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ads,the “Twitter killer,” emerges, can Meta’s metaverse ambition be supported?

Threads出现,可以支持Meta的元宇宙野心吗?

Meta的Threads:加密社交产品与开放社交网络的联合

Elon Musk和扎克伯格关于Meta的激烈争议中,Meta旗下的Threads应运而生。在上线仅7小时后,Threads的注册用户就达到了1千万,上线5天后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1亿,截至目前总用户数已经达到了1.2亿人。

除了引起关注的原因是因为Threads被视为Twitter的竞争对手之外,Threads宣称的一些特性似乎引起了加密社区的广泛兴趣。

Meta强调Threads是”去中心化”的,它与开放社交网络协议ActivityPub兼容,并且可以与同样支持该协议的去中心化社交平台如Mastodon互通。

这意味着Meta将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对于Threads用户数据的控制权,相比Instagram和Facebook,Threads用户将在操作和数据管理上获得更多的自主权。

事实上,社交用户一直苦于Web2社交巨头的”信息和数据垄断”,但一直没有出现具有变革性的替代方案。

尽管扎克伯格多次强调数据自主权和开放权,甚至通过其元宇宙计划来实现这一愿景,但Meta作为一个天然的中心化实体与去中心化概念相互对抗,人们一直对其元宇宙是否能真正给用户带来”开放性”和”自主性”持怀疑态度。

有趣的是,尽管Meta的元宇宙计划一直面临巨额亏损,但这仍是Meta的终极目标。

因此,当同样强调数据开放性的全新产品Threads出现时,不禁让人想象Threads是否会与Meta的元宇宙有着比想象中更紧密的联系。

社交产品+开放社交网络协议

实际上,早在今年3月初,Meta就向外界释放了信号,宣称其正在探索一个”独立的去中心化社交网络”来分享社交内容,而这恰好赶在Meta将关闭NFT业务的当口。

作为直接与Twitter竞争的社交产品,Threads在上线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就吸引了超过1亿注册用户,一时之间Web2和Web3都掀起了加入Threads的热潮。

其中,Threads的重点在于通过开放社交网络协议ActivityPub实现联邦宇宙的概念。

联邦宇宙是Threads下个版本加入的概念,它是一个由分布式应用程序和平台组成的网络,这些应用程序和平台使用共同的协议来实现互联互通。

Meta声称未来版本的Threads将与ActivityPub兼容,该协议是由万维网联盟(W3C)制定的标准,同时也是联邦宇宙中的一种协议。

也就是说,如果Threads集成ActivityPub,Threads用户将不仅能够在Threads平台内进行交流互动,还能够与任何支持该协议的不同程序和平台的用户进行互动。

目前已有多个基于ActivityPub的平台投入应用,如Mastodon、PeerTube、Pixelfed等。

各平台就像一个个不同的联邦州,虽然它们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和规则,但通过ActivityPub协议进行联合后,各平台间能够共享内容、信息和用户,从而构成了一个联邦宇宙。

一些基于ActivityPub的应用: – Mastodon:一个开源的微博客平台,类似于Twitter。 – PeerTube:一个开源的视频分享平台,类似于YouTube。 – Pixelfed:一个开源的图片分享平台,类似于Instagram。 – Funkwhale:一个开源的音乐分享平台,类似于Spotify。 – WriteFreely:一个开源的博客平台,类似于Medium。 – Plume:一个开源的博客平台,类似于Write.as。 – Pleroma:一个开源的微博客平台,类似于Mastodon。

与Meta旗下其他社交应用相比,Threads强调”去中心化”和”开放”,这一点与扎克伯格多次提及的未来开放世界构想相契合。

当然,Threads并不是Meta唯一一个追求开放和去中心化的产品。

Meta直球尝试元宇宙的挫败

在Threads出现之前,Meta实际上已经进行过一系列去中心化尝试,但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元宇宙前篇:稳定币项目Libra

