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NT 50% APR 的背后:「我挖我自己」的 Ve(3.3)游戏’ 翻译为: The Story behind RDNT 50% APR: The Ve(3.3) Game of “Mining Myself”

RDNT 50% APR 的背后:「我挖我自己」的 Ve(3.3)游戏 翻译为: The Story behind RDNT 50% APR: The Ve(3.3) Game of "Mining Myself"

RDNT: 有趣但危险的循环贷模型

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领域中,循环贷(recurring loans)模型的发展日益受到关注。其中,一个引人注目的项目是RDNT(Retroactive Distribution Token)。然而,RDNT存款和借款机制存在一些问题和风险,使得这种模型在未来可能面临一系列挑战。

1. 存款和借款机制的问题

RDNT的存款利率与借款利率之间的数量关系与一般借贷模型不一致。一般来说,存款利率等于借款利率乘以利用率乘以(1-保留系数)。而在RDNT中,只有23.7%的贷款收入分发给存款人,剩下的72.3%收入则分发给了提供DLP(数据流动性池)的人。这种机制导致了一个有趣的局面:我挖RDNT,RDNT挖我的USDC,DLP又挖RDNT的USDC,最终结果是我在挖我自己。这种循环模式可能导致资源的浪费和费用的非理性分配。

此外,RDNT在挖矿补贴方面存在明显的倾斜。RDNT对借款人的补贴是存款人的5倍,从而为循环贷模型提供了空间。然而,这也导致了存款和借款机制的不平衡。此外,持有挖矿量5%的DLP才能获取RDNT挖矿产出,加上超长锁定期,可能导致无常损失(impermanent loss)的风险。此外,RDNT还拥有Vesting机制,如果以较低价格出售RDNT,则可能遭受损失。因此,这些问题可能对RDNT的名义APY产生影响。

2. RDNT的潜在风险

RDNT的挖矿模式存在一种“螺旋升天”的过程,通过放大APR和TVL(总锁定价值),利用挖矿者的成本来补贴挖矿者,吸引他们持续挖矿。同时,通过DLP和Vesting机制锁定流动性。这种模式在过去几个月中没有发生重大问题。

然而,RDNT的APR已经下降到很低的水平。如果循环贷的挖矿者减少,DLP的收益率也会显著下降。与此同时,无常风险的提高可能要求更高的必要APR,这将进一步减少复投DLP的需求。如果只有单向出售RDNT导致价格下跌和挖矿收益率降低,死亡螺旋可能会开始加速。

3. RDNT的未来前景

尽管RDNT存在一些问题和风险,但这种循环贷模型仍然具有一定的潜力和吸引力。目前,循环贷模型还是相对新颖和不成熟的领域,RDNT作为一种创新试验,为我们了解这种模型的优势和限制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然而,要使RDNT的模型更加可持续和稳定,需要进一步完善和调整。其中,存款和借款机制的平衡是关键因素之一,需要确保利益的公平分配。此外,对于无常风险的控制和管理也非常重要,以减少挖矿者的潜在损失和不确定性。

总之,RDNT虽然有趣,但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和挑战。我们需要审慎看待循环贷模型在DeFi领域中的应用,并不断学习和改进,以确保这种模型能够为参与者提供稳定和可持续的收益。只有在充分理解其机制和风险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挑战。

参考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