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uai观察 | Worldcoin背后的UBI思想改变世界无望

'LianGuai观察 | Worldcoin UBI思想改变世界无望'

UBI在区块链领域的实践及印芬两地实验结果

作者:LianGuai记者Jessy

前言

Worldcoin爆火的背后,是UBI思想在区块链领域的一次实践。这个起源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政治经济理念,曾在现实事件中有过多次的实践。它旨在让全民拥有无条件基本收入:不审查任何条件与资格,由政府或组织定期定额发给全体成员(人民)足以满足基本生活条件之金钱,而不论其收入、工作或财产的有无。

这是一个相对较左的政治经济思潮,但是对比于平均主义来讲又相对温和。区块链上的UBI实践,在Worldcoin之前,也有项目实践过,并且也曾引领过风潮,但现均已沉寂。

UBI思想在印度和芬兰的不同实验结果

UBI兴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欧洲,但是它的思想源头可追溯至更早的中世纪。相比于与收入水平挂钩的、“由条件”的社会福利,它提倡国家为公平提供“无条件的”基本收入——无论贫富、年龄、健康与否,全体公民均一致享有同等数额的基本收入。它和最低工资的区别就在于无需工作就可以获得该收入。

这一理念已经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做过小范围的实践。比如在印度,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资助下,2011年在中央邦北部9个村庄推动18个月的扶贫计划,由女性就业互助组织和联合国福利机构联手,对当地人发放基础的卢比补贴,发放金额以“足够改善生活但不足以有尊严的生活”为基本原则,总共6460人受益。根据实验对照组的对比,SEWA & UNCEF的后期评估,约21%接受UBI的家庭增加了生产经营活动,而对于未接受UBI家庭该比例则仅为9%;证据还表明,接受UBI的家庭显著地增加了劳动供给,即该实验未发现UBI对就业产生负向激励。Banerjee et al从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保险信贷市场缺失或者不完善的角度出发,对于上述结果给出了初步解释,认为UBI有助于贫困人口摆脱市场缺失造成的困境,从而抵消了由UBI收入效应所带来的负向劳动激励。此外,研究还表明UBI能够提升子女就学比例,降低童工数量,提升妇女在家庭生产生活中的相对地位,改善家庭金融状况,提升贫困人口对政府项目的参与程度等。

而在发达国家芬兰所进行的UBI实验中,效果却不如印度。众所周知,芬兰是一个高税收、高福利的国家,失业救济金加上各种社会补助甚至高于芬兰的人均收入,所以芬兰的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从2017年到2018年,芬兰政府曾做过为期两年的UBI实验,希望能找到现有社会福利制度的替代方案。当时这一实验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当时芬兰政府只将UBI作为现有社会福利制度的补充,且仅从全国范围内随机抽取2000名25~58岁的失业者作为UBI受益者,并以约17万名失业者作为对照。和领取失业救济最大的不同是,这笔钱并不会因为就业了就取消。但是实验结果表明,并没有对于这些参与UBI实验的失业者有显著的行为上的影响。这2000在工作时间上和对照的失业组并没啥差异。实验结果似乎表明,在芬兰这样一个现有政策本就足够慷慨的地方,UBI将很难对潜在就业者的工作和其动机产生重大影响。而且如果把UBI真正全名推广,那一定需要对现有的税收制度做出重大的调整,增加税收肯定是难以避免的。

支持UBI这一理念被认为该理念能够达到以下几个目标:一是消除许多发展中国家仍普遍存在的贫困问题,二是缓解技术变革对就业市场带来的冲击,三是调节收入分配实现共同富裕。

这一理念有点类似比较温和的平均主义,但它只是给人们基础的收入,以保障人的生存。

UBI这一理念也遭到了一定的反对,我们不难看到,这其实会给经济造成巨大的成本,如果不砍掉其它方面的支出,那么要实现这一理念全国范围的开展,一定是要增加税收的。

在上面所举的印度和芬兰的例子中,我们不难看到,这项制度对于“贫穷”的,受金钱限制较多的人群,用处较大,而对于已经满足了生存需要的人来说,这笔钱其实不会对其生活带来多少改变。所以这一理念的提出,在LianGuai记者看来,其实是针对具体的社会问题不去想具体的解决方案,是一种“懒惰”的行为。