2019年,Meta推出了稳定币项目Libra,旨在实现”跨越国界和货币体系,让所有人都参与金融世界”的愿景。然而,该项目自推出以来一直受到监管层面的重重阻碍,最终在经历了艰难的两年运行后以失败告终。

虽然结局很痛苦,但Libra项目可以看作是扎克伯格对去中心化和数字未来的初步探索和实践,为Meta的元宇宙计划奠定了初步基础。

战略新方向:重注元宇宙

2021年是NFT与元宇宙的爆发之年,与此同时,Libra计划已经岌岌可危,扎克伯格将目光瞄准了元宇宙。

元宇宙的开放理念似乎与扎克伯格对去中心化世界的憧憬完美契合。这一次,扎克伯格更加直接和大胆,母公司Facebook直接更名为Meta,来体现整个公司全新的战略方向。

然而,Meta元宇宙面临两大难题: 一方面,共识冲突:元宇宙去中心化与开放的核心理念与Meta作为Web2中心化及垄断形象并不匹配,这也是Meta的”原罪”所在; 另一方面,持续亏损:Reality Labs作为Meta元宇宙业务核心部门,Meta持续向其投入大量资金,但它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根据最新数据,截至目前,Reality Labs的总亏损已超过了210亿美元。

进阶小插曲:NFT的短暂探索

Meta还曾短暂地探索过NFT领域,即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融合NFT相关功能。作为元宇宙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Meta的这一举动也被视为其元宇宙计划的重要一步探索。

然而,今年3月,Meta宣布逐步停止NFT业务,以”专注于支持创作者、个人和企业的其他方式”。NFT的尝试告一段落。

Threads——Meta元宇宙进程中理性聪明的尝试

根据最新的Meta财报数据,Meta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在第二季度的亏损达到了374亿美元,但扎克伯格表示仍然”全力以赴地致力于元宇宙愿景”。

很显然,扎克伯格对于去中心化世界的构想和野心并未止步于此。

Threads可以看作是其野心的又一次展现,而这或许也是目前为止Meta在去中心化和元宇宙尝试中最聪明的一次。

从Meta以往的每一次尝试来看,都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即”非常直接”。它们行动声势浩大,但给人一种”强迫”的感觉。

更多地是与现有业务生硬结合,试图直接销售自己的产品,却没有考虑到受众、社区和商业模式等方面的差异。

或许在经历一系列失败尝试后,Meta已经明白,加密金融用户不一定是其元宇宙用户,但它的元宇宙用户一定来自社交产品。

NFT业务融合的失败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在原有产品基础上进行去中心化探索无法行得通,最聪明的做法是另起炉灶,重新做一个社交产品,并从这个新的社交产品中探索去中心化。

从这个角度来看,基于ActivityPub的Threads很可能成为Meta在元宇宙计划中最有效、最聪明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整体元宇宙战略中的一个折中方案。

从一开始就吸引认可”去中心化”和”开放”理念的用户,如果Threads成功,这些用户最终很可能成为Meta元宇宙的用户。

Meta的元宇宙聚焦于一个开放互联的虚拟世界,跻身于联邦宇宙的Threads是否有可能最终成为Meta元宇宙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其发展充满着想象空间。

能成功吗?

有人认为Meta对于ActivityPub和联邦宇宙的采用对于此类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协议及相关应用被大众认识和采用具有重要意义。

最近,BBC刚刚宣布加入使用Mastodon的行列,试图尝试和实验去中心化和分布式社交技术。

也有人认为,Meta终究是以利益为上的企业,Threads的去中心化能够达到什么程度,未来是否会集成其他去中心化社交协议,还需要长期观察。

Threads的起点确实不错,但从当前的数据来看,其用户增长已经出现明显的减缓迹象,加入联邦宇宙后用户是否会再次迎来爆发性增长,有待关注。

除去Meta的大动作,作为Threads竞争对手的Twitter近期也进行了品牌重塑。在受到加密货币支持者Elon Musk的青睐下,Twitter很可能集成更多加密元素和功能。Web2社交巨头有望在去中心化方向上展开新一轮激烈的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