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NFT市场目前停滞的根本原因

'NFT市场停滞的根本原因反思'

NFT市场再次进入熊市:原因与应对之策

作者:Eocene Research

在上一篇文章《数据揭示 2023 年 NFT 市场的增长得益于新资金进场还是旧资金内卷》中,我们提到得益于 Blur 成功的空投激励活动,NFT 市场在 2023 年年初迎来了短暂繁荣,尤其是 2 月到 5 月之间,投入 NFT 市场的资金环比上涨了 60% 。但最新数据显示,NFT 交易量于 2023 年 2、 3 月达到峰值之后,开始呈现下跌态势 — — NFT 再次进入熊市之中。

有些人指出,NFT 市场的增长通常落后于加密货币增长一到两个季度,因此随着加密货币近期的增长,NFT 可能很快又会蓬勃发展起来。但我们认为近期的熊市除了有周期性行业低谷的因素,更重要其实源于一些根本问题,这些问题直接导致了 NFT 市场萎靡不振。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首先会以数据呈现 NFT 市场近期熊市状态的具体表现,进而分析阻碍 NFT 市场增长的主要原因。

各维度的数据揭示 NFT 市场正在萎缩

1. 交易量(Volume)、交易笔数(Sales)和活跃钱包数量(Wallets)都呈现下降趋势

值得强调的是,除了每周交易量与 2022 年熊市之时的基本持平之外,交易笔数和活跃钱包数量相较于 2022 年的均显著降低。也就是说 NFT 市场的交易活跃度和参与者数量均处于过去一年内的最低水平。

交易量、交易笔数和活跃钱包数量的变化

2. 蓝筹 NFT 系列的价值持续暴跌

Nansen 提供的 Blue-Chip-10 和 NFT-500 指数测量蓝筹/top NFT 系列的总市值,从而反映出整个 NFT 市场的大体表现。两个指数从今年 4 月开始均持续显著下降,蓝筹/top NFT 的综合市值相较于 2 月的峰值直接蒸发了 70-80%

Blue-Chip-10 指数

NFT-500 指数

NFT-500 指数

3. NFT 市场的投入资金逐月减少 20% -40%

我们基于此前文章《数据揭示 2023 年 NFT 市场的增长得益于新资金进场还是旧资金内卷》中计算 NFT 市场投入资金的方法,计算了 2023 年 2 月到 6 月每月 NFT 市场的投入资金。数据显示,NFT 市场的投入资金相每个月都在比于上个月呈现显著减少态势(除了 5 月到 6 月有小量所增加)。6 月的资金水平仅为 2 月的 40% 。

每月投入 NFT 市场资金

上述指标体现了 NFT 市场正在经历交易者的减少、交易活跃度的降低、投资的萎缩以及价格的下挫。各个维度共同说明:NFT 市场正面临停滞、甚至在萎缩。

造成 NFT 市场萎靡不振的三个主要原因

1. 利用“Bid for Airdrop”机制刺激需求端的流动性本质上是有严重缺陷的

Blur 于 2022 年底推出空投(Airdrop)激励机制,主要奖励在 Blur 上进行 list(挂卖单)和 bid(挂买单)的忠实用户。在机制推出初期,很多 NFT 的资深玩家都认为这将是一个能有效带动 NFT 流动性的策略,并且市场在前期也印证了这个看法 — — Blur Season 1 到 Season 2 的开端期间,市场的流动性以及交易量都明显获得提升。

然而,在 Airdrop Season 2 开始不久之后,情况便开始急转 — — 整个 NFT 市场的交易量于 2023 年 2 月出现峰值之后,便呈现持续的下降趋势。

此外,几个蓝筹 NFT 的价格在随后几个月也出现了暴跌 — — BAYC 的市值蒸发了 60% ,Doodles 下降 70% ,Moonbirds 甚至下降了 80% !很多空投活动的参与者因为 NFT 价值下跌(“高买低卖”)损失了巨量资金,而在空投中获得的积分奖励显然不能弥补这部分资金的亏空,因此尽管空头活动仍在进行,很多玩家已经选择退出。

在一个流动性好的市场中,市场价格通常会更加稳定,即不会因为交易而剧烈波动。Blur 的本意是想通过鼓励 Bidding(挂买单)来增加 NFT 市场的流动性,这一出发点是好的,但大部分系列的价格不只没有稳定下来,甚至如上述提到的出现了螺旋式的下跌。

由于 Blur 的空投活动中,挂 Bid 单可以获得潜在的 Blur 代币空投奖励,因此大多数 bidders 并不是真的想要购买 NFT,而只是希望获得空投奖励。当他们“不幸”接手了 NFT 之后,大多数人会尽快出货,并且大多数时候会以比买入时更低的价格售出;这使得 NFT 的地板价下降,Bid 的价格水平随之下降,从而 bidders 会以更低的价格出售 NFT — — 这种恶性循环导致很多 NFT 系列的价格螺旋式下降,跟「高流动性稳定价格」完全背离。

这一现象出现的根本原因是,Blur 上的 Bid 不是真实的市场需求,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空投活动的参与者并不看好大多数 NFT,而主要因为是多数 NFT 缺少长期的内在价值。

