的公链目前已经不见踪影。

相比之下,L2的竞争格局相对较好。总的TVL(总锁定价值)仍处于增长态势,竞争压力大约是L1的七分之一。尽管Arbitrum和Optimism等项目在市场份额上领先,但其他项目的市占率相对零散且平均,其中的机会更大。此外,不同技术栈的L2已经有了典型的代表,如采用Optimistic Rollup的Optimism和Arbitrum,采用Zk-Proof的Zksync和Starknet,基于OP Stack构建的Base,Consensys推出的EVM兼容链Linea,以及Polygon推出的Zk-EVM等。

虽然谈不上蓝海,但相较于L1来说,L2仍有机会。随着以太坊技术升级的完成以及后续几个升级,围绕性能做文章的叙事将长期存在,L2仍有相当长的发展窗口。在注意力和资金稀缺的大环境中,L2也有持续被关注的优势。因此,从竞争格局和外部环境来看,做L2目前似乎也是一个有利可图的生意。

L2的生意,服务于谁?

除了商业机会,我也感到了一种圈子中的“冗余”。我们常常看到一个项目从一条L1迁移到另一条L1,或从支持一条L2转向支持更多的L2。项目们在不同的链之间跑来跑去,同时链本身也越来越多。

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地方”吗?这么多地方服务于谁?

资本、撸毛、骗局、叙事等可能需要这么多地方,但正常的需求可能并不需要。作为最终用户,技术过程并不重要,只要使用结果一致,越来越多的L2可以互为替代品。

历史表明,新公链运动一轮下来,以太坊仍是那个以太坊,反而在竞争中更加壮大了。对于目前的L2状态来说,会不会也是如此?一轮撒钱过后,项目密度越来越大,最终留在水面上的只有一两个,而水池中的用户可能没有几个。L2这门生意虽然能够快速见效,但希望不要竭泽而渔。

在决策过程中,我们需要更加审慎地考虑L2的发展前景和用户需求,以避免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