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P短暂胜诉,判决书透露重要信息。

XRP胜诉,判决书透露重要信息。

Ripple胜诉SEC案:加密市场的一小步,加密世界的一大步

2020年12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Ripple公司发起了起诉。经过三年的法律斗争,Ripple终于迎来了一次短暂的胜利。美国联邦法官裁定,Ripple公司通过交易所以及算法程序出售XRP代币并不构成投资合约,但同时也支持了SEC提出的动议,即机构销售代币违反了联邦证券法。这一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并被视为加密市场反抗SEC的一大利好。Ripple的胜利对于整个加密社区来说是振奋人心的。虽然这次判决并没有给XRP是否属于证券这个问题带来明确的定论,但它仍然是加密世界的一大步。

判决结果

在这次判决中,SEC和Ripple都不能被视为真正意义上的完全赢家。然而,Ripple的胜利被加密市场视为一次重要的反抗SEC的胜利。尤其是考虑到当前Coinbase和Binance等加密巨头都遭遇了SEC的起诉,整个加密市场笼罩在阴影之中。因此,Ripple的胜利被加密社区高喊为XRP的一小步,加密世界的一大步。

法庭判决书的细节

在法庭的判决书中,有一些值得关注的细节。首先,法庭支持了SEC的动议,即Ripple的机构销售代币构成了未注册的要约和销售投资合同,违反了《证券法》第5条。法庭根据Howey测试的三个方面进行了判定。

  1. Howey测试的第一步是检查“资金投资”是否属于相关交易的一部分。由于被告并不否认支付了金钱,法庭认为这一要素成立。
  2. Howey测试的第二步是确定是否存在“共同企业”。法庭认定存在一个共同企业,因为记录表明存在一个资产池,并且机构买家的命运与企业的成功以及其他机构买家的成功联系在一起。
  3. Howey测试的第三步是研究Ripple机构销售的经济现实是否导致机构买家“对从他人的创业或管理努力中获得利润有合理的预期”。法庭认为,处于机构买家地位的合理投资者会购买XRP,并期望他们能从Ripple的努力中获得利润。

有趣的是,法庭认为Ripple通过交易所以及程序销售XRP代币不构成投资合约的原因是,程序化销售不符合Howey测试的第三点,即对利润的合理预期。法庭认为,机构买家合理地预期,Ripple将利用其从销售中获得的资金来改善瑞波币的生态系统,从而提高XRP的价格。但是,程序化买家不可能合理地期望同样的结果。事实上,自2017年以来,Ripple的程序化销售额占全球XRP交易量的比例不到1%。因此,绝大多数从数字资产交易所购买XRP的个人根本没有投资瑞波币。机构买家根据合约直接从Ripple购买XRP,但经济现实是程序性买家和二手市场(即交易所)的买家一样,不知道自己的钱是给了谁。

最终,法庭作出了Ripple的程序化销售XRP不构成投资合约,不违法证券法的判决。此外,法庭还裁决使用XRP对其他人的投资、赏金、赠款以及向高管转让等均不被构成投资合约,不违法证券法。

Ripple案对加密货币项目的影响

美国作为海洋法系的集大成者,此次Ripple案为后续其他加密货币项目提供了判例依据。特别是通过程序销售代币不违法证券法的判决,直接证明了交易所开设代币交易并不违反证券法。然而,最好不要通过ICO/IEO等形式销售代币,因为这可能会被认定为符合机构销售的条件。

Ripple案件的进展将继续受到关注。加密市场希望这次胜利能够带来更多的变化和进步,同时也期待加密世界能够摆脱SEC的束缚,实现更广泛的发展。