Worldcoin之外的UBI理念在区块链的实践

随着技术的发展,尤其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大部分人会因为技术的发展而失业这一可能性越来越大了之后。UBI这一理念再次爆火,有一部分人认为,这样一笔基本收入被发给每个人后,能够给大部分失业者一个缓冲期,让其去更新自己的技能,适应新的技术带来的工作上的变革。

除了Worldcoin外,还有如下几个,UBI在区块链的实践中,并不是一个新鲜事。

CirclesUBI

2020年正式推出,由Gnosis创始人Martin Köppelmann带领开发7年。根据白皮书介绍,CirclesUBI是基于个性化的加密token及这些token之间所构建的信任社会图谱,这种货币体系的目的是以一种公平的方式分配货币,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实现财富均等化,并像全球可获得的“全民基本收入”。

Circle 推广制度设计的非常聪明且接地气,选用了类似 Pi 项目的多人互撸运动的方式保持传播粘性。

简单来说,用户需要邀请3个人授信,就可以创建自己的Circles,在这个圈子里,用户可以铸造一种个人的Circles代币。有趣的是,不同用户之间的代币可以相互信任,他们的代币就产生互通。而这种互通的背后就是社交网络的重叠和试图塑造一个新的全球货币体。

每人都需要 3 个人帮忙激活,而且为了搭建自己的网络,让自己的币更值钱,更多的人会互相信任。

不过该项目的问题在于,根据规则,每个人可通过多台设备和电子邮件制造多个个人账户,从而铸造更多的Circles代币奖励,这与UBI的概念实际上是相冲突的。

ENUMIVO

该项目于2018年初上线,在中文社区被叫做牛油果。该项目开发一款 UBI dApp,通过它来为每个人提供 UBI 代币形式的定期收入,这款应用所采用的技术——一个专用的预言机验证系统正是运行在 Enumivo 区块链系统上的。而Enumvio 区块链系统完全复制由 Block.One 开发的 EOS 区块链系统。同时为希望利用EOS区块链技术优势特性的开发者们提供可负担的替代方案。创始人的理念就是做一穷人版的EOS。

总计5亿枚代币的ENU,有4亿拿出空投,用户只需发送0 ETH到某个地址就可以收到ENU。第一位用户可获得4000个ENU,之后每进行一次空投,用户收到的ENU数量就会下降0.001%。

该项目当时推出时是在EOS大火之时,所以有着克隆版的EOS之称的ENU也受到了较高的关注。它也曾被誉为“币圈第一空投币”,而到了2019年8月,Enumivo(ENU)官网显示,“Enumivo已经死亡,卖掉你的ENU,但绝不要买。整个项目已被部分人控制,他们想操纵币价。”同时,Enumivo(ENU)创始人AidenPearce也已注销电报账号,离开了项目。

ENU的危机出现。据媒体报道,创始人离开的直接原因是有一个节点控制了21个超级节点中的6个,以及备用节点。

而实际上,建立在UBI理念上的这一项目,超过95%的大部分筹码高度集中。除了最初的空投外,随着项目的运营和发展ENUMIVO越来越偏离了UBI的理念,这或许也是创始人这个理想主义黯然离场的主要原因。

Humanity DAO

2019年上线,它是针对唯一身份、治理和全民基本收入的实验。它向所有人开放。注册进Humanity的人每月可以获得1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在Dai供应结束之前)。前10000名还可获Humanity投票代币、访问那些参考这一注册表来抗女巫的智能合约的权限。

其部署在以太坊主网之上,其创立的初衷就是因为以太坊中没有界定 “唯一身份” 的标准,而它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确认每一个人的身份,从而避免女巫攻击。

总结

对比上述提到的三个应用UBI理念的区块链项目,其实可以看到Worldcoin的UBI理念运用似乎更加符合技术发展之下,人们对于UBI理念的需求。Ai技术的发展,让人们对于AI的发展会让大量人失业充满了恐惧,而Worldcoin这种给所有人“发钱”的行为似乎可以缓解人们在技术革命恐慌下的焦虑。而且worldcoin在确认每个人的身份时采取的是用红膜扫描验证的方式,这样似乎不仅能分辨每个人,还能分辨人和机器人,似乎也能解决未来Ai发展到一定阶段时的问题。

可是我们对比在现实中所实践的各种UBI的实践,可以看到这些项目的资金均是来自政府和组织,而政府和组织的钱也是来自于社会创造的财富的再分配,但是Worldcoin中的“钱”从哪里来?还是来自于后人的接盘吗?LianGuai记者认为UBI理念在区块链项目中的实践还过于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