Blur 的激励机制虽然没有创造出真正的流动性,但是对于后续“如何实现 NFT 真正的流动性”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Blur 的 Airdrop Season 2 仍在进行,但 NFT 市场已经陷入疲乏,这是因为很多玩家在 Airdrop Season 2 的初期亏损严重,因此选择退出活动,或者是吸取了前人的教训,后来的玩家更加谨慎参与。无论原因为何,都说明空投激励机制不能为 NFT 市场提供持续的、健康的流动性。

NFT 总市值随着 Blur season 2 的进行大幅下降

2. 大多数项目方市值管理经验不足

Blur 的激励机制不仅吸引了想赚取 Blur 代币的人,还吸引了很多恶意套利的资金。

Blur 空投活动中“恶意套利”的一个典型实例:一个套利者首先会以较低的地板价购买一个 NFT 系列的大量 token,接着将这些 token 以较高价格挂单(list),从而拉高地板价。同时,他们会在 Blur 上挂接近他们 list 价格的“虚假”买单,而其他想赚取积分的玩家(aka 矿工)会在第 2、 3 挡挂单,以减少“不幸”接手 NFT 的概率。由于这些矿工并不知道 top bidders 其实也是挂卖单的人,且挂卖单(list)的可以自行选择接手自己手中 NFT 的 bidders,因此档第 2、 3 档的 bid 池足够深时,套利者就会将手中的 NFT 大量抛售给这些矿工。

这些恶意套利者通常会对一个系列重复进行相同的操作好几轮,但每一次拉升的高度都会比上一次第,此举是为了避免上一轮抛售的 token 又以高价倾销回他们手中。这些套利者以此方式实现”低买高卖“,从而获利。

套利者有般持有一定量的资金(几十到几百个 ETH),因而能在这种“游戏”中获利,但是很多 NFT 系列(尤其是那些在 Blur 推出奖励机制前发行的)的项目方没有预想到会发生这种恶意套利的现象,因此多数情况下没有预留足够的 NFT 和资金来应对对手盘庞大的资金量,最终无力控盘拯救项目的市值。

3. 许多 NFT 项目缺乏长期的内在价值,因此在市场恐慌情绪下价格极其脆弱

这一点可能是造成 NFT 市场陷入增长困境最根本的原因。

在 2020 年和 2021 年 NFT 首次经历大量炒作之时,项目方曾制定野心勃勃的 roadmap,承诺为其 NFT 系列的持有者带来真正的价值。

然而两年过去了,许多 NFT 项目的 roadmap 沦为空头支票,其承诺一直没有兑现,并未给持有者带来真正的价值。一部分的项目方虽然有在做事,但做 T-shirt、玩偶等周边,以及举办一些 IRL meetup 时,为持有者带来的价值与 NFT 系列高昂的价格不匹配,同时也缺乏创新性。

这些原因使得多数 NFT 项目缺乏真正的内在价值,从而导致越来越少的用户对 NFT 进行价值投资和长期持有,最终使得 NFT 市场越来越成为一个“投机者的市场”。

如何重振 NFT 市场

在深入探究 NFT 市场萎缩原因的基础上,我们对于重振 NFT 市场提出了一些看法。

首先,我们应该致力于打造具备真正价值的 NFT 生态。这意味着 NFT 的项目方应该持续地为持有者带来真正的价值,从而实现 NFT 的可持续发展。同时,此次熊市中大量 NFT 系列价格的暴跌不一定是一件坏事,因为“大浪淘沙”可以把低质量、不作为的项目清洗掉,同时鼓励其他的项目方做实事和提高创新性;而那些真正努力、持续为 NFT 持有者以及整个 NFT 生态创造价值的系列,尽管价格可能会短暂地被 Blur 的挖矿机制影响,但我们相信他们仍能够坚持下来。比如,尽管 Moonbirds 受到了恶意做空的重创,我个人仍然对 PROOF 团队抱有很大的希望,因为他们一直在通过高质量的内容创造价值。

其次,项目方应该意识到市值管理的重要性。在此次 Blur 空投活动相关事件之后,NFT 项目方的市值管理凸显重要性。为重蹈覆辙,项目方应当提前备好足够的 tokens,并掌握资金和相关知识,在再次遇到 NFT 价格被恶意操纵之时,能够及时出手,控盘拯救项目的市值。

最后来到流动性的问题。首先我们目前并不缺少改善流动性的产品:Blur 的 pro-trader 交易平台、其他流动性改善产品如 NFT 碎片化协议、NFT 借贷协议等都是很好的产品。但目前流动性差的基本原因还是在于大部分项目并没有真实价值,导致市场需求低迷。因此我们认为创造真正流动性的重点在于,项目方不再聚焦于短期利益而忽略长期价值,并着眼于真正的价值创造,从而刺激真正的市场需求和吸引价值投资。

虽然最近 NFT 市场的停滞让人失望,但发现了根本问题后,我们就可以致力想法解决这些问题。在完全实现 NFT 的真正价值和可能性上